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10):翁佳珊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冰境
陈夏生 文集
更多 
陈夏生 书房
 
更多 

冰境

◎作者:陈夏生  ( 2020-07-21)


  Day 1
  叶焰的名字中带着火,炽热浓烈的火。可她偏偏和极寒的冰最相融洽。
  她生于三伏天,却唯独钟情于冰冷的严冬。
  耀眼夺目却冰冷的阳光,南方偶尔才下下来的一场短暂的雪粒,吐气时似云烟缭绕的水汽,连和他人偶尔而无意的肢体接触也变得不那么令人难受——冰冷而干燥的皮肤,形同没有生命的死物。
  所以,当她误入那一片冰雪素裹,冷酷漠然的冰境,她也没有惶恐不安。
  
  冰境常年都是冰雪覆盖的,即使天气晴好,地面上还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松软的雪,温度始终维持在零度以下而又不至于让人冷得发抖的地步。
  一脚踩下去,像是踩上了绵软轻柔的棉花一样,表面微微凹陷出脚印的形状,转眼又被飘荡下来的雪花覆盖填平。路的两旁是住户,也是集市。白日里把生意摆在外面,收工后就缩到各自的小平房里。
  除了几乎常年大雪不停,这里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然而实际上,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以冰雪为基础创造而成的。每一个房屋、每一口粮食、每一件衣物、每一样工具……所有的一切,最初的形态,不过都是一捧白雪。
  这里的人是怎么来到这一方国境并定居下来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可以确定的是,他们的存在,已经几乎不被那个我们所熟知的世界中的人知晓了。
  
  她走在路上,周围都是人,但是却没有丝毫的不适。她有一种错觉,仿佛自己生于此长于此,可她的理性又在告诉她,她是一个意外闯入的异乡人。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觉呢,她大概也能感觉到,因为她嗅到每一个人身上和她相差无几的气息——同类的气息。
  即使在小摊前驻留,也不会受到令她不适的招呼。热情对她来说,如同病毒一样避之不及。
  然而美好的感觉还是不能长久,她还未走完这一条街道,就听到不合时宜的、与这里格格不入的一声惊呼:“呀!是外界人诶!”
  叶焰循着声,看到了一个小男孩,男孩见到她望过来,扯着面无表情的脸做了个鬼脸,旋即又不知道窜到哪去了。叶焰皱了下眉,一瞬间她感到数到余光,好在那些目光短暂地轻触到她后又悄然消逝,就像被羽毛拂了下睫毛,但是她更为关心的,是“外界人”到底意味着什么。
  
  “抱歉,我弟弟不懂事,打扰到你了。”叶焰低下头,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前的小女孩,身高尚不及自己的胸口,刚刚的小男孩正躲在女孩背后,悄悄探出头。
  叶焰不喜欢小孩子,她无法应对大多小孩时不时就哭的通病,但是眼前的小女孩没有表情的脸生生透出了不符年龄的成熟来,或许她不必把她当成一个小孩。
  “砾,给姐姐道歉。”女孩把男孩拉到身前,名为砾的男孩乖乖说了声对不起,叶焰脸色稍霁。
  “如果你有问题,请到我家坐一下,我可以为你解答。”女孩仰着头,说着她这个年龄不会说的话,连语气都是不符年龄的。
  叶焰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这里,我们把它叫做冰境,冰雪之境。我们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在此之前的记忆也全部模糊,不过我们的确都和你一样诞生于同一世界。
  “冰境是有结界的,我们无法出去,也很少有人能进来,我们从外面进来的人称为‘外界人’,外界人大多都会回去,但也有人留下来,定居在这里,成为我们中的一员。
  “我们能感知出你是否属于这里,对了,你与我们最大的区别就是对你来说雪只是雪,而我们却可以把雪变成一切。这里的一切都是用雪制造出来的。
  “请你不要担心,如果你想回去,自然会回去的,如果不想回去就待在这里,那就遵从自己的选择。
  “就住在我家吧,我们不介意的。嗯,请自便。”
  
  Day 2
  叶焰在小女孩家睡了一个晚上,一夜无梦,安稳极了。当她在一片白光中醒来时,她还未完全清醒,怔愣了下,意识到自己现在身处异境他乡。
  很久都没有过这样高质量的睡眠了,难得精神这般好,尤其是走出房门看到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时,心情就更加好了几分。
  女孩和男孩已经等在桌前了,三个人吃了个安静的早饭,女孩打发弟弟去玩了,叶焰主动提出帮忙收拾餐桌,洗碗的时候和女孩攀谈起来。
  女孩叫芥子,来到冰境不过一年的时光,和砾一起来的,他们不是兄妹,但不知怎的就一起过来了,而且两人以前好像也认识,一相处就发现彼此之前定是相识的,便以姐弟的方式这么生活了一年。
  
