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6):魏馨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我和忧伤隔了数光年

我和忧伤隔了数光年

◎作者:落叶已成殇  ( 2019-08-27)


一 
     我们见面吧 
  “舟舟,把脸往爸爸旁边凑一凑,要微笑哦!”
   “对,就是这样。”一笔一笔勾勒,小心翼翼。
   “完美!”百浅做着金星的招牌动作对他们笑着说。
   “百浅,又有你的信喔!”邮递员张叔叔朝着百浅笑咪咪的喊道,“是不是男朋友啊,干嘛写信,让他亲自来看你就好了啊,就省很多事了……”“才不是呢,张叔叔,不过是我的朋友而已啦。”百浅调皮地望着张叔叔辩解道。
   手里舞着信,脚下是一片沙子在风中飞。
   踩上氤氲着馥郁花香的石阶,窝在浅浅忆花店门前的露天小坐椅里,看着那个熟悉了五年的邮编与地址,才又慢慢从信封里抽出信来,还有那迷人的明信片。
   你是我前世今生的曼陀罗 
  在彼岸等待千年花开又花落
   我是你前世奈何桥上孟婆碗里的一杯羹
   深存你的五脏六腑
   幸运草
   那个署名还是那么落落大方,那么熟悉。大学毕业,时至今日,已五年光阴了。百浅心里有偷偷笑。五年,彼此写信坚持了五年,了解了五年,不相识,从未见面。
   “如今,这首诗代表着什么,难道他喜欢我?”似乎好像是有一个世纪没有恋爱过,这样突然却又想念的感觉,更像一个初恋少女所有的小鹿乱撞。
   我们见面吧!
   夏已苏醒
   重复了几遍,修改了几遍,最终还是落下了这五个大字。
   等待,是最熬人心的,过了好几天都没有再收到幸运草的回信。
      二 
     一辈子久爱
   “对不起,对不起。”接连好几天都没有幸运草的回信,百浅估计是分了神,不小心撞在了一个游客身上。
   “这怎么办呢,你撞到我了。”游客说。
   “要不先去我店里休息一会儿,没有大碍就小事化了吧。”百浅机灵的说。
   “嗯,那好吧,你走前面。”
   “浅浅忆……”游客望着花店名字若有所思。
   “哦,对了,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百浅,你呢?”
   “苑子方。”
   “苑……子……方……,噢”百浅紧了紧口气,又吐了出来。
   “好说歹说。我也是游客,你就给我当回导游吧,说不定以后我还会来的。”苑子方看着百浅得意的说。
   “你也知道了,浅浅忆花店是我名下的,你要是有送花给女朋友什么的,可以来我这里,我绝对给你推荐最好的最好的。”百浅撇着嘴巴看了他一眼。
   “然后,旁边有咖啡店,蛋糕店,还有体育馆……想怎么玩怎么玩,就怕你玩不累。”
   “唔,对了,听说这个地方埋藏着一个故事,你能给我讲讲吗?”苑子方突然严肃起来,盯着百浅的眼睛问。
   “对啊!”百浅回答道。
   “这里呢,海的名字叫‘一杯子’,沙滩叫‘久爱’,我们旁边的小楼都是学生时代非常要好的朋友建的,还有这些小店小馆,都是我们的梦想。”百浅微微一笑,划出完美的弧度,“那个时候,我们以为毕业后再在一起就真的成了遥遥无期,也许是上天安排我们能够再次走到一起,经历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友谊的小船始终没能翻,而我们各自想拥有的最简单的梦想也在这里走出了幻想,成了事实。不是没有伤心难过的日子,只是有朋友陪在左右,伤心也会变得开心。”
   百浅继续说道:“说好的一辈子久爱嘛!”
   “喔,原来是这样啊!好了好了,看在你心情这么好的份上,就大事化了哦。”
   “拜拜!”百浅笑着目送着他走,生怕他会找茬。
   “对了,不是来这里都会有一幅素描像吗?你也给我画一个。”苑子方一个陡峭转了回来。
      三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百浅平日里喜欢写些小诗,看些诗书,就喜欢动动笔,可是,写的东西都是随想的,小到几个字,几句自认为比较经典的话,大到一篇让人琢磨不到的文章,不过,她就喜欢这种感觉,不用别人懂,自己知道就好,不用别人猜,自己快乐就好。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百浅站在夕阳下的海岸边,影子被拉得老长老长,独自在心里默念。闭着眼,感受大海给她的馈赠,心里有春天的温暖,花儿绽开的笑脸。
   “喂,你那么幸福了怎么还想不开啊!”一只手把她揽回到了沙滩上。
   “噢,苑子方,怎么是你,你……”百浅望着他,“你这个帮倒忙鬼”还是忍在了心里没说。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苑子方张开双手,站在沙滩上,感受海风的吹拂。
   百浅白了他一眼就走了。
      四
      月圆人未圆
   “亲爱的祝你生日快乐。”作为闺蜜的汤薇祝福着。
   “谢谢薇薇,中秋节快乐。”
   “浅浅,祝你生日快乐。”
   “大家中秋节快乐。”百浅拿出几盒月饼摆在桌上,和着生日蛋糕。
   “月饼要吃,蛋糕也要吃,不过蛋糕只准捉弄浅浅。”郑楠说着就站起来拍了蛋糕在百浅脸上。
   “不要拍我!”汤薇看着百浅朝她过来说道,却一下子就把手上刚抹的奶油往百浅嘴上抹,然后一溜烟跑到洗手间去了。
