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11):翟文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浮云花袭人,流水意难平

浮云花袭人,流水意难平

◎作者:陈艳林  ( 2015-08-23)


  八月就是八月,八月我守口如瓶。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你是青天的云。
  九月和十月,是两只眼睛,装满了大海,你在海上,我在海下。
  ——林白


  感到自己的困厄。
  在无人的时候且从容任自己烦躁,让时间瓦解为无意义的碎片。
  风熟了,缠挂枝头和花香一样灿烂。那些离人离事对八月而言格外微不足道。有一个地方,桥边多花树与藤草旖旎,过了桥有梧桐夹道。梧桐实在是明媚的树种,把雨声藏匿为心事,将所有不平夷为平地,等下一轮东风捎来诀别的回信,依旧既往不咎从头盛开。他们都持守自己的年纪的密码,年轻的时候也会偶尔抱怨,会凋零会生病,至少眼前过了那些无事生非的岁月,因此选择用空白与寂静来填补街道。
  原来我更多时候与无谓负气,世人稍见怠慢便心有不平在拆穿,等自己参醒时又笑这场捉弄,实在虚构。为了自己徒劳,为了自己无处钻营。其实这等负气,是旁若无人的自导自演,除了我,已没有第二观众了。
  昨日听得有位佳人来诉,我无奈回说我也是历过那般境地,我亦常常一个人对着空气挥霍沉默。回头想来成全了那些不甘,自己被无谓反噬为受伤的小兽。
  莫要逞一时爱恨,时间告诉我,别离及伤痛不可逆。
  总有人值得你义无反顾,穷尽一生去原谅,就像不断原谅自己一样。心中交好的人,我愿以自己的方式维护,包容,一如他们以他们的方式来成全与宽宥我。相信深情择人可以天长地久,细水长流。
  日前偶然相了一双红色平底鞋,颇合眼缘,似一见钟情。但是我不愿穿,第一次入脚未及行多少路,终于把脚跟磨咬成殷红的淤痕。鞋子虽称了我的心意,但是却给我带来伤害,大抵这便是所谓的一种痛爱了。爱是爱,没有量体裁衣。纵然心中十全十美,毕竟千百种想象很难集于一身,那可遇不可求的相遇是我们的信仰。
  赐我一枚银月芽,半窗软青苔,为你种出两行白色的阳光。
  一切付出皆是有成本的,回报则不然。我顾及许多,又总在顾及不暇中面临抉择。有时候分明是毫不犹豫的事,一腔热与勇足够了,还要左顾右盼来找答案,分外计较的结局多是人走茶凉故事终了。何须多言,你想要的生命不过是可以大大方方奋不顾身做自己热爱的事罢了。
  常常会百无聊赖,那不妨来数星星。
  数星星是我一直期待却无能为力的素望。我想数星星,要在一处台阶连着草地,草地上长满夏日虫鸣和放天灯的影子。数着数着,有虫鸣参与不显寂寞,有天灯慢慢迢递成星子中的一颗,你会越数越像笑容里的棉花糖。
  有些快乐就是平凡到难以企及,因为珍贵所以用力去想象,希求。
  遇见无双小姐五年了。她一直都是我珍视的那种朋友,没来由的。但是我却始终站在她的故事外,过程,简单又干脆,我原以为自己一直都在注视着,其实我错过了所有的转折与路口,直到无双小姐无意间开口,往事云淡风轻,现实冰冷如霜。
  时间让我开始守口如瓶。有些话不该一时坦白,因此反覆酝酿着,等到没有出口的机会,要听的人早已不知身在何方,我也当找个空心树洞去缝补。记忆终难腐朽,欲说还休只是过程,而我在意的始终是你。
  
                                              【责任编辑   流云皓月】

                                                【复审编辑:鲜静竹】


  
  


阅读(485) | 评论(3) | 字数(1339)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谢谢你 2015-08-28
2.  淡淡的忧愁 张筠欣 2015-08-26
3.  八月让人感到时间过得真快! 墨燃芳馨 2015-08-25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