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日落湾

日落湾

◎作者:土豆泥  ( 2016-05-15)



  阳光沉溺在深海中。
  少年啊少年,累了便睡吧。
  
  【一】
  日落河贯穿日落湾。
  日落的时候,晚来凉风吹散了河畔中鱼儿的梦。白云迷恋阳光特有的芬芳而心甘情愿被渲染,最后环抱凉风拥着日落,逐渐沉溺在遥远的地平线。
  小哑巴在山坡上支起画板。
  低着头一笔一划描摹着什么。
  他的画纸上有一匹逐风的白马,鬃毛飞扬。马上十五六岁的少年紧握缰绳追逐日落,斑驳的影子随着鱼儿的梦和沉溺的夕阳逐渐消逝破碎,似乎是幻化成毫无涟漪的河水顺着时光静静流淌。
  
  小哑巴为我写了一个故事。
  他是整个日落湾最会讲故事的孩子,我是整个日落湾最喜欢听故事的孩子。
  虽然日落湾只有我们两个孩子,我愿意相信我们是两个“唯一”。
  小哑巴讲故事不用张嘴,用一本小小的牛皮本,上面写满了他的故事。有王子和公主,有鸟雀和走兽。像我喜欢的万花筒,变换一个角度就能看到一个全新的故事。
  我以为小哑巴的故事都是虚构的。
  有一天,非常普通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落下,月亮照常悬挂在夜幕里。他为我讲了一个全新的故事,一个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大男孩——不,我们叫做少年。少年有一匹帅气的、威风凛凛的白马。他们独自住在一个美丽的城市——就是现在的日落湾。每天黄昏的时候沿着地平线追赶落日。少年是一个执着的少年,他坚信终于有一天自己可以追上逐渐下沉的太阳,到地平线那边看一看,它的白马始终追随着他。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少年已经不再年轻了。在少年死了以后,白马却还活着。于是白马施展魔法——这可是一匹有魔法的马儿呢——把少年的灵魂变成了无数美丽的光点。白马为少年哭泣的时候,眼泪变成了一条美丽的河流。日落河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故事写到了这里,小哑巴开始愁眉苦脸地咬笔头。
  “可是故事结束了呀!”我这么说。
  “这个故事还有好长好长呢。”小哑巴听我这么说,慌忙找了一页新纸写给我,“他们为什么独自居住呢?少年为什么要追赶落日呢?白马又是怎么来的呢?我还都没想好呢。”
  “这个故事是童话吧?”我和小哑巴一同趴在山坡的草坪上,数着眼前爬过的蚂蚁。
  “才不是呢,这是一个真的故事。”
  “你又没有见过有魔法的马,有没有见过那个大男孩,你怎么会知道?”
  “我知道!我心里有,我画给你看!”
  于是我开始幻想帅气的少年骑着帅气的白马。
  从那以后小哑巴就会在日落的时候抱着画板走上山坡,用手里的笔描绘白马和少年。我每次站在他旁边,看他的认真劲儿好像要钻画里去。
  原来小哑巴也是一个出色的画家。我羡慕地盯着他,觉得他的手好像被施了魔法,在画纸上飞舞。太阳沉下去的时候,我已经看到了白马和少年的轮廓。
  天色逐渐暗下来,山坡被朦胧的薄暗环抱着,归巢的鸟雀不再响亮地啼啭了。小哑巴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写故事,他在填补自己思想上的空缺。小哑巴咬笔头、搔脑袋的时候,我就陪着他一起想。
  要是想不出来就没法看故事呀。
  就这样我们躺在山坡上,从太阳落山到繁星织上夜幕。
  小哑巴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绕着苹果树欢快地跳着,拍着手。夜色勾勒出他不断跃动的轮廓,好像是一幅暗夜所做的剪纸画。
  他向我打手势,说明天再来找他,他想到了新的故事。
  新的故事!
  于是我也像他一样一蹦一跳,在暗夜的剪纸画里嬉戏,披着月光的涂料回家了。
  家里好安静好安静,像是安静的小哑巴安静的内心一样。回到家里,我开始自己烧水,自己洗脸,自己铺床,自己关灯,自己睡觉。
  