   后来,第一场战争结束,又在沙滩上开始了另一轮战斗。跑的跑,藏的藏,然而最后都瘫在沙滩上聊天赏月亮。
   “身旁的他们,成家立业了,而自己已经27岁了。”百浅在心里默念,有股暗涌在心底澎湃,不知还会不会再忧伤。
   27,27岁……百浅固执地熬到了27岁。27岁才结婚是百浅对那个人强有力的反击。只是27岁了,还是没有合适的,会不会让那个人更加得意。
      五
     我等你 
  那年的圣诞节,三楼高三年级都在开晚会。那是高中生涯里的最后一个圣诞晚会。下午的时候百兰(毕业后才改为百浅)在超市里买了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给它装到圣诞礼盒里。开晚会的时候就在手机上搜东西,在几张纸上写了许多字然后叠成了几个圣诞老人装到了盒子里。他说会等她,然后她就傻傻的在粉红心形气球上用黑色粗笔写上:waitingforme.给他拍相片过去。到晚会结束再托人给他送去礼物。
   其实他们已经分手了,就在那个初冬。“这个冬天比以前任何一个冬天都格外寒冷。”她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句话。
   那个时候,她就只剩下好好复习了。
   “我想搬出去住。”百兰对班主任说。
   “你搬出去想干什么?”
   “我真的想好好复习!”眼泪啪嗒啪嗒流个不停,晚上十点多一切才草草收场可终究没能答应。
   虽说百兰和苑文不是一个班,但他们的事高中所有班主任都知道,所以班主任总是针对百浅,毕竟他只带了她两年。
   转眼第二年的3月份,单招的同学就要去参考了。苑文也不例外。不过他选的学校是百兰可以考到的。
   他说的会等她。
   通知很快下来,他以他们专业最高分被录取,百浅手里攥着的名单被一个一个的划,当得知这个消息,紧紧攥着名单,因为不止她最爱的同桌考上了,还有他,也考上了。
   其实她更应该担心的是她自己,她是要参加高考的,而她的成绩总起步不大。
      六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
   然而他们在愚人节那天再次分手了。
   后来,高考…… 
  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她就早知道他们已经不可能了。
   她们都不喜欢异地恋。
   她去了另一个地方,他说当初就不该填那个学校的。
   那个学校对面是百兰大学最好的,不过只是分校,可是今年不招她们了。
   这一切都是后知后觉。
   百兰开玩笑的说:“我爸让我27岁再结婚。”
   “27岁,好,我看着。”苑文嘲笑地对她说。
   “你不想当我姐,那你想当什么?”苑文说。
   “我也不想再说什么了。”第三次抱有和好的幻想被那些讽刺的语言着实的打碎了。百兰终于再次删了有关他的一切,真正不再联系了,他的生日,也只允许自己准时在凌晨12点钟写在空间里,只有自己可以看见。
   “我们之间的距离好远好远……”百兰在笔记本上这样写到。
   27岁,刺痛了她那颗年少倔强的心,她要倔强到底。
      七
      青春里我们都曾那么执着地爱过
   毕业后,百兰身份证上的名字改为百浅,她也开始以一个人的身份倔强地骄傲走下去。
   “大学里我们都不要再谈恋爱了。”百浅和骆文文约定着说。
   骆文文的爱情根本就没有开始过,却比失恋的人儿更懂得难过。
   骆文文一直以来只是一个单相思的主动者。她暗恋了她的那个他五年时光,直到高中毕业才勉强说着不爱了。她说那么多年,除了他,没喜欢过任何一个人啊!
   那年,骆文文被班主任安排与他做同桌。骆文文的字写得很漂亮,所以许多作业骆文文自然理所应当地成了他的好帮手。
   “谁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啊!”女班主任对着骆文文着急地说。
   百浅和骆文文都参加了艺术人才大赛,她们选的都是朗诵诗歌。因为骆文文不是很善言辞,所以那句话就成了她那个时候的个性名片。
   后来她们还参加了跳舞比赛,骆文文还会长跑,还会趴在教室门外的栏杆上,接受阳光的洗礼。
   后来,骆文文说,一切都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
   其实百浅也早在骆文文之前向骆文文的那个他表白过,可是最后他说她和他不适合。
   百浅说,当初的喜欢不过是曾经对他的一种仰望,回忆起也只是一种淡淡的香。
   而骆文文,喜欢地那么深刻,暗恋了那么久,可是最后还是得勉强放手,做回朋友。
      八
      没有你的时光遇见了更好的自己
   “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我们得应该清楚地了解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百浅对着骆文文说。
   “我想要的太多,可是真正能够实现却仅仅只有几个。我想能够靠写作赚取生活费,我想当志愿者,我想把那些课程都提前预习掉……”百浅说着有些落寞。
   “我想要一间属于自己的天使小窝!”大三的百浅在心里默念着,她从来都没有一间属于她的小窝,一间自己可以打扮得像天使的小窝。那个时候学校是不允许在校外租房子的。
   高中毕业以来,她似乎明白了很多道理,像一夜间暴富的农民,她一夜间长大。她都把自己当成男孩子一般去刻苦拼搏。

