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国省级作家协会的本站作者名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江湖再见
宋语涵1998 文集
更多 
宋语涵1998 书房
 
更多 

江湖再见

◎作者:宋语涵1998  ( 2014-11-05)


    1.
    我一直觉得我的娘亲是这个时代少见的奇女子。
  她名唤沈梨,是沈家的幺女,据说几代之前沈家也是世代为官,可惜到她祖父那辈便家道中落,到了她爹这辈,更是沦落到卖梨为生,后来更干脆地把女儿的名字取为‘梨’。
  她出生在离长安不远的一个小镇,家里有个大她十六岁的哥哥,她爹希望能重振沈家威风,把所有的积蓄都砸在了哥哥身上,供他念私塾、考取功名。
  作为幺女,我娘并不像其他女儿那样乖巧听话,她总是像男孩子一样窜来窜去。
  我娘四岁的时候,她的娘亲准备了长长的裹脚布准备给她缠足。娘亲见过自己的几位姐姐缠足时痛苦的表情,拼命反抗。一个四岁的女娃能有多大力气?可我娘就是这么的与众不同,她愣是把自家娘亲撞了一个趔趄,朝屋外跑去。
  最后她爹终于看不下去了,阻止道:“不用给她缠足了!反正我们只是卖梨的商贩,她也不可能嫁到什么好人家去。”
  那年是娘亲的哥哥第一次参加科举考试,不中。
  那时候,全镇中只有一个人和沈梨年龄相仿,就是对面卖苹果家的魏朔。小镇的人不富裕,基本上是梨和苹果不可兼买。两家大人为了招揽生意,相看两厌。
  卖苹果的老头和卖鸭梨的老头不共戴天,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可他们的儿女却在私底下偷偷成了很好的朋友。
  沈梨最羡慕魏朔,因为他爹娘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一大半都供他上了私塾。沈梨也想同他一样,可她娘亲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男人上学是为了求官,你一个女孩子,上学能做什么?于是转而买了一大堆绢布给她,让她练习刺绣。
  几日之后,沈梨瞪着手帕上连自己都看不出是什么的图案,抬头看看日头,知道魏朔快要放学了,认命地将手帕攥在手里,偷溜出家。
  今天是魏朔的生辰,沈梨想要送他个有意义的礼物。
  可是……看着魏朔盯着那条手帕像是看不明生物一样翻来覆去地研究,沈梨第一百次诅咒自己——拿什么不好,偏要绣劳什子的手帕,连家里最小的梨子都比这个强百倍!
  沈梨皱着眉头跟自己生气。
  然后她听到了魏朔诚心诚意的评价——
  “真好看。”他由衷地说。
  "什么?!"
  沈梨觉得自己的耳朵被梨糊住了,要么就是魏朔的脑子被苹果糊住了!反正,是个长眼睛的人都不会觉得这块手帕好看。沈梨不想贬低自己,可是她的刺绣功力实在不怎样。
  “真好看。”魏朔重复道:“要是我也会就好了。”
  看到沈梨混杂着震惊和不明所以的表情,他补充:“我一直都很喜欢这些,可我娘说那是女孩子才能碰的玩意,我是男人,以后要参加科举考,要求官。”
  “就像我哥哥那样?”沈梨眼睛闪亮闪亮的。
  “是的.”魏朔撇撇嘴,“可我根本不想做什么官,我只想当一个商人,买世界上最漂亮的绫罗锦缎,让世间每个女子都以穿上我卖的布做成的衣服为荣。”
  沈梨眨眨眼,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我喜欢读书,而你喜欢锦缎,不如你把先生教给你的字都告诉我,我把家里所有的锦缎都介绍给你,如何?”
  魏朔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他忙不迭的答应,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当晚,沈梨抓着一张写满生字的纸回家了,她不明白为什么大人们总是会让小孩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沈梨七岁的时候,哥哥第二次参加科举考,高中状元,举家迁往都城长安。
  沈梨趁着大人不注意偷跑出去,十岁的魏朔这时候已经比沈梨高半个头了。他听到这个消息咧咧嘴,笑道:“这下爹爹要开心了,你们一走,大家就只能来我家买苹果了。”
  沈梨撅嘴:“你就只能想到这些嘛?!”
  魏朔抬手摸了摸沈梨的梨花头,轻声在她耳边道:“说好了,将来我要成为世间最好的布匹商人,而你要成为本朝第一个女官!”
