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国省级作家协会的本站作者名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童话/神话→一千年爱恋
狼歌 文集
更多 
狼歌 书房
 
更多 

一千年爱恋

◎作者:狼歌  ( 2014-09-01)


  没有丝毫的异常天象,在那个年代,他出生了,同样的大声啼哭,却引起人们的注意,在他的右手上有无数细小的伤口,血一丝丝不断的向外流着,无法阻止,原来,他的血是无穷尽的,随着时间和空间的变换,一滴滴的滴下,生之父母早已不见,在乞丐中生活,是乞丐养大的,乞丐们叫他赤,没人愿意靠近他,对他充满恐惧,无形中他总是独来独往,习惯了孤独,渐渐释然一切,那称之为人之窗灵的眼睛充满黯然,虽无神却与众不同,他的存在代表着力量,那不同寻常的血射,竟成了他拥有无穷力量的暗示,可他终属众生之中的异类,嘲笑和讥讽不时传来,在他的眼睛里,有一丝不屑一闪而过,然后黯然无神。没有人理解,渐渐变得冰冷,冷到笑起来也会让人感到心寒。
  末,一个可爱而美丽的女孩,有着冰紫色的头发,同属众生中的异类,每当末被人欺负时,赤总会在不经意间出手,将箭一样的血射向他们,然后慢慢转身离去,眼中充满怜惜。末总会脆弱的流泪,因为她没有伙伴,没有人会安慰她,赤会站在远处阴暗的角落里,望着末默默的出神。
  时间流逝,末已经有种说不出的美丽,加上她那冰紫色的头发,更是充满神秘,而赤除了更挺拔一些外,似乎还是那个总会黯然神伤的孩子。一位有冰紫色头发的美丽女孩在这群乞丐中的消息渐渐传开了,许多人幕名而来,有好心人留下钱物,但同样也有一些居心不良者,想尽办法讨好这里的每一个人,附近的人会送来饭菜,赤从来不动那些东西,虽然他知道自己终究是一个乞丐,而且还是一个孤独的乞丐,但他只自己动手,用普通人的方法得到他想要的。
  有些事情终会到来,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是对末,对赤,也是对所有人。
  色彩艳丽,庄严隆重,锣鼓震天。
  一个英俊的少年,坐在高头大马上。趾高气扬的走进寺庙,是人也是马。一队队的随从抬着礼物,寺院里,这群乞丐的头领出门相迎,却不明白那少年要干什么。乞丐们大都见过这个,可是末没有,赤也没有,但赤的冷漠,让他对此毫不关心,末早已挤到人前。那乞丐头领快步迎上,扶那少年下马,而那少年却直走到末的面前,“我要娶这个女孩,如果你答应,那些礼物便都是你的了,也许,还有更多。”他看着末,目不转睛。那头领心里早就答应了,嘴上却说:“我待末如同亲子,如果她不同意,我也不好强求啊。”而此时,谁也没有发现赤正慢慢走来,“放心,成婚之时,我会另送你一栋豪宅,不用再呆在这个破庙里了。”“好好,我马上就去准备。”可怜的末,就这么被金钱下的奴隶给卖了,却还不知情。“末,以后你就跟着这位公子,他会好好待你的。”“我不同意!”“谁?站出来!”那头领吼到。“是我。”赤一脸冰霜的走出。“为什么?”那公子问。“末是我的,谁也别想把她带走!”原来,赤早已喜欢上了末,只是他隐藏的很深,如果现在不说,那他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赤说了这辈子说的最多的一次话:
  “曾经,一个人固执的将自己冰封起来,孤独的在茫然中沉睡,仿佛属于世界上某个阴暗的角落,无奈的等着世界末日的来临,当无声的寂寞被打破,冰墙慢慢融化,渐渐透明、清澈,映出那美丽的身影,是你,那个在我心渊深处一直隐藏的女孩,那一刻,我不再沉睡,苏醒,知道已经深深喜欢你,那一刻,刻骨而铭心,如果可能,我希望今天是开始,而我愿意去分享你所有的快乐和痛苦,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你愿意答应我吗?”就在这一刻,末愣住了,这一瞬间,末好像突然成熟了,她第一次抬起头,对着赤、那位公子、还有所有人说:“让我想一想好吗?”
  第二天,赤不见了,末理所当然的跟着那位公子走了。
  那天,吉日,大婚。
  他和末,一片喜庆的红。
  赤也来了,有些惨淡的红,赤也在笑,同别人一样。虽然那么冷,那么孤独。
  “三,夫妻对拜!”末慢慢的弯下腰,有一滴泪水从她的脸颊滑落,摔到地上,就碎了。那红色的盖头也许是为了挡住别人的视线,但赤却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晶莹,他笑了,冷得刺骨。
  “送入洞房!”
  赤转身离开,眼中再没有怜惜。
  那个晚上,末悄悄来到赤的门口,门开着,赤就站在那,一动不动。
  “赤,”
  “末?什么事?”赤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你已经作了决定吗?”
  末点头,“你想要我生活的幸福吗?”
  “当然。”
  “可是你一无所有。”
  “我可以努力去拥有。”
  末摇摇头,“太晚了,我不想等了,你明白吗?”
  “哦,我明白了。”赤点头,又摇头,眼中透出无尽的绝望、冰冷。他离开,作了一个决定,然后,在那天回来,为了一个人,却只看到了她的一滴眼泪。

