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杂文/评论→远东的想望

远东的想望

◎作者:陈艳林  ( 2015-04-01)


  “如果说,杯代表人类,水,代表了文明……”蓦地杯子铿锵落地,水花四溅——一如Dc.梅所诉,如果生命行至微不足道,任其践踏的地步,文明亦弹指可破,随之陨殁。那么何谈所谓佛心悲悯?
  
  那是一段历史厚重的剪影,一帧帧回映了六十年前的东京,当信仰在现实的控诉下分崩离析,当皈依于战争的诘难里无路可去,谁还有权对无辜臣民颐指气使?那时,远东在硝烟蹂躏之后已是疲惫,兵荒马乱的凄凉不堪,与日军侵华铁蹄下的神州疮痍无异。
  
  彼时东京哀鸿遍野,群情抵触,缩影于一个日本普通家庭——面目全非。芳子、正夫、雄一、弘二、缨子,莫不是无涯战争摧毁的附属祭品。较之满目遏止不住的悲伤逆流,那燃起的仇恨炽焰更不啻于一朝一夕,厚积薄发,是囹圄囚不住的哗然众怒。而真相却因盲目偏执深埋在天皇冠冕的信仰里……人人自危的战火里,生命随刻会断层,彼刻与斯刻或许连告别都来不及。假使烽火没有燃烧过土地,沦陷的又怎会是生命?
  
  活着,接受世界的公开审判。一死,不足以谢天下亡灵。
  
  1946年5月3日,远东军事法庭。这是一个真相的还原,以双线平行于幕中延开。二五蹀血战犯弥不知悔,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板垣征四郎、松井石根……罪痕累累,恶行咄咄——东京817次开庭,七百多日夜的唇枪舌剑,战犯臧否,孰生孰亡,一切定格在最后的审判里——人性与反人性的抗争。Dc.梅一语中的:死刑是什么?死刑是法律对犯罪最严厉的惩罚!为了掠夺别国的资源为了扩张自己的领土为了占领亚洲甚至全世界,日本干了什么?他们杀中国人杀朝鲜人杀菲律宾人杀新加坡人杀美国人杀英国人杀无数无数无辜的平民!……难道这些不足以让他们受到法律最严厉的惩罚吗?!如果法律不给日本不给这些战犯以最严厉的惩罚,谁敢保证日本有一天不会再次挑起战争?!谁敢保证日本不会再侵略别的国家?!谁敢保证日本军国主义的幽灵不会再次复活?!字字钝击十国法官们对极刑业已麻木的神经。美国、中国、英国、苏联、法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荷兰、印度和菲律宾——终是六比五的一锤定音,七天的判决宣读,聊以祭奠日本法西斯屠刀下逝去的万千生灵。
  
  深深扼腕,如果历史使然瑕不掩瑜,那么人性纯然瑜不掩瑕。东条英机血性不泯:纵然历史重映,亦会不加抉择地挑起战争。他在答季南最后质问时如是道。总有罪责免不了,恕无可恕,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血淋淋的证状:皇姑屯事件、九一八事变、七七事变桩桩阴谋浮出水面,南京大屠杀在历史落幕经年之后重新揭帏,生命只化作纸上浅薄苍白的二十万数据……溥仪的八日指罪驳书,以认罪审判的形式如何足以演绎一段历史的战栗——那些令人发指的暴戾。在黑白荧屏之间的血色过渡得苍凉,丧钟何其凄怆,而历史是无可挽回的,生命没有返程的票根。
  
  《东京审判》似以一种冷视角的客观刻画呈现,却淋漓尽致摹绘了日本战犯在战后震骇人心的血书罪状,其荼毒至深,骇人匪浅,入木三分,帧帧画面冷眼植入十一国意识的分歧,亦糅合了一以贯之的和平诉求。Dc.梅从华夏古训,以血债血偿的原始方式,予我们最深最久的想望:和平之弥足珍贵是因为终结战争之不易!和平是世界的追求,不只是中国——东京审判仅是以血祭挣脱战争对和平的一层羁縻。
  
  远东,和平。希望这是对战争最后一次的审判。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阅读(207) | 评论(2) | 字数(1354)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作者语言表达很有力度,文笔劲健有力,继续加油。 一度月光 2016-10-31
2.  感谢作者来稿,语言组织能力很好,见解独特,向笔者问好! 墨燃芳馨 2015-05-24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