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6):魏馨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裙摆年华

裙摆年华

◎作者:千兰  ( 2013-01-27)


  一
  卢舒苑和我总是喜欢在食堂外面吃饭。
  无论是早餐、午餐还是晚餐,食堂里都是拥挤不堪,嘈杂喧哗。有女生坐在一起谈论八卦,有男生边吃饭边看球赛,时不时对着墙上的电视大喊一声:“进球了!”声音大得吓人,还有男生试图向女生搭讪,都以失败告终。
  食堂旁是女生宿舍,我和卢舒苑喜欢坐在女生宿舍的楼梯上,离地面刚好四级台阶。卢舒苑笑着对我说:“萧蓉,四级台阶呢,我觉得很适合看电影。”
  我十分清楚卢舒苑的话。女生宿舍对面是篮球场,除了下雨,每天中午都会有一些男生打篮球。我和卢舒苑聊着天,心里却在为自己所欣赏的男生加油鼓劲。等到打铃时,才慢吞吞地回宿舍午休。
  那天中午,是一个例外。我和卢舒苑打了饭。卢舒苑边抱怨着菜难吃边走出食堂,我静静地听着她的抱怨。我们刚坐下的时候,一个篮球便砸过来,砸在我们的身后。
  卢舒苑拍着胸口,但声音还是那般从容淡定:“还好没有砸在我们身上。”
  “也不知道是谁技术这么烂。”我说完后,一个很帅气的男生便跑来:“对不起,刚才打球不小心……”
  “真佩服你,技术这么烂还有勇气打球。”卢舒苑把球扔给男生。
  “这球又不是我扔来的,我只是来捡球,注意一下你的言辞好吧?"
  卢舒苑的语气一下变了,“我以为是你扔过来的呢……你是几班的啊?”
  “我是九班的,纪松明。”他说完就拍着篮球走了。
  "纪松明?”我经常听陶桃说起他。陶桃在九班,我们住在同一个小区里。陶桃说他学习成绩很好。
  卢舒苑很快吃完饭就拉着我回宿舍了,还不停地向我吐槽:“今天真是倒霉透了。”
  我好脾气地安慰她:“没什么事啦。”
  以后,每天中午吃饭时,纪松明都会和卢舒苑打招呼,我只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

  二
  卢舒苑是班长,她长得很漂亮,有两条修长的细腿,皮肤白皙,头发漆黑,她穿的衣服总是素雅而干净,一年四季变换着不同颜色的帆布鞋,头上的马尾总是高高地翘着。而我,普通的相貌,成绩平平,很孤独,没有朋友。所以,当卢舒苑像我伸出友谊的橄榄枝时,我毫不犹豫地抓住了那根橄榄枝。
  我不确定我和卢舒苑的友谊是否会长久,我总觉得卢舒苑不应该和我成为朋友,她应该和程萱然那样聪明漂亮的人成为朋友才对,她或许是把我当成她的……陪衬?有时候我会这样想。
  但事实上卢舒苑对我很好。她会主动给我借笔记,会借给我杂志,也会告诉我最新的八卦,或许一切都是我多虑了。那天中午,卢舒苑刚打完饭,广播中传出校长那明显是模仿国家领导人的拖得很长的声音:“请各班班长马上到政教处开个短会。”
  卢舒苑很不情愿地把饭盒递给我:“又开会啊,饭都没吃呢。萧蓉,你帮我拿一下饭盒,我开完会再来吃,谢谢啊。”
  恰巧那天阳光格外灿烂,斜射在身上,暖和极了。纪松明拍着篮球走过来,“就你一个人啊?”
  “嗯,卢舒苑去政教处了。”这是我跟他说过的第一句话。我的嘴角不禁小幅度上扬了一下。
  “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呢,要多笑笑,萧蓉。”他笑着摸了一下我的头,便潇洒地走了,留下若有若无的香气。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是卢舒苑告诉他的?不可能。不过这个问题也没多重要,重要的是他的话比阳光更温暖。