  夜晚的时候,我随着星星来到了梦境中。我看到威风凛凛的,骑着白马的少年乘风追赶落日,看到他的倒影破碎在日落河中,看到白马飞扬的鬃毛……
  我想喊住他,问问他为什么独自居住,为什么追赶落日,英俊的白马又是哪里来的。但是我的喉咙梗咽着,偏偏就是发不出任何声音。于是,我踏着日落河水追赶他,追赶夕阳。昔日深不可测的日落河现在成了一湾小溪流,我踩着哗哗流淌的溪水,它们用小舌头舔舐我的脚踝。
  好痒好痒,但是笑不出来。
  少年快要消失了,我开始轻轻地喘气,坐在溪水里看繁星织上夜幕。马蹄声在我耳边逐渐远去。晚上好像不冷了,周围的小水珠开始跳跃起来,舞蹈起来,幻化成无数的光点向天空飘去。
  我在梦中再一次进入了睡眠。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沉溺在日落河中,无止境地向深蓝的河底坠去。周围再度出现了细密的光点,顺着阳光穿透海水照亮无尽的黑暗。我想它可能也迷恋河水的幽蓝和深沉地情感。所以同我一般痴情于日落河。
  可能有一天,它会变成日落海呢。那就更美了,日落湾不仅有地平线,还有了海平线。小哑巴说不定又能写好多好多新的故事。
  想着想着我就笑出了声音。
  或许我迷恋上了那短小的故事,爱上了日落,她美丽高贵而神秘。
  真正睁开眼睛的时候,小哑巴逆光的脸正望着我,长长的睫毛抖落几缕阳光洒在我的被子上,瞬时间整个人都暖暖的。
  小哑巴欣喜地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我没整理头发没换下睡衣没穿上拖鞋,踩着冰凉的地板到了小木桌边。
  他示意我坐下,把那本小小的牛皮本摊在桌上,新的一页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
  “这是你新写的吗?”我激动地问他。
  小哑巴使劲点了点头。
  我的思绪跟随他的文字穿梭到了那个从前的日落湾,一个有着白马、少年和日落的地方,又回到了昨日的傍晚,日暮幻化在彩云之中,拥着它们沉下山那头不知名的海洋。
  “关于白马:
  俊俏的少年曾经游玩过很多有着美丽风景的地方,他听了不少神奇的传说。可是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小精灵,小精灵困住了他的内心,不许他哭,不许他笑。少年习惯了,也就不觉得痛苦。有一天,他到了一个城市,但是美丽的风景没有打动他的心。城市里只有一只帅气的白马。白马很好奇,问他,他看到这些风景,为什么不会露出笑容呢?少年告诉了他小精灵的事,白马听了以后十分痛心。
  它爱上了这个可怜的少年,它愿意用自己的大部分灵魂解开小精灵的诅咒。
  白马交付灵魂以后,变得十分虚弱,不再像以前一样充满活力。少年被它打动了,理着它的鬃毛,陪它聊天,陪它做想做的事情。
  忽然有一天,白马告诉他自己快要不行了,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看看每次太阳沉落的山那头究竟有什么。
  少年答应了它。
  白马又说,少年没有了它去寻找答案,会累。
  ‘请带上我吧。’白马这样恳求。
  少年又答应了它。
  于是他们开始日复一日地寻找答案。但是他们的速度终究快不过太阳沉落的速度,每当白马灰心的时候,开始自责的时候,少年就提议休息。
  ‘没关系,我们今天追到这里,太阳明天到我们头上的时候,我们接着追,总能追上的。’
  白马没有语言,它用欣慰的眼神凝视少年的心。
  他们永无止境地追赶下去,直到少年死去,白马为了少年死去。”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突然想哭,这种欲望霸占了我的内心,却又好像有什么东西牵绊住了眼眶,不让那些欲望喷涌而出。
  为什么美丽的日落湾只有我们两个人滞留生活呢。
  为什么我们也眷恋落日呢。
  为什么小哑巴不会说话呢。
  小哑巴的失语令我也不想再有过多的言语,他以前总是说我的声音很好听,他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美妙的声音。越是这样,我越是害怕在他面前讲话,我怕自己的声音会戳进他的心坎,让这个心里埋藏着许许多多故事的孩子产生另外一种不同于高兴的情感。
  他要会说话该有多好呀,说不定他的声音比我还好听,胜过山溪的歌唱,鸟雀的啼啭,是整个日落湾,整个世界最美妙的声音。
  小哑巴,小哑巴,小哑巴……
  他霸占了我的思维。
  可能我爱上了他,就像白马爱上少年。
  