  沈梨抬头看着他的眼睛,用力地点头:“恩!”
  然后魏朔拍了拍她的脸,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梨妹,我们江湖再见!”
  2.
  搬到长安后,沈梨意外的发现自家隔壁竟住着个私塾先生。
  沈梨偷偷观察他上课的规律,一有闲暇时间便抓紧缠上去,求他允许自己成为他的学生。
  先生见她是个女孩子,不肯。被缠得烦了,便问:“你都会些什么?”
  于是沈梨兴致勃勃地将魏朔教给她的那些东西都抖了出来,顺便还把自己和魏朔之间的约定讲了出来。讲着讲着,她的声音低了下去,喃喃道:“我想读书,可娘亲说那是男子的事;魏朔哥喜欢丝绸,可他娘亲却讲那是女孩子才碰的玩意。”她抬起头,眼睛里充满困惑,“先生,到底男子和女子究竟有什么不同呢?”
  先生愣愣地看着她,似乎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有人问他这样一个问题。许久后,他叹息道:“你从明日开始就来念书吧。”
  沈梨开始正式地读书,她发觉这里和家乡小镇上的私塾完全不一样。这里的孩子总是穿戴整齐的准时上学,不像家乡那些总是穿得破破烂烂的淘小子,沈梨数过,家乡的私塾放学时,人数从来都不全。这里的孩子对先生的态度也是格外的尊敬,他们总是低着头认真地听先生的训话,从来不试图顶嘴或是反抗,也从不对先生或是同伴恶作剧。
  甚至于,当他们得知自己的新同学是一个女子的时候,也只是好奇地打量了几眼便作罢。
  沈梨觉得这种情况和普通的私塾有所不同,可是作为一个没有上过普通私塾的女孩子,她也说不出到底不同在哪。
  反倒是沈梨每日的定时失踪引起了爹娘的注意,当他们得知自家姑娘是去和一帮男生一起念书的时候,怒气便来的理所当然了。
  女孩子,尤其是连一朵最简单的玫瑰花都绣不好的女孩子,念那么多书做什么?而且是和一群混小子?
  爹娘深知自家幺女的性子最倔,十头驴子都拉不回来,于是便寻思着找个真正的文化人劝劝,她哥自然成了最好的人选。
  可谁知这兄妹俩像是串通好了的,哥哥一听沈梨跟从的老师是谁,就立刻表示自己绝对支持小妹的行为,然后拉着爹娘到一旁嘀嘀咕咕好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
  沈梨知道他们的行为很奇怪,却又因为这份奇怪而暗自庆幸,也就没有细问。只是哥哥偶尔会莫名其妙地问一句:“你的先生有提起过我吗?”
  你又不是先生的学生,他怎么会提起你?沈梨看着他,茫然地摇了摇头。
  3.
  就这样,沈梨终于得以安安心心的读书了,她偶尔会想起和魏朔的约定,然后加倍努力地记下四书五经里那些冗长的句子。她偶尔会向先生提问,问一些有关国家法度的问题,每当先生提及男子与女子受到的区别待遇后,她就会几个时辰不说话,坐在暗处一个人静静地思考。有时她甚至会与先生因为一条法律而争执不休,每次争论过后,先生总会摸摸她的头,然后若有所思的说:“也许你会成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性官员也说不定。”
  那是沈梨一家搬来长安的第六年,老皇帝驾崩,新帝即位。沈梨的哥哥因为站对了队伍连升三级。
  得到这个好消息的当天,沈梨完全不顾先生常说的‘端庄大气’,而是一蹦一跳地跑进了先生家,打算告诉他这个消息。
  结果在先生的书房外,她听到一个男声说:“真是非常感谢这几年来您对小妹的关照,今后在朝中还希望您老能多指点。”
  然后先生简单的应了一声:“恩。”
  ——那是沈梨哥哥的声音。
  听到这两个人的对话,沈梨当场就愣在了那里。先生说过她是“整个长安里最聪明的女孩”,但事实上,这个聪明的姑娘对人情世故之类的事情一无所知,更不要提官场上那些事。
  最典型的例子是,她跟从一位先生学习了六年,却对这位先生的背景一无所知。
  她甚至不知道,自家老师的儿子是当今圣上还是个皇子时的伴读,而他本人,在辞官之前甚至是皇子们的老师。
  不过这个事实也很好理解——否则为什么当哥哥得知自己的老师是他时,立刻就答应了下来呢?
  得知这个消息,沈梨并不愤怒,她几乎可以称得上是欣喜——谁会不喜欢有这么一个高人提点自己呢?
  更何况,沈梨不是傻子。她知道哥哥之所以能在朝中这么顺利,多半是有先生的帮助。
  唯一让沈梨不能理解的是,先生为什么会不遗余力地帮助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呢?不过不一会,她就了然了。先生已经是个老人了,而老人总是会被一些奇奇怪怪的小事感动的。