  三
  后来每次在校园里碰到纪松明,他都会摸一摸我的头:"萧蓉,要经常笑啊!”我每次都不“辜负”他,笑着宰他一顿。有时是一个奶油甜筒,有时是一杯巧克力奶茶,有时是一本漫画。纪松明也不小气,大方地买两份一份给我,还有一份留给他自己。
  星期五的下午,总是格外激动。卢舒苑中午就在宽大的校裤里穿了一条深蓝的牛仔裤,程萱然直接穿了一条牛仔裤,把运动鞋换成凉鞋。我照旧规规矩矩地穿着校服,我不是灰姑娘,即使穿上好看的衣服也成为不了公主。
  老班很不识趣地在语文老师拖堂后还跑到教室来讲话。我收拾好书包后就拿出最新的校刊,上面有我最近写的文章。老班说的话我只零零碎碎听到了几个词语:两周后、月考、排名、努力。
  两周后又要月考?这意味着我又要像两周前那样努力紧张地学习,结果也许跟上次一样糟糕。
  卢舒苑已经去厕所脱掉了校裤,深蓝的牛仔裤把她的腿衬得十分修长。她说:“萧蓉,我今天有事,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对不起。”
  “没事。”我淡淡一笑。
  我在校门口买奶茶时碰到了纪松明,我就省下了买奶茶的钱。
  “两周后又要月考了,你有信心吗?”纪松明端着奶茶问我,但这句话听起来是那般温润自然。
  我摇摇头,咽下一颗珍珠:“我最不擅长数学了,经常不及格,其他的还好."
  纪松明很疑惑,我为什么不让卢舒苑辅导一下我的数学。
  我喝完奶茶,把瓶子随手扔进垃圾桶里,抿了一下嘴:“卢舒苑的成绩很好呢,我怕她不会答应。”
  纪松明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萧蓉,不是所有的人都是你想的那样把你距千里之外。他还说他可以辅导我的数学。我没有理由拒绝他的好意,跟他互换了电话号码,又屁颠屁颠地去买了两串烧烤答谢他。

  四
  星期六下午,我按照纪松明给我的地址去了一家书店。那家书店不是很大,在一条小街的拐弯处,但是布置得很温馨,老式的留声机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十几排低矮的咖啡色的实木书架,最重要的是里面还有八张小圆桌和十几把实木圆椅,如果渴了还可以喝免费的柠檬水。
  纪松明拿出几本辅导书放在桌上:“这个书店人很少,很安静,在这儿坐多久都可以。如果学习累了就可以看一些漫画,嗯,我们开始吧。”
  我翻开让我头疼的数学书。纪松明很耐心地为我讲解例题。几道题听不懂后,我把书一推:“不学了,不学了,数学注定不及格。”说完,我便去找漫画书。
  纪松明拉回我:“萧蓉,你临时不抱佛脚数学就真及不了格。”我只得乖乖去做那些把我难得半死不活的数学题。
  做完最后一道题,我伸了一个懒腰。纪松明合上作业本:“萧蓉,下周再辅导一次,你的数学就应该没什么问题了,肯定会上平均分的。”
  我不相信,能及格就很幸运了。
  纪松明问我:“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吗?”
  我喝着柠檬水,摇摇头。
  纪松明揉揉我的头发:“你笨呀,校刊啊,我经常在校刊上看到你写得文章,写的很好。你的笔名是‘草草榕树’吧,你还真爱玩拆字游戏。有一次我在校刊上看到你的照片,很温暖,想邻家小妹。”我第一次知道可以用“温暖”来形容一个人。
  我尽力掩饰自己的喜悦:“从来没有人这样说呢,你去配副眼镜吧。还有,如果我的数学没上平均分我肯定会找你的。”
  果如纪松明所说,我的数学上了平均分。我去问卢舒苑成绩时,卢舒苑哭丧着脸对我说:“萧蓉,我这次考差了。”她的数学比我低了3分。
  排名表出来,我第七,卢舒苑第八。卢舒苑挽着我的手说:“你这次考得真好啊。”这句话听起来很假,我的心一下变得很难受。破天荒地,那天中午我没有和卢舒苑在食堂外吃饭,而是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给她,独自在食堂草草吃了几口饭就回宿舍了。
  那几天,卢舒苑有意无意在疏远我,我能感觉到。下课时,卢舒苑不来找我玩,我去找她,她会找理由推脱。她在宿舍吃零食时,她不会分给我;回宿舍时,我的动作很慢,卢舒苑一定健步如飞走在我前面。
  我不应该比她优秀。我想。
  纪松明像哥哥一样摸摸我的头:“萧蓉,你没有做错。你并不比卢舒苑优秀,卢舒苑也不比你棒。每个女孩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有属于自己的光彩,都应该自卑又自信。”我不明白他说的话,只是不住地点头。