  【二】 
  
  时间又停滞在很久以前——我曾经在梦境里反复周游这段时光,自己一些小小的私欲,大脑或许是拦不住心脏的——记不得我多大,我现在也记不得自己多大。从来到日落湾那一刻起,小哑巴就出现在我的面前,温柔地凝视着我。他的眼睛像是洒满光点的日落河,在时光之中缓缓流淌,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再大的风吹来也掀不起浪潮。
  “你醒了。”小哑巴用他会说话的大眼睛望着我,把交流的牛皮本递给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川。”我接过他的本子,抬头望向他。或许我的眼睛不如他的美丽。
  “是‘绿遍山原白满川’的白川吗?”
  “什么是‘绿遍山原白满川’?”
  “是一句很美的诗句,说的是春天。”他刷刷刷地在纸上写道,“你的声音真好听。”
  我那个时候想说,“你的眼睛真好看”,但是我抑制了自己的想法,自私地在内心描绘他的双眸。
  “你喜欢听故事吗?”他匆忙地写完后,把他以前写的故事翻给我看。
  我怔怔地翻看着,每一个字眼都流进我的心间。所谓故事,就是小哑巴笔下的文字。我固执地,自私地认为。在此之前,我没有看到任何柔软的文字组织起的柔软的段子,只有无尽的枯燥。
  “你写的故事真好看。”我把本子还给他,“还有吗?”
  “我可以每天给你写。”
  我的内心是无比欣喜的,以后的每天都可以读到这样有趣的故事,每天都可以有这么一个朋友的陪伴。
  “那……你多大了?”我好奇他的年龄,虽然看上去是和我差不多,可是脑海中存留的一些记忆教会我很多东西不能只靠眼睛。
  “我可记不得了。日落湾存在的时候,或许我就存在了吧。”
  
  于是我不打算离开,我的世界里只剩下日落湾,故事,和小哑巴。
  美妙的日子因为我而第一次起了波澜。我固执倔强地要去寻找山那头究竟有什么。我们发生了小小的争吵,小哑巴包容着我的倔强,他写了一封信给我。
  “亲爱的白川:
  早上好。
  你像我记忆里的一些东西一样,对于山的那边过分痴迷。我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了许多年,很多模糊或是清晰的事物还都存留在脑海之中。
  或许今天你将要永远地离开这个美丽的城市。我无法代替你做出选择,但是我希望你在离开之前可以再听我为你讲完最后一个故事,它和以前的故事不一样,真的不一样,它是真实的。
  明天中午我们到小草坪上去吧,我当面写给你看。
  讲故事的人”
  于是我去了,他给我呈现了那个白马与少年的故事。
  可是发自内心地说,我不太满意因为那个故事还有太多太多的谜团,甚至连他自己都解不开,作为他的读者,我也感到无比困惑,无比失望难过。
  今天早晨,他开始尝试一一解开谜团。
  
  【三】
  “它还没有结束吗?”我看着他工整的字问他。
  “没有……”他摇了摇头,“我会尽快写完它,把这个礼物用最完美的状态呈现给你。”
  “你想拖到什么时候呢?”我反问他,怒火莫名地蔓延上来,“你在拖延我的行程?”
  小哑巴慌张地摆摆手,他试图夺过我手里的牛皮本。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语言没有经过大脑考量,便脱口而出。
  “幸亏你学不会说话!”
  “你是管不住我的,我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
  “你根本就是虚假的!”
  我躲过他的动作,甩手扔下了那本小小的牛皮本,一个包含了喜怒哀乐的本子随着落地的一瞬间打破了什么东西,发出碰撞的声音,在脑海中惊起一丝波澜。
  来不及抚平它,我什么都不再想,趴在桌子上大喊大叫:
  “骗子骗子骗子!”
  瞬时间小小的波澜化为一场惊涛骇浪的风暴,肆虐海岸,沿着海平线奔走,消逝在不明方向的对岸。
  不知道时间流逝了多久,我再一次回过头去,小哑巴已经不在身边了。可能我伤害了他,因为一句倔强地反问,他没有包容下去。那一刹那,我再也不觉得他是一个伟大的作家,他或许根本就不是作家,他为了我而写下了更多的故事。不论任何人,都有脆弱的一面,小哑巴的脆弱不在于语言,在于他的内心。
  我怔怔地坐在原地,像是一个哑巴学不会如何说话。内心掀起汹涌澎湃的海浪不知道何时停歇,船长的游轮漂泊不定还未回到温暖的港湾。我想去道歉,想拥抱他。一切的一切只因为我爱上了这个愿意每日为了我而写下更多故事的作家。他是如此优异,会写故事,会画画,会无限制地包容我的倔强和任性。
  
