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10):翁佳珊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一直在

一直在

◎作者:落叶已成殇  ( 2015-06-28)


  纷飞的蒲公英,它不会不记得来时的路,因为什么都没变!
  ——题记 
                                    
  拖着行李箱,沉甸甸的。我漂泊了已久的心,我阔别了已久的故乡,你们终是被月老给牵上了红线。怎的我依稀记得,离别就在昨夕?     
  你还是老样子,只不过经年残忍地在你眼角、额头,画上了或浓或淡的或相交或平行的线条,青丝也已斑斑,一颦一笑都显得那么迟缓,甚至多了一丝难看。以前的嫌弃,已被时光冲淡,抚平了不知多少棱角。     
  走在青石板铺就的小巷里,溢满着我童年的回忆。如果此时,天空下起了小雨,而我也恰好撑着一把油纸伞,如此情景会不会被镶嵌在戴望舒的《雨巷》里,兴许会的吧!抬头望了望宣纸般的天空,却不再那般深邃。白云也陌生地伏在青楞楞的瓦片后面,偶尔几只飞雁掠过它们身旁。连行李箱的轮子与青石板的亲吻也有一搭没一搭的,好生寂寥!     
  此时,时间仿佛被冷冻在冰箱里,太阳也不知何时蹿上了我的头顶,我的眼睛定格在那浓滚的炊烟里,目送着它升腾……脚步在光于影的匆匆变幻中前行,与之同行的是清脆急促的声音,那般歇斯底里。    
  慵懒的微风为我捎来饭菜香,那是我熟悉的、魂牵梦绕的味道,抵得过八月桂花了。彼时,眼眸黑了,模糊的双眼看见奶奶站在房檐下的轮廓。我笑着招手喊奶奶,她把老花镜抵了又抵,方才瞅见我。她颤抖着跨出一小步,差点跌倒,我一把扶住了她,我看见了老花镜上蒙着的层层薄雾,却已分不清那是谁的泪花!母亲循声跨出门槛,双手在腰际的围裙上摩挲着。青丝银丝在眼前闪动,闪得我不停眨眼睛。我借饿了的名义来推辞母亲接过箱子,母亲才记起锅里正炒着菜呢,急忙跑进屋里去边让我准备准备吃饭。提了箱子进了屋,有一股淡淡的烧焦味,却觉异常好闻。     
  吃饭的当儿,我问怎么没看见父亲。“你爹啊,…在地里呢…没事,快回来了!”母亲声音压得低低的,像做错事了一样,却又是满脸幸福的微笑。我早就告诉过他们少种些地,差不多就够了,可此时此刻……“哐噹”,锄头撞击墙壁的声音传来,门口处伫立着一个貌似从火山里走出来的人,背稍稍有点驼,我却觉得他的身躯是如此伟岸。我习惯性地打了一盆水放在檐下,喊了声“爹”。都久久呆立着,良久,我才从里屋拿出一把蒲扇来,他满是泥土的手摘下那顶草帽,卷起衣袖,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挥着汗。表情让人觉得难受。蒲扇的力量甚是大,扇走了骄阳,送来了清凉。    
  饭后,稍有眠意袭来,便准备去歇息。推开吱吱呀呀的房门,空气中弥漫着的是我最喜欢的三色堇的花香,在窗前怒放。帷帐和床被还是我喜欢的样子,什么都和走时一模一样,却未抚得半丝灰尘。我闭上眼睛,双手像羽毛般在鼻子周围扇动,我想再嗅一点,再嗅一点,以至于不那么难过……听到脚步声,我使劲眨着眼睛,为了不让某种液体流出。“妈……”。“没事,我听到你要回来,前几天就把被子什么的都给洗了,可以……”“妈妈……”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她,热泪纵横。之后,我们坐在床沿讲着我小时候的故事,我就依偎在母亲怀里,像小时候一样……

           【责任编辑:流云皓月】


阅读(338) | 评论(3) | 字数(149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朴实的言语中不失感恩之情 张筠欣 2015-08-02
2.  故乡,月老,红线,用的不合适, 谢谢你 2015-07-09
3.  情感真挚!一直都在! 墨燃芳馨 2015-07-07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