  整理完了,芥子说要带着叶焰出去逛逛,叶焰答应了。
  一出门,叶焰就被惊住了,只见基本上每户人家都挂了大红的绸缎,颇有种过年的味道一位戴了红头巾的妇女经过芥子家,有点意味深长地扫了叶焰一眼,又催促芥子一声:“小芥子赶快把红缎挂起来哦。”
  芥子点点头,弯腰抓了捧地上的雪,转眼间那白雪就成了红布,叶焰都没有看清是怎么变的,恍恍惚惚间突然想起昨天被她忽视的一句话,“这里的一切都死用雪制造出来的。”她盯着那匹红布发愣,芥子转头看见叶焰一脸茫然的样子,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可以摸一下吗?”得到允诺后,叶焰接过那块红布,质感滑腻,和表面看上去的一样。
  “怎么变出来的啊?”
  “心里想着它的样子,就可以了。但也不是什么都能变的,必须是从前接触过的东西,才可以还原,否则,比如你想做个原子弹,即使做出来挺像一回事,也只是徒有其形而无半点作用。”
  “对了,”芥子狡黠一笑,“早饭也是雪做的哦。”
  “哦……啊,等等。”叶焰神色古怪地回忆早餐:小米粥,鸡蛋饼,水果沙拉。怎么都没有一点违和感,她吃得很香,要说有点不对劲,那就是那味道怎么都觉得有点熟悉,她当时没有睡醒,那种感觉,和在家吃早饭没有什么不同。
  
  她们走上了街。芥子总会遇到认识的人,大多都是一句寒暄就侧身而过,有时只是点头致意。叶焰本来兴致不高,但是当她看到一些有意思的画面后,就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黏在上面了。
  雪变成各种尘世的东西,这一带有梦幻色彩的过程对叶焰还是有着不小的吸引力的。小时候在不少幻想故事中看到类似的描写,那些稚嫩模糊的文字隐隐地浮上来,却都没面前这样具象而梦幻。
  走着走着,叶焰突然想起来自己忘记问芥子一件事:“今天是什么日子,所有人都要挂上红丝缎?”
  “6月10日。冰境形成的日子,不过没有人知道是在哪一年。”
  哦,国庆日啊。叶焰想着。
  
  Day 3
  来到冰境的第三天,叶焰已经完全适应了这里,甚至不怎么想要回去。
  “小芥子,如果我留下来,你觉得怎么样?”早饭过后,叶焰随口说了一句。
  这话一出,芥子的脸色立刻变了,不是平时和人们一样面无表情,也不是偶尔显露出的一个浅淡的笑,那一种严肃、紧张、带有毋庸置疑的否决,一瞬间像是犯错时面对的中学里严厉的教导主任。
  “跟我走。”小小的身躯拉过叶焰的手腕,沉默地直接出了门,砾本来在门后想吓一吓叶焰的,看到姐姐的样子惊得瞳孔骤缩,于是身体畏缩成一团减小存在感,哪敢再去触怒她。
  只是堪堪到腰的高度,竟然迸发出这么大的力量,叶焰一时没能挣开,任她抓着自己带出了门,往不知哪的方向快步走去,还未想明白芥子为何突然变脸,就看到路两边的景色像是快进了一样模糊地快速掠过,而她此时的步履仿佛是自发而行,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停下来的时候,眼前就不再是如梦般冰冷的冰雪王国了。是逼仄扭曲的小巷子,狭窄得只能容一人勉强走过,巷子里还有瘦得只剩皮囊的流浪汉,缩着身体紧贴着小巷的墙,令人明显地感到压抑、昏暗。这里就和平民窟一般无二。
  她们最终还是没进巷口,可能是芥子看到叶焰毫无焦距的眼神心软了,回去的时候轻轻捏了叶焰的手掌。半路上叶焰平复之后,不免问起。芥子说她只知道如果在尘世中没有死去,强行留下来就是那样的结果,可能那是对他们逃避尘世的惩罚。
  回到街上,叶焰难得说了一句想吃冰糕。芥子怕她自己做出来的不好吃,到认识的熟人那替她买了一份。酸酸甜甜,百香果味的,叶焰沉默地一口口吃完,芥子在一旁看着,有些后悔地想她是不是太冲动了,不该采取那么极端的行动来警示她刚认识三天的小姐姐。
  好在晚饭的时候,从房间里出来的叶焰又是她第一眼见到的模样,面冷心善,恬然安静,还和砾聊上了,聊砾以前遇见的外乡人,听到砾小小地恶作剧后他人的反应,甚至笑了笑,明显被逗乐了的样子。
  芥子感觉叶焰快要回去了。她有些舍不得,以前砾捉弄过的外乡人,她从未有过邀请别人到她家的举措,那天不知道怎么就顺口说出来了,她不明白那种仿佛天生的亲近感是从何而来。
  她有自己的私心,她想要让叶焰不要忘记这里,不要忘记这里的她,所以她对叶焰说,朝东南方一直走,不要停,不要回头。
  叶焰自己也有感觉,于是她听从了这句话,他们简单地告了别,平淡得就仿佛在说“今天吃什么”。
  只是临走之前,芥子在家门口摸了一把雪,做了一个雪花吊坠,亲手给叶焰戴上了。
  再后来,一切都恢复了原样。
  
