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斯秋有白露,看云成树

斯秋有白露,看云成树

◎作者:陈艳林  ( 2015-10-01)


  节气在不绝如缕的叹息中无常。斜影漫漫地短到墙角,终于折为两段了。唯有云天固执地任晴丝袅如风烟。
  雨后第一枚夕阳绾起妖异的馀光,仿佛在纪念着生前灿烂。一日一旖旎,乐此不疲。
  有些河流如果不是自己跋涉,又怎知岁月湍急。何处风平浪静,倒是岸边人无法一目了然的。回头,白鸟洒了满地歌屑,芦荻花在风海中摆渡着麦浪姿态,泊云一朵一朵,孑然如一株红树的重冠。
  不再是从前。我们到底走了有多远,才惊觉身后一切都在回忆中渺小了,成了微不足道的伤怀。杯盏狼藉,恨世事化作绿水长流去。
  如果听不见,感觉不到的,便是不存在的,那么我们错过的便有太多,哪怕是遗憾也在所难免。奈何这世间有那么多人,唯独看不见那一个。
  世事从善如流,人心不可强求。
  心跳与体温会慢慢迟钝下来,远方有信,告诉我天空依旧是最天真的去处。原来好看的云都长在凉秋的天空,云很薄,把荒芜的心帘都扯去了,清风可以透过湖面呼吸到绿水的藻香。
  白音格力说:衣襟上粘满花籽,去一个可以种花的地方。
  想到无名的安静,独处的时候想起安静的人。不爱那些扰扰的乱世,偏要去寻一方草庐,两三里,种半亩花。或许我的生活克养,曾经爱花花草草,可它们总是不能在我的“善待”中无疾而终。我大约使它们的生命没了交待,它们便哽咽着一一离去了。
  有时候离别是最好的答案了。
  风月疏恨多,浮生芳菲少。临窗而坐,看云朵爬上老树,绕过所有修辞,成长树丫的一部分。见你在朵云上,微笑。其实已经很远了,我临窗而坐,你留在其中一片云朵之上。一旦远走便不再望见。
  晨起,蓦地会见了草叶上裹遍白露的尘埃。微光扶阑,草木付与你,数不尽的夜里寒露,滴滴心事噎成枝头嫩凉——白露可爱,常常宁愿在草尖搀行,也不愿在阳光大道里蒸发成一缕青烟。
  若有馀闲,陪三两长情人,坐在水边倾谈。柳声在湖面打了个弯,款款老去乃至无形。蝴蝶同样沿着护堤一言不发,翅膀里装了秋天的凋零。它在用尽最后的气力飞行,却依然蹁跹,那么深爱歌吟。
  我也拥有完全的意义。甘于把那些死去的种子埋进红土地,还怕它生根著芽。小时候一时热血埋了我的一粒石头,坚持要埋一个月的,我和种子站在春天中心,几日后忍不住我还是把它挖出。当年的我纵然不相信石头发芽的故事,至少也尝试过用心爱来交换憧憬。可如今的我怕是两样都拿不出了。这教我不甘慢慢放下执着,捡起散落的断句残篇,在无能为力面前,一心一意想要追回,不顾一切罢,由此我又放弃了许多。
  在人潮中与过往擦肩,当我终于辨出那张面容,原来是曾经的自己。那一刻很想给她一个拥抱,无论如何,她把我带进了今天这般情意深重的世界,幸与不幸都该感谢。
  回不去的我坐在清晨第一颗白露上,看天边的早云飘来,迅速苍白成一垛老树。
  
                                           【责任编辑:流云皓月】
  
  
阅读(326) | 评论(2) | 字数(123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时间在流逝,人在改变,当年的稚嫩与如今的成熟,是截然不同的。儿时的我... 安若素 2015-10-05
2.  文章读起来一气呵成,开头一丝的叹息带来了一丝的悲伤,白音格力说:衣襟... 谢谢你 2015-10-03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