  4.
  沈梨刚过十五岁不久,先生就带她进了皇宫。
  那天是皇太后的寿辰,扮作小厮的沈梨乖乖地站在先生身后,听他和年轻的皇帝谈笑风生,偶尔抬头,好奇地打量四周一眼。
  宴会过后,皇帝请先生到御书房继续谈话,沈梨也被带了过去。
  御书房内,先生开门见山的提及要向皇上推荐一个人才,并且这个人才是个女性。然后他把沈梨推到了自己前面。
  沈梨忍不住有些紧张,可是先生鼓励地拍了拍她的肩。皇帝也没有做出什么令人害怕的举动,只是挑挑眉,有些惊讶又有些好奇地盯着她看。
  沈梨攥了攥拳头,鼓励自己一定要镇静。然后开口。
  细小又带着颤抖的声音不知不觉变成了侃侃而谈。沈梨谈及朝廷、谈及法度、谈及西北的大旱以及怎样安置那里的灾民,最后她谈到男女受到的待遇不同,一字一句地诉说自己的想法,把脑海中盘旋了八年的念头都吐了出来。
  皇帝欣赏她的才情,可还是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故作为难的笑道:“可是你是女子呀!”
  沈梨闻言,挺直了腰板:“虽为女子,却与男子无异也。”
  皇帝大笑,示意他们离开。
  第二天,诏书下达沈家,封沈梨为官,就任礼部,官位七品。
  女子为官,满朝为之一震。
  第二年,沈梨和先生的儿子结为连理,并在一年之后生下一个女婴。
  之后几年,她通过不懈的努力在朝中的地位一步步提高,后来终于坐到礼部侍郎的位置上。而人们也终于肯承认她并不是什么绣花枕头,也和宫中那些管理皇帝衣食的女官不同。她是真正着眼于天下的女人。
  她终于达成了和魏朔的约定。
  5.
  娘亲每日下朝后都会来我的房间亲自教我读书,她总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个和她一样优秀的女子。
  我有一个优雅又好听的名字,可是在没有外人在的时候,娘亲总是唤我“苹儿。”
  我知道她是在思念一位故人,那个人是一个苹果商贩的儿子,可他的梦想却是做世间最好的布匹商人。
  一天,娘亲刚到我房间里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说是‘凤梨阁’的贡品到了,他们的当家正在书房等候。
  每到这个时候,都会有各种即将呈给皇帝的贡品需要经过娘亲的审查,凤梨阁从去年开始提供布匹,据说他家卖的布匹总是最好的,娘亲似乎很早以前就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们家的布匹一直是从凤梨阁购买的。
  娘亲从不让我见那些商家,今日她却一反常态,牵着我的手走向书房。
  来人似乎并不忌惮我娘亲在朝中的地位,只是好奇地在书房里转来转去,听到脚步声,他甚至都没有回过头来,就问道:“梨妹,我们大约有多少年未见了?”
  听到这许久不闻称呼,娘亲笑着回答:“大概有十五年了罢。”
  男子转过来,露出一张好生俊俏但又显得坚毅的脸,他上下打量了藏在娘亲身后的我一眼,然后说道:“这么久了,怪不得你的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
  我看着他们,脑海里忽的浮现出一个场景,男孩微笑着拍了拍女孩的脸,说道:“梨妹,我们江湖再见。”
  幸好偌大的江湖,他们终是再见了。
  


阅读(541) | 评论(10) | 字数(487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就算遍体鳞伤,也要撑起坚强,其实一世并不长,既然来了,就活的漂亮。 田世花 2017-11-11
2.  不错。。 高文明 2017-04-16
3.  结尾挺好的,出乎我的意料。最初以为是“江湖两相忘,从此不再见”。加油... 汐兮 2016-10-25
4.  故事逻辑强 谢谢你 2015-08-10
5.  语言紧密,逻辑思维较强,耐人寻味,结尾令人惊奇! 墨燃芳馨 2015-07-11
6.  作者人称转换以及逻辑方面需要多下功夫 刘朋飞 2015-02-04
7.  读了好几遍,这篇文章还是很耐人寻味的。有开头有结尾,有故事有情节,文... 老十七 2014-11-07
8.  文文挺好! 上官燕儿 2014-11-07
9.  初看题目,以为结局不过是两两相忘,却没想是个完美的结局。小说纲举目张... 佳音 2014-11-06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