  五
  一周后,老班说:“有一个全国性的美术大赛,不过每个班只能有一位同学参加,你们准备一下,我们明天进行不记名投票。”
  “是的,准备拉票。”我的同桌嬉皮笑脸地说。
  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悦。我很擅长画画,这不仅局限于我最爱的素描,还有国画、漫画。陶桃看到我画的漫画说:“国漫有救了。”
  那天下午,卢舒苑莫名其妙地给了我一盒曲奇,“'萧蓉,我不想吃曲奇,这盒曲奇给你,你拿着吧。”我犹豫着要不要收下,她又说:“明天投我一票吧。”
  我这才明白她的用意,把曲奇还给她;“我不要,谢谢。”我又补上一句:“我明天会投你一票的。”
  第二天,老班说:“为了方便统计,我去问了一下美术老师,选了三个有实力的同学进行投票,卢舒苑、林笑希、萧蓉。”老班说完后,卢舒苑看了我一眼,估计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我擅长画画。不过我还是遵守承诺在纸条上写下了“卢舒苑”三个字。
  当我看到卢舒苑统计完票数从办公室出来时脸上开心的笑,便明白了一切,不免心灰意冷。
  同桌对我说:“你和卢舒苑好像只相差一票,我投的是你。”
  “哦,谢谢。”
  如果我没有答应卢舒苑,投自己一票,那么,参加比赛的人就是我了吧。或许卢舒苑永远都是美丽的,连上帝都不忍看她伤心失落。

  六
  投票后的那个周末是我十五岁的生日。我本想自己给自己买份礼物独自过个生日,但陶桃天天在我耳边说:“萧蓉,生日要请我啊。”我答应了。
  我打电话告诉了纪松明,让他也来庆祝了我的生日。
  纪松明试探地问:“我可以带一个人来吗?”
  “是谁啊?”
  “一个你很熟悉的人。”他不肯再透露什么了。
  生日的前一天,我带着所有的积蓄去蛋糕店订了一个巧克力蛋糕,又去超市买了一些零食和饮料。途经饰品店时,我进去买了一个昂贵的发卡,然后一文不剩地回家了。
  生日那天,陶桃最先来,送了我几本绘本,都是我的最爱。
  门铃响了,我去开门,是纪松明,他的身后是——卢舒苑!纪松明向我解释:“卢舒苑也来了,是我让她来的,你不会介意吧?”
  “不会。”我摇摇头。
  卢舒苑拉着我的手,说:“萧蓉,对不起,上次月考你第七,我第八,我一直认为自己是最优秀的,容不得身边的人比自己的优秀,所以我有意在疏远你。但是我没有把你当成我的陪衬,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投票时,听到老班说出你的名字,我很惊讶,我觉得你肯定不会投我的票,我拉票也不公平,没想到你还是投了我的票,我认识你的笔迹,我已经去跟老班说了,让你去参加比赛。”良久,她又说:“我们还是好朋友,好吗?”
  我点点头,“其实你一直都很优秀,我有时会羡慕你。"
  纪松明摸摸我的头:“萧蓉,傻丫头,我们快来吃蛋糕。”
  纪松明、卢舒苑、陶桃都走后,我找到了一个袋子,里面是一条裙子和一条手链,还有一张纸条,纸上是卢舒苑清秀的字迹:萧蓉,生日快乐!裙子是我送的,手链是纪松明送的。
  我穿上了裙子,戴上了手链和发卡。我在穿衣镜前转了一圈,裙子像花朵一样绽放。裙子达到我的小腿肚,露出纤细漂亮脚踝。柔软质感的面料亲吻着我的每一寸肌肤。素净的裙摆上点缀着精致的蕾丝与流苏。腰间一条细细的粉色丝带轻巧地系住一个小小的蝴蝶结,自然地垂下来。领口简单素雅的蕾丝足以令每个女孩爱不释手。这一切都美得好像童话。
  看着镜中的自己,我明白了纪松明那时所说的话。我第一次觉得这段葱茏年华是那样值得珍惜。


阅读(597) | 评论(1) | 字数(4772)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年少时的友情都是这样的吧,或许今天吵架,明天就会手牵手进课堂。语言流... 过眼云烟 2014-06-18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