  After
  叶焰有一个雪花吊坠,贴身戴着,洗澡睡觉都不离身。她也记不得是哪来的,但不戴上它好像就不习惯似的。
  一个晚上,她清理自己房间的杂物时,翻出了一个以前的日记本。似陌生又熟悉,正好累了,她直接坐在地上,翻看起来,一页一页。
  <2xxx年6月10日>
  “今天去了孤儿院做志愿者。一整天。孤儿院很偏僻,不知道组长怎么找的这里,那条路上有一个幽暗狭窄的深巷,远远看去有几个古怪的黑影,畸形又卑小,不知是不是流浪汉,虽是清晨,天色明亮,但我还是有点害怕,不敢多看,很快走过去了。
  “早上给孩子们准备早餐:小米粥、鸡蛋饼和水果沙拉。
  “我不喜欢孩子,但有个小女孩总让我忍不住想关注她,她的后面总跟着一个男孩,比她小一点。
  “她看上去和我小时候差不多。我也不知道怎么帮助她,给她讲了故事: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还有一沙一砾一世界,一花一树一菩提。她听得很认真。男孩也在听,只是有点心不在焉。
  “有那么一段时间我和小女孩独处,她的本色在人少时愈发显露出来,远离人群,没有安全感,我鬼使神差地说了两句我以前的遭遇,女孩猛然抬起头来,用孩子特有的明亮的眼睛盯着我,似言未语,我说要珍惜生命啊,不管怎么样。
  “女孩说如果不珍惜会怎么样,‘会变成黑巷里的怪物吗?’她问,面色幽暗深沉,我想这么小的女孩在童年就已接触到世界阴暗面,但不应被黑暗荼害了心灵,于是用我年少时的幻想编造成一个白色谎言说与她听‘会啊,不过如果珍惜生命,就可以到一个全是大雪,人人礼貌疏离的地方,过上永远平静地生活。’”
  “后来院长告诉我,那女孩有轻微的抑郁症,男孩估计受她影响,也有那么一点倾向。所以年龄偏大了,也还没被领养。我嗯了声,笑了笑,没作其他回应。
  “临走的时候,我把头上的红色缎质头绳解下来抛给了她,可能是因为前不久看了一部电影,受里面相似场景的影响。我想既然送了东西,我们就有微薄的那一线缘。”
  
  很多年以后,叶焰丢失了很多童年时代和少年时代的东西,日记本缺损残破,有好多页不知何时为何缺失了,本子没有写完,后面全是空白,只在最末一页写着“或许所有曾经不合群的人,都有相似的幻想,不同幻象的背后是同一永恒的温柔乡;就像或许所有南方的孩子,都有相似的渴望,不同出身却同样憧憬北方飘飘扬扬的鹅毛大雪。”
  但是雪花吊坠一直贴身戴在她的身上,坠子没进衣领里,早已浸上了她微微温热的体温,即使被风刀霜剑侵袭也不再冰冷。
  所有寒凉的雪,所有锋利的刃,都会因春意消融、随时间而日渐圆润。
  他们都好好地活在这世上,带着裂痕站立,面向未来站立,完成生命这一完整的长途旅行。
  
  
  
阅读(124) | 评论(0) | 字数(4995)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