    赤走了,真的走远了,去一个没人知道他的地方。
  落满雪的冰山上,赤站在那,前面远些可以看到很小的村落,赤没有去,他睡着了,抱着冰雪。当阳光透过薄冰,一丝温暖让他醒来,拂开冰雪,发现右手的血液流的慢了,周围只有淡淡的红,这一晚,赤没有感到冷,做了一个梦,自己在梦中冰冷的重复那个决定。
  村子里,人们丝毫没有因为到来一个怪人而慌乱,一切那么自然,赤有了自己的房子,新且厚实的衣服,一切好像将要重新开始。晚上,赤坐在房子的角落,闭上眼睛,在黑暗中睡去。
  赤在离村子远一点的那片林子里茫然的砍柴,打成捆,背回去,面无表情的送出,给需要的人,然后换回他所需要的。林子里,那么安静,仿佛没有生命。虽有动物,却仅仅一种而已,全身雪白,没有名字,赤叫它们“雪儿”,喜欢跟在人们身边,却从不走出这片林子。当赤一个人坐在空旷的林子里时,雪儿总是蹲坐在他周围,歪着小脑袋,瞪着小眼睛,看着赤的孤独,搞不懂这个人在干吗,赤总会对着它们说话,说着他能说的一切,因为,它们听不懂。“这里,是我的家吗?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吗?一切靠自己动手。”赤真的不知道,对于未来,他充满未知。
  时间在流逝,赤早已将各种心痛之事冰封在心底,过着如同常人而又无味的生活,渐渐习惯,甚至害怕被别人破坏。
  今天,是这个村子四年一次的雪节,每个人用冰雪制作好看的东西,选出最漂亮的,然后主人把它送给最喜欢的人,所以这个节日最受村子里年轻人的喜欢。赤也参加了,他雕刻了一朵冰花,晶莹透明,有淡淡的红,那是血,赤叫这朵花“玫瑰”。最后的结果让他有些无奈,玫瑰被选中了,每个男人都希望可以把它送给最喜欢的人,而每个女人都希望有人可以送自己一朵,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赤的身上,他们想知道谁是那个幸运的人,玫瑰在赤红色的右手中显得更加妖艳,他欣赏着他的杰作,一丝苦味涌上心头,转身走上那个高台,伸出手,然后,松开了······
  “不要!”赤闭上眼睛,想起那个决定,等着玫瑰破碎的声音传来,良久,他睁开眼,高台下,玫瑰安静的躺在一个女孩手中,刚刚是她喊的,赤走到她面前,面无表情,“既然你喜欢,那么,它是你的了。”在人们诧异的目光中,赤离开了。
  以后的日子如同往常,只是赤不再对雪儿说话,因为,总有一个人跟在他的不远处,赤不想知道那是谁。终于有一天,赤抬起头,那人站在他面前,眼中有些害怕,是那天的那个女孩,“那朵花······很漂亮······”赤还是面无表情,“嗯······你为什么要扔了它?”“你不需要知道。”“你没有喜欢的人吗?”“为什么要告诉你?”“哦,那我不问了,你不回去吗?”“回。”“一起走吗?”“不行。”“那我先走了。”“好。”那女孩转身。“你叫什么?”赤问到。“我叫末。”“呵呵,怎么可能?”赤笑了。“为什么不能?”“没什么,你走吧。”“哦,不过······你刚才笑的很难看的。”终于,只留下了赤一人,周围一片雪白。“老天在捉弄我吗?”赤一脸迷茫,转向冰冷,因为那个决定。
  后来,赤总能看到这个也叫末的女孩,每次她都是那么热情,却换不回赤的一丝温暖。
  四年过去了,雪节那天,赤没有再去,因为末说要带他去一个地方,赤答应了。
  原来,是赤经过的那座冰山,赤站在那里,看着末翻东找西,最后把手藏在身后,走到他的面前,一脸兴奋,“我想送你一件礼物,”“哦。”“看。”末伸出双手,捧着一朵冰作的花,上面有惨淡的红,“一年中只有雪节才那么冷,我怕它化掉,就把它放到了这里,怎么样?”末还是那么孩子气,“一朵冰花而已,可以再作的。”“那怎么一样,这朵一定是最好的。”“唉······”赤一脸无奈。
  这一天他们都坐在这里,末说赤听。
  傍晚,夕阳西下,赤说:“该走了。”“再呆一会吧。”末哀求。“太晚回去他们会担心的。” “我已经长大了,能自己照顾自己了。”“你只是个孩子。”
   “不要,我长大了,真的,我真的长大了。”“······”赤无言。
   “赤·····"“嗯?”“我······”“什么?”“我喜欢你!”“不可能!”“为什么啊?”
  “你还是个孩子······”“我说过我已经长大了!”“可有些事你不明白。”
    赤不想再说了,转身就走,末追上去,挡在赤前面,“你在逃避什么?”“我没有。”“那么你看着我。”赤抬起头,脸上还是冷若冰霜,“听着,你希望我死去吗?”“当然不希望。”“那就不要让我喜欢你!”赤走了,没有停。“为什么?”末喊着,泪水在风中变成冰晶。