   她说如果没有天生的公主命,那就必须拥有一颗女王的心!
   “早上5点半的闹钟总在我迷糊中尖叫,像催命符,不过我还是深信,所有的辛苦都不会白费,梦想总会带着我飞。”百浅对骆文文会心的说道,接着打了一个哈欠,两人都笑了起来。
   大学毕业的时候,百浅和骆文文似乎沧桑了几年,不过她们相信是她们成熟了。
   “这一摞一摞的稿纸怎么办,扔进垃圾桶吗?”
   “别啊,不成功还成仁了啊,留着珍藏吧。”百浅对骆文文说。
   这几年,百浅的稿件像许多写作者的一样,石沉大海。所有的生活费都是她在周末,暑假,甚至寒假时候挣来的,不过她庆幸最后还是挺了过来。
      九
      项链丢了
   “喂!海边这么冷,赶紧回去洗洗睡啦!”
   “噢。”红红的眼睛抬起来看着这位戴帽子的人。却全然不知刚刚一起赏月的人不在这里了。
   “这边。”那个人把她往家的方向扶着。
   她说:“我好像睡了一觉,想起了很多往事,可是现在我的脚不听使唤,我不知道方向,就像以前我睡了一觉起来上厕所去开前门一样。”   “嗯!”百浅似梦似醒的听到有人在答应。还有那似有似无的一句生日快乐。
   下午的斜阳打在落地窗上,海边是人声鼎沸。百浅摸了下头靠在枕头上。
   “在哪里,在哪里了?”百浅摸着空空的脖子着急。
   “会不会是昨晚落在沙滩上了?”百浅趿拉着拖鞋就准备下楼去。
   “咦,怎么在这里。”百浅在楼梯口拾起那串项链。
   那是她十八岁生日苑文给她送的生日礼物。生日聚会的时候苑文没有到,她失望极了。而当苑文把这串项链给她的时候,她感动极了。那是极其简单的绳索,但那枚DIY戒指却让她胸口有说不出的激动。
   “是谁把我的花店征用了?”百浅从复式楼梯看去,带着疑惑慢慢往楼下走去。
      十
      四叶草
   这个小花店里,氤氲着各种花香,漫天的蒲公英在花店里飞。
   “嫁给我吧!”大屏幕上出现这句话,那声音让百浅不自觉得后退了几步,呼吸似乎也显得十分局促。
   “不可能是他,怎么可能?!”百浅心里有点难受。
   “说好的要给你四叶草!”苑文把装有戒指的盒子打开跪着说,“你应该还记得那年我生日你给我你珍藏了很久的三叶草,你说你就是四叶草遗落了的第四片叶子,从此带给我幸运!”
   “我是说过,可是那也只是曾经了不是吗?如今我27岁,你不用来嘲笑我,我过得很好,单身也挺好,而且身边还有那么多真心陪伴的人。”百浅朝他一字一字的说,然后转身往楼上跑。
   “看,我不是没人要,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百浅高高举起那首幸运草给她写的诗,假装饱含深情地念了起来。
   你是我前世今生的曼陀罗
   在彼岸等待千年花开又花落
   我是你前世奈何桥上孟婆碗里的一杯羹
  深存你的五脏六腑
   “你干什么。”百浅极力挣扎着,她要挣脱这个魔鬼。
   “子方快救我!”百浅朝着门口的苑子方喊道。
   “他是我男朋友!”百浅朝苑文吼着。
   “其实,我不叫苑子方,我叫苑祯,是苑文的弟弟。”苑子文说。
   “你们都合起伙来骗我!”百浅朝着沙滩跑去。
   “我来不是想嘲笑你这个大龄剩女的,我只是害怕这一次你会像以前一样那么决绝,不再和我联系。”苑文拦着她说。
   “我不想跟你提以前,我也不想跟你再有关联。我过得好不好,早在N年前就与你无关了。”百浅挣脱他的手,骑上单车就走了,她漫无目的,心情很复杂,她没有想过现在的样子。她只想逃避。
      十一 
     等不到的信
   在这漫无目的的骑行中,百浅想到了唯一的希望。她决定去邮筒旁等信。过了那么久,也应该回了吧。
   “张叔叔,有我的信吗?”
   “丫头,最近好像都没有哦,怎么,和男朋友闹不开心了?”
   “没有了……”心情极度不好的百浅压着阴郁对张叔叔说。
   “我等一会儿就走,你先去忙吧。”百浅现在只想一个人静静。
   “诺,你等的信。”一位全身都印着四叶草的男子把信递给百浅。
   “你怎么偷窥别人隐私。”百浅不想对苑文发火,她想她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发那么大火干嘛,自己找罪受,或许这才是最伤一个爱你的人的心的。
   百浅转身上了单车,往花店方向去。
      十二 
     眼泪泛滥在这个时光里
   春日的暖阳,
   一朵一朵漂浮着低吻我的脸庞,
   偶有微风拂过,
   却也顿觉冰凉。
   拾起一枚枯叶,
   这是冬天的背影。
   我要悄悄将它定格在草长莺飞里,
   定格在我的记忆里,封存。
   我要悄悄的,悄悄的,
   莫惊了雪人,扰了竹笋!
  
