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灯火夜清浅,流光抛人远

灯火夜清浅,流光抛人远

◎作者:陈艳林  ( 2015-02-22)


  暗香攒动,月送黄昏。闲闲和影相坐,浮生悲欢两忘,鹊起尘虑,此刻深不以为然。或许转身便隔了山高水长,但是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终不抵一场破碎的眷恋。
  
  华灯初上,处处繁弦急管,不夜阑珊。未央莲池染了几缕墨色,岸头烟柳浓淡生香,许人莫名的心安。归人已行远,只身折柳登舟。眼下灯火琉璃却无异空城,就如一尾失足杜宇,凄风苦雨无枝可依。夜云浸在月色中,岸上灯火愈撩人,湖心孤舟越寂寞。
  
  黄叶树萧萧,当年杨花落谢桥。春花秋月几时了,我深晓,花病乎一夕一朝。想来宿命早已注定。我不过守一鸿春秋,一度复一度,总不见你归来。料如是,我也裁断尺素,果于鱼腹。其实人世两三行,半笺太长,无怪总说难熬白头人。
  
  数涟漪,数灯盏,晓风残月,唯有点点离人夜。淹柳已难留,不再徒劳换你回首,我只有戒笙歌,戒繁华,戒掉一切过往。夏花清岚,云光徘徊,烟波微醺。醒时无聊,坐时无聊,拥莲而眠。这一方山河,有心是因一人来,无心是因一人往,往来之际,看牢了人间别离。有时候,眼见山河波澜壮阔,不过心潮浮沉罢了,命理的波澜壮阔何曾来过。
  
  枯荷一畔。秋水无辜。胭脂霞烫红了斜阳。唼喋如晕,来世甘为一游鱼,栖绿水之间,短于记忆,刹那忘忧。假我数年,我种柳种莲,杨花无事醉东风,芙蕖流光簪月冷。吹柳絮采风荷,借岸上的灯火,温一卮薄酒,花下与君对弈。你逐我的棋子,明月逐你的浅笑,一地流光泼洒。原来,人总妄想走到回忆尽头,此生有多漫长,回忆便如何寥廓无边,柸中泪煮陈年紫砂,何限冗余。
  
  风雪夜不归。映万籁无声。残萍浮起,冰封七里。这天寒地冻,念念不忘那时暖。似水流年,一夜红泪斑驳多。这荒莽决绝,晓来深重,不由得病骨难扶。我的柳絮来年再发,我的清荷他夏重放。痴缠这般,只为了寻半甸荷香,踏一爿飞絮。或许我,却熬不过下个春暖。浮云别来无恙,倾尽十年,哪顾山水憔悴。很多时刻学着与孤影相濡以沫,一心效仿你的模样,却始终是邯郸学步。当空城有人来过又绝尘而去,这空城便不复空城,转为死城,墙颓雉圮,毁于一旦。
  
  春风恰扶苏。莲叶始田田。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大越是一生修行久,不闻岸上灯火休,华发人消瘦。举身湖心,终不理红尘扰扰。烟火如斯,也寂寥无物。又是一年旖旎。无伤于岁月,总是目送灯火渐行渐远,轮廓依约。推杯换盏,把酒言欢终不敌一场破碎的眷恋。一个人斟酌,难免于左右摇摆。大抵人事凉热,也有一番摇摆,谁知冷暖。想我流连多年,只为寻你,不曾过问何日是尽时。不问自知,天长地久有时尽,当时我只是不想触摸谜底的苍凉。苍凉无果,在终场之前,永诀于世,世人亦不再寻我。
  
  早知这般结局,当初岂奈流光把人抛远。早在你离去的瞬刻,就注定,灯火无邪照清浅,这一场破碎的眷恋。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阅读(126) | 评论(0) | 字数(1172)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