  第二天,末死了,自杀,留下一封信:“赤,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所有人都以为你冷若冰霜,可我觉得一定有很深的伤痛在你心里,无法消失,你那双充满忧郁的眼睛,我更想了解,可是,你没有给我机会,也许你无法忘记什么,可那真的重要吗?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我你就会死,可是我没有办法让自己不去喜欢你,这样下去我会很痛苦,我没有你那么坚强,所以,我选择逃避,逃到一个真正可以远离人世的地方,也许,这就是命,如同玫瑰,昨晚,它······碎了,我哭的很伤心,我怕再见到你,怕自己像它一样碎掉,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本不应见到你。”
  冷,赤只觉得全身冰冷,怀里抱着末,在冰山上,周围是玫瑰,冰作的,有淡淡的红,许多,许多。
  老人们告诉赤,曾经有一个传说,“如果想让一个人复活,就把他放在冰山上,一千年,在这一千年里,每天毁掉这个人喜欢的一件东西,一千年后,冰山上所聚集的怨气将会让这个人醒来,那时,他将做一件事,然后会清醒,想起前世的一切。”没人成功过,因为没人活过一千年,可是,赤是属于众生中的异类,血液无穷,在不受致命伤害的情况下,生命亦是无穷,他决定试一下。
  每天,他都会专心细致的用冰雕刻玫瑰,到了晚上,在悬崖边松手,把它摔成粉碎,然后进入黑暗,当阳光再次照到末那落满细小冰晶的脸上时,赤又开始了雕刻,不停的重复着,一天天、一年年,仿佛麻木一般。
  千年的时光在索然无味中度过,赤的手里有一朵冰玫瑰,有淡淡的红,准备送给醒来后的末。阳光照到末的脸上,冰晶慢慢消散,当一切变得清澈而透明的时候,末睁开了眼睛,一脸迷茫。赤笑了,笑的很开心,像个孩子。来到末的面前,像末一样,伸出双手,捧着那冰作的玫瑰,可他没有看到末手里尖利的冰凌,末以最快的速度出手,冰凌刺入赤的身体,血流出,赤笑着,他知道的,那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掉那个带给他怨气的人,赤本不会死,可那冰凌却刺中他的心脏,那是神仙也救不了的。末的眼睛变的清澈,同以前一样,像个孩子,却又瞬间充满泪水,“赤,为什么啊?我们相识本是错误,可你为什么要让它继续,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啊······”末扶着赤,泪水不止。赤笑着,“我要你······好好活着······”然后,倒下,那冰作的玫瑰落下,在血泊中碎裂,妖艳的红,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赤想起了那个决定,“我将不会再相信爱情,如果上天让我再爱上了谁,那么,就让我去死。”
  千年的等待,千年的执著,千年的爱恋,换来了千年后末的生命,同样也带来了赤的结束。
  末,末日。
    


阅读(519) | 评论(9) | 字数(5059)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你都要相信,夜空在上,我们在下,一切都将过去。当你走过这样一段艰辛的... 田世花 2018-01-02
2.  这个世界的悲伤与孤独是寂静里的沉默,放在小说版会更合适吧。 涂涂 2016-04-12
3.  语言能力很强,有铺有垫,故事编排合理顺畅,发展高潮很有带入感,内容的... 彩豆 2016-04-11
4.  读完,很感动呢,构思巧妙,语句流畅,关键的是感情很丰富,有点魔幻的感... 白荇 2016-04-07
5.  第一,这不算一个纯粹的童话,更像青年文学和小说。 第二,我很喜欢这... 缘狐 2016-04-06
6.  读完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幻城》中的片段,释在杀死卡索后才知道卡索是... 刘倩 2015-03-15
7.  有点神话的味道,很凄美的爱情故事,拜读了 娇杨 2014-09-13
8.  作者有很深的文字功底,及丰富的想象力,如果作者能够涉猎范围更广的话,... 楠子 2014-09-04
9.  作者想象力丰富,以虚幻的灵异,孤独的冷漠,来表达千年不变的感情,最终... 幽兰 2014-09-04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