   然后,
   你苏醒了,
   在最后一枚枫叶纷飞之际……
   百浅把单车停在花店门前,花店里的大屏幕上放映着这首小诗。那是她写的第一首诗歌,题目是《落叶已成殇,唯夏梦中眠》。   那个时候,在她决定真的转身不联系的时候,她就给骆文文说,她要做一个明媚的女子!所以百浅一直以夏已苏醒为笔名给自己警示要快乐,要为自己的梦想去拼搏,要忘记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
   只是她却一直戴着那串他送给她的生日项链。
   屏幕上的相片在慢慢浮动,那是那些青葱岁月里他们有过的相依相偎……百浅不再逃避,认真地看着那些回忆,那些被称作“我们”的回忆,那些曾经一起走过的路……她坐在楼梯口哭了起来,是很大声的那种。
   百浅不是个爱哭的女孩,但是她好像有流不完的眼泪,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哭泣,但没有人知道她在哭。
   “浅浅不哭,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夏舒雨把头靠在百浅的背上说,“都怪我不好,大学那会儿苑文总是问你的情况,我想你们应该是爱着对方的,所以我才给他说的。而且当时,作为你两年的同桌,你对他的付出我都知道,所以我也很想为你打抱不平,把你为他做的事全都给他讲了,那样,我觉得他才会对你感到愧疚,错过你,才是他的损失!”“呜呜……不要再说了,我不怪你。”百浅抱着舒雨哭着说。
   “其实,他就是幸运草!”舒雨看着百浅的眼睛认真地说。
   “他是幸运草?不可能的吧,五年了,我怎么都没有发现,我真的好笨啊!”百浅嘲笑着说。
   躲在浅浅忆花店门前的苑文听着百浅的哭泣声揪心地疼。
      十三
      我愿意
   浅浅忆旁边的咖啡馆,百浅泯了一口咖啡,似有一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感觉注入了百浅身上。她起身往门外走。
   高跟鞋的声音在浅浅忆花店门前的石阶上缓缓响起,空气中不止弥漫了花香,还有溢于言表的快乐。
   “我愿意!”百浅在众宾客面前对着麦克风说。
   苑文抱着百浅在漫天的蒲公英里旋转。
   百浅把嘴靠近苑文耳朵旁温柔地说:“蒲公英很柔软,那颗赤心却向着远方。而我只愿做你苑方的蒲公英!”
  
  
  


阅读(52) | 评论(1) | 字数(6738)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愿所有的美好都将被温柔以待,拜读文章。 田世花 2019-10-2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