  我记忆中的第一滴眼泪滴落在日落湾纯净的大地上,因为一个小故事溅起一个小水花。小哑巴仔细捧起这朵花,融化在他手心的温度中。
  “眼睛那么美丽,为什么拿去哭?”我突然觉得他不可能是个哑巴,他的声音来源于内心深处一片自私的区域,“白川哭了就不好看了。”
  “你会不会离开我,”我如今已忘记那是一个什么故事,只记得小哑巴的双眸凝视着我的内心。他的文字使我爱上他,使我落下了第一滴眼泪,问出一个幼稚的问题,“我好怕。”
  他不再有任何动作,抱膝坐在原地,任那微风亲过脸颊。
  
  “爱情是什么?”某一日的傍晚,我与他坐在山坡上凝视夕阳坠下山那头,我这么问他。
  他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天色太昏暗,小哑巴无法书写内心。我看见他欲言又止,似乎忘记了自己缺失的语言。我抑制自己不再去看他,不再说话,哪怕是一个字。一种微妙的眼神变化从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他那么不经意我却极其容易察觉。
  
  但是现在我要放弃一切,放弃我的世界。
  拿得起放得下,也是小哑巴教给我的。
  “你呢,要学会拿得起放的下,因为你活着,所以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哪怕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也要认为它是不可避免的。”有时候他又像是一个哲学家,或是我的师长,传授给我以往体会不到的。
  不可避免的事情我希望可以避免,我的心总是喜欢逆流而上。
  就是这么一颗逆流而上的倔强的心使我放弃了想要主动道歉的想法,我决定再留一天,就一天,假如他与我再不联系,我将踏上旅途。
  我仰躺在床铺上,与天花板交流感情。只是它不会给我写故事,教不会我所需要的。百无聊赖的时光毫无声息地溜走了,落日的余晖逐步爬上我的窗棂,打上我的眼眸。我起身打开窗户,触手可及的日落河上若隐若现地雀跃着数万光点,远处的小山坡上,模模糊糊的人影屹立着,支着画架,低着头一笔一划描摹着什么。是那副未完的画吧,他受不了未完的故事,想必受不了未完的一切。
  我关上了窗户,甚至匆忙得连夕阳都没再多留意一眼,倒头便睡。
  像是在遏制什么感情的发泄。
  我的梦境在时光和私心中逐次支离破碎,有什么潜意识将所有画面残暴地撕裂,分散成无数的光点,如同少年的灵魂一般。那或许是替代品,像是小哑巴有意的欺骗。或许少年根本没有死,这些光点有朝一日可以拼凑起来;至于白马,它心爱的少年回来了,它会舍得离开吗?
  无法忍受的痛苦无止境向我袭来,侵占我的意识。
  
