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南风慰过客,往事从头寄

南风慰过客,往事从头寄

◎作者:陈艳林  ( 2015-08-17)


  如果没有某个时刻的想起,不知要错过多少个好风天。熟睡的地址在我腕上钟表里渐次推移,进入一去不返的梦里。
  
  不知你是否拥有如是遗憾,偶然经过赏心悦目的闲花蔓草,一时却莫能道出他们的姓氏。也舍不得去追问,生怕惊扰眼下的草木思量,听得我们的探询不知所措。诚然草木绝不以此介怀,但自己却耿耿于心。对着这些温柔的风物的爱切打破了难以启齿,遇见了,不一定要洞悉彼此。原来一些草木,惯于无名与擦肩。
  吉田兼好有个句子令我爱不释手:风未尽花已落去,人心也一样,想起温存于心头的岁月,虽还没忘记那动情感人的话语,但那人却很快隔阂于我离我而去的世之常事,实在比同亡人死别更令人悲伤。
  风住尘花,月落香往。瘦雨小径查封了我多年来的心事。窸窣的桐花静静飘起,好像白猫的一记轻蹄印。花蕊中住着嫩红的灵魂,会哭笑,有悲喜。所有的情节都随风散尽,灰飞烟灭了。心头的岁月掩于一抔红泥,过着过着就索然起来。微醺的人,容易忘记。
  三年亦如掌心的一帧慢景,我自然可以适时回访。只是故人不再了,纵使我再回去画地为牢,到底也挽留不了你们,伤徒劳。山河风卷经年重焕发,慢慢习惯了你们不在的日子。从我经历死亡的那一刻开始,就忘不了你们的面目。
  一年心迹交换了一年安然无恙。
  姐姐昨日孤身回去了。她说一个人开始感到前所未有的孤单。她是一个怕熬干自己的姑娘,不曾想总是被自己的事与愿违击败,拥有着最美好的理想城堡,却面对着冰冷无以复加的现实。无论如何,成长中的孤独我们都在感同身受着,而姐姐是一直心处孤独的人,直到她一个人陷入不可自拔的腹地。
  心疼你道不出的落寞。我们要面对的,岂止是一种孤独。
  可我终究在我的风岸上,你在一叶你的扁舟中。
  那天在返程的车上,朋友叮嘱我别忘记观窗外的风景。看过了重山如绿堞,便是一片在涵洞中的夜。再见那弯流水,呢喃唤起我的名字,离别这些时日,他们依然是珍藏着我的姓氏。哪似我,早忘了草木的年纪,怎知晓岁月变迁。我失去的太多,懒于从头诉。
  某个沥青公路的疲惫车轮上,我忆及了我儿时的信誓旦旦。仿佛一切都信手可摘来,再望望身后茫然与空白的影子,方了然我失去的是年复一年,一颗石头不再年轻的信念。我很爱当时的自己,时至今日,惊觉我对自己的爱依旧刻在骨子里,只是少了那种纯粹与热望。
  千万个斑驳的可能,儿时我对石头有种偏执的爱。自从我丢了一枚心爱的石头,放学之后我竟像把自己丢了似的失魂落魄。当时不惜取出我能透支的最大代价,却没能换回它的半封音信。长大后的自己告诉当年的我:石头丢了,真的找不回来了。人事苍茫,有的遗憾生生握不住。回忆瓜分了我对石头的一腔钟情,可事到如今,我还在想念丢失的最后一颗石头。想来我与那粒小石子,是彼此的过客,一如我与那些草木缘分太薄。就让心中深情卷土重来,爱上另一颗无可取代的石子,一意孤行,擦掉遗憾从头再来。
  不要为遗憾缝了耳目,假使有一天你丢了心中的石头,它也丢了你。且原谅彼此,饮一碗南风——那时它在天涯海角也会想念你,就像听见我在想念它。
  

                                                         【责任编辑:流云皓月】


阅读(622) | 评论(2) | 字数(1322)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喜欢你的文字,读你的文字,会想起白落梅的文字。最喜欢你文中:“心疼你... 安若素 2015-09-29
2.  逻辑性强,上下结构整理清晰 谢谢你 2015-08-18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