  【四】
  起床的时候,太阳已经移到了正上空。
  没有小哑巴睫毛抖落的阳光,今天的天气似乎也不太妙。
  我怀抱着一种期冀的心情打开门口的信箱,不出我所料,里面静静躺着一封信。
  我激动地跑回屋里,险些整个人摔在地板上。把它郑重地摊在书桌上,小心翼翼地拆开。
  “白川:
  对不起。
  我的所作所为引起了你的误会,对不起,我真诚地道歉。”
  看到这里我舒心地长出了一口气。
  “我知道你的决定我改变不了,能劝住内心的只有自己。所以我为你准备了一份礼物——几天之前就说好要给你的故事——白马与少年的故事。我知道你不太满意,连很多细节我自己都没有想好。再一次对不起,这份礼物不够完美。但是这只是一部分,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将这封信写给你,同时在这里面整理了整个故事,包括你想要的细节,和真正的结局。”
  其中一张信纸到这里便结束了。我慌慌张张地找出第二张,开始读这份礼物。
  “从前,有一个俊俏的少年,只可惜有一个小精灵困住他的内心,不许他哭,不许他笑。时间过了很久很久,少年也习惯了没有感情的生活。但是他周游世界,一直想要寻找可以破开这个诅咒的事物。
  有一天,他来到一个美丽的城市,这个城市拥有着世界上最美的日落。少年从未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他是多么想表达自己的情感啊!但是面部依然像是没有生命的傀儡一般。城市中有一匹白马,白马随着他一同看日落,见他没有言表,便问他,是因为这里的风景不够美丽,不够成心如意吗。少年哀叹一口气,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白马。
  他因为眷恋一匹不自由的白马,而触犯了白马那有着强大魔法的主人。他走遍许多国家,却找不到能够解开魔咒的人。
  白马决定留少年一段时间,并暗暗帮他解除魔咒。因为只有白马自己心中清楚,他就是教会自己何为自由的少年,就是自己深爱的少年。它知道主人的魔咒如何解除,便趁一个深夜用自己的大部分灵魂和小精灵做了交易。
  少年醒来后失去了关于所经历事情的记忆。白马决定教会他将要面对的一切,决定以朋友的身份和他相处,掩埋过去的事情。它害怕心爱的少年再记起没有感情的冷淡生活,它想和少年在一起,不论以何种方式,过没有波澜的日子。
  它学会了写故事,学会了画画,学会了逗少年开心。
  终于有一天,白马在日落的时候支起画板,它开始若有若无地迷恋日落,向往那一边,但是埋藏在心里不告诉少年,它害怕自己的好奇心会伤害少年。不想到有一天,少年也告诉它,少年也想看一看山的那边是什么。
  白马心中一震,它没有想到少年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就意味着少年将要离开自己。
  它知道无法劝阻,在无法用语言劝阻的情况下,白马写了一封信给少年。
  那时候的白马也已经变成一个孩子,它早害怕少年会对异类产生距离感。
  其实白马当初交付的灵魂事实上是不够挽留少年的,无奈之下它出卖了自己的语言。”
  我静静地靠在椅背上,像曾经的少年一般没有任何表情。我深刻地意识到,或许更多的时候表情完全不足以表达内心。它可能是一封信,夕阳下为了少年奔跑的白马写给我的信。我的第二滴眼泪几乎快要滴落在日落湾的大地上,但是我的内心制止了它的欲望。原来我为之流泪的是美丽的白马,有魔法的白马,亲爱的白马。
  白马白马白马……
  我真真正正爱上了这匹白马,正如同白马如此爱我。无法挽救的情感。
  我扔下信纸撞开门,在偌大的日落湾奔走着,寻找小哑巴。去了他的家,空无一人;去了他最爱的小山坡,只剩下未完的画;去了森林,安静得连鸟雀的啼啭都听不到……
  太阳随着我寻找目的地的脚步移动起来,缓缓吻上西山,离得那样近。如同多少个以往的日落,有说不出的滋味从日落河流进我的心,蜿蜒着,由无数灵魂的光点拼凑起来,蔓延进我的大脑,控制我的全身。
  山坡上的影子被落日拉长,不知去向何方。
  “再讲个故事吧……”我下意识转过头去,对着空落落的画架兀自喃喃道。
  “最后,少年离开了日落湾,永远的,不再回来。”
  这是故事的最后一句话。
  【五】
  白马他真的爱我吗。
  我真的爱他吗。
  爱又是什么呢。
  小哑巴还没告诉我,他怎么就能这样平白无故消失在日落湾。
  我抱着双膝坐在日落湾的小草坪上,晚风轻柔地抚摸我的脸,觉得它像是有话要对我说,在我身边盘旋着不愿离去。
  暗夜铺满天幕的时候,我似乎是看见亿万的光点从日落河上逐渐升起。像我听说过的无数美好的传说,任何美好事物的灵魂消逝以后,都会幻化成光点,在最美的地方逐渐上升至天空,它们那样壮观,一直都存在,永垂不朽。
  小哑巴告诉我,面如傀儡的少年早已死去,他的灵魂盘旋在日落河上空。
  事情不该是这样的,面如傀儡的少年死在了时光里,死在了白马的记忆里。
  本该是少年为白马哭泣,那个该死的要去寻求山那头的奥秘的人应该是少年!不该连累白马的也是少年!全都是少年少年少年!
  他告诉我的一切都是矛盾的相反的!
  该承受所有的应该是自私自利的,倔强乖张的少年。
  灵魂的光点凑近我的耳旁,告诉我我是多么罪恶,世界上会因为我而有人消失。
  夜晚是如此漫长冰冷,多少个日日夜夜我都是在幻象之中度过。我没有想到有一日,有人可以吞噬我的梦永远不会归还给我。我却已经学会不哭不闹,静静坐在原地等待命运齿轮的偏转,等待真正结局的到来。不知道这种性格是何时学会的,又是如何学会的,或许是在读完小哑巴来信静静倚靠在座椅上的一刹那,内心微妙地涌上一种感情,似乎就是学会安分最好的课本。我将它存放在记忆的书桌里,哪怕它落满尘埃也不再愿意去翻动。将来有一天,我或许会觉得那里面的内容枯燥陈旧,但是再也不会因为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去翻动。我将永远记住的是,因为我的好奇心而让善良的白马永远离开,发生我最害怕的事情。
  “你呢,要学会拿得起放的下,因为你活着,所以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哪怕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也要认为它是不可避免的。”
  他确实是一个迫不得已的小骗子,这种永久的分离明明可以避免。
  无数光点包围着我,组成各种各样的画面呈现在天幕之中。我缓缓躺下,躺在柔软的草坪上,好像不小心触动了谁柔弱的心灵。看那些所谓是过往曾经的画面如同放映电影一般映射进我的心中,我仿佛回到了夜晚静谧的梦乡,无数次游历曾经的场景。
  “你叫什么名字呢?”
  “白川。”
  “是‘绿遍山原白满川’的白川吗?”
  “什么是‘绿遍山原白满川’?”
  “是一句很美的诗句,说的是春天。”
  我曾经想问,什么是春天。
  我想,我以后再也不会好奇了,因为春天已经过去了。
  一去不归。
  
  【六】
  一切都会过去的。
  我的昏胀的大脑中中只浮现出这句话。
  面前是整洁的书桌,几张信纸杂乱无章地摊着。
  刚刚是在做梦?
  我是多么希望发生的一切不是真的,欣喜若狂地查看桌上的信,希望那是熟悉的字迹,希望我出门时就能看到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口,用明澈的双眸温柔地凝视我,希望他可以带着我到小山坡上继续完成未完的画,做未完的所有的事。
  一切都是希望。
  信纸上的字迹是我的,在书写一个故事的结局。
  “最后的最后,结局的结局,少年自责着沉睡在夜幕下的小山坡。当他一觉醒来,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白马会找到它。白马的离去是因为少年在梦中,利用私心和好奇心撕碎了白马的灵魂。睁开眼,他好像看见白马又站在自己的面前,用明澈的双眸温柔地凝视着自己。
  ‘你终于醒了。’”
  手足无措占据我的身体。
  我转头去看墙上满满的计划单,匆忙地誊抄着我每日应该做什么。
  “川川,你的作文写完了吗?”
  门外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写、写完了。”我犹豫了一下,扭头回答道。
  窗户被我轻轻拉开,阳光透过窗棂照在我的脸上,穿透进我的内心,那条蜿蜒曲折却又平无波澜的日落河,河面上泛着闪烁的光点。
  小院里正有一个孩子,拿着纸飞机在院子里绕圈奔跑,小板凳旁边摊着一本牛皮本。
  我匆匆忙忙下楼去,像计划中匆忙的字迹,不顾践行者的感受。
  “你叫什么名字呢?”
  那孩子见小院中有了玩伴,放下纸飞机走到我身边,用明澈的双眸好奇地凝视我的脸,长长的睫毛抖落午后的阳光,直坠我的心里。
  “白川。”我的笑容如同他的声音一般温柔,“‘绿遍山原白满川’的白川。”
  “什么是‘绿遍山原白满川’?”
  “是一句很美的诗句,说的是春天。”
  “什么是春天呢?”
  我没有再回答他。
  春天或许和爱情是一样的,自己拥有的是自由和爱。
  我闭上眼睛。
  “白川哥哥,你在干什么?”我能感觉到他双眸中的清冽童稚。
  “看春天。”
  他或许也闭上了眼睛。
  “白川哥哥,春天真的好美啊,它有飞舞的蝴蝶,漂亮的野花。”
  “还有逐日的白马与少年。”
  

(审核编辑:缘狐)

【复审编辑:见君谈李】


阅读(324) | 评论(7) | 字数(10360)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有机的结合,唯美的字句,不错的一篇小说。 高文明 2017-03-28
2.  喜欢日落湾,在你笔下的日落湾很美,少年有白马,身骑白马去向远方,很多... Alice 2017-03-05
3.  细腻文笔,唯美如画。 汐兮 2016-10-09
4.  细腻的文字,是你小说的一大亮点,生动的描述,刻画栩栩如生,又是你写作... 见君谈李 2016-08-10
5.  文笔细腻,刻画真实! 墨燃芳馨 2016-07-26
6.  画里画外都很美,其实真故事写真就很美,如果需要杜撰,那么杜撰那部分不... 彩豆 2016-05-20
7.  我只能说,看完之后,好美。文笔细腻,刻画唯美如画。但是,从小说这一方... 缘狐 2016-05-15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