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2月号精彩绽放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一切都是以为

一切都是以为

◎作者:千兰  ( 2013-01-19)


  一
  得知我第一次月考考了全班第二名的时候,我高兴得怀疑老班把排名表弄错了,掐了我的同桌的手一下。
  “哎呦呦,沈瑾月,你个神经病,掐我干嘛!”她甩甩白皙的手,不满地朝我吼道。
  我这才想到她这次月考考得不好,心情很糟糕,忙向她道歉,“俞子,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考了第二名……”
  她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惊讶:“啊,你考了第二名,比班长还考得好,班长才考了第五名。”
  我的心中一下子升起一股优越感,觉得暑假没上补习班是正确的。小升初的时候,我意外的考上了重点初中,爸爸让我去上补习班,免得初中时学不懂,像小学时那样成绩时高时低。我坚持不上补习班,虽然跟爸爸吵了一架,不过却无忧无虑地度过了一个没有作业的暑假。
  俞子摸摸她的被我掐过的手,说,“这样吧,你掐了我,为了补偿我,你请我去吃甜品吧。”
  我只得点点头同意了,也算是庆祝我的排名比班长还高。
  放学后,俞子拉着我走过两条大街,三条小巷,途中经过了三家奶茶店,两家面包店,一家自助餐才走她所说的甜品店——一棵树。一棵树装饰得很好,店外摆着一个黑板,彩色的粉笔写着最新出的甜品,玻璃门的门把手上挂着“open"的木牌。走进店里就会发现一个很小的柜子,各种颜色的马卡龙放在心形的盘里,规规矩矩地等着像我和俞子一样的吃货把它们吃掉。白色的木地板在脚下被踩得“嘎吱嘎吱”响,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的书柜里是摆放凌乱却又温馨的绘本,头顶是白色的贝壳风铃,稍抬头碰到了风铃就“呼啦呼啦”响,清脆悦耳。
  俞子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瑾月,这个甜品店是不是很好啊?我是不经意间发现的,你不要把这个地方告诉别人。”
  我点点头,有时候,一个美丽清净的地方对某些人来说的确是一个秘密,守护秘密的感觉很好很好。
  俞子点了两块蛋糕和两碗红豆冰沙,“这里的东西都好贵,不过很好吃。这次你请我,下次我请你吧。”
  我小口吃着蛋糕。友谊应该就是在那里滋生的……

  二
  不久后,学校便举行艺术节,每个班都必须有一个节目。老班说:“为了不耽误你们学习时间,这次就让柯如栀表演钢琴独奏,而且这次艺术节也是由柯如栀和八班班长一起主持的,柯如栀不会怯场的。”柯如栀是班长。
  老班说话的时候,俞子正在看小说,老班说完,俞子就对我小声说:“艺术节,真好呢,又不用上课了。八班班长长的很帅呢,他也是八班的体育委员,我上体育课的时候见过他。”俞子一脸花痴。
  我这才想起我们班和八班的体育课是在同一节课,但是是不同的老师。八班的体育委员,大概就是那个每次跑步都是第一,打篮球打得最好的那个男生了吧?
  艺术节时礼堂上的男主持的确证实了我的猜想。俞子说他长得很帅,我也这么觉得。他不同于那些整天只知道读书的书呆子,他有分明的棱角,清晰的脸庞,狐狸般迷人的细长眼睛,还有狡黠的笑。
  俞子用胳膊肘碰碰我,“侯利卓长得很帅吧?”
  侯利卓?我在心里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第一时间想起的是年级前三十的排名表,“侯利卓”三个字在第一位。
  我装作不经意地问:“你喜欢他啊?”
  “不啊,我不喜欢他,我比他高呢,不合适。”俞子玩弄着手指,“我妈不准我恋爱,包括暗恋。”
  我指指舞台上,“好了,马上就是柯如栀的钢琴独奏,要认真听啊。”
  柯如栀的手间,流出如水的音乐,礼堂静谧。一曲弹毕,台下掌声雷动。我在鼓掌的一瞬间,想,要是我也能像柯如栀那样有勇气在舞台上表演,那么,即使没有很好的成绩,我也愿意。

  三
  那次艺术节之后,上课我总会忍不住开小差,往隔壁张望。老师偶尔抽我起来回答问题,我也一脸茫然。
  我每天就期待着体育课的来临,但是一周两节体育课总有一节课被上成数学课。然后我每次上厕所都拉着俞子绕道从八班的门前经过,希望能够看见侯利卓。
  我的行为告诉我自己也告诉俞子,我喜欢上侯利卓了。
  俞子拍拍我的肩膀,"瑾月,你要好好学习啊,不然就会被柯如栀超越的。放心吧,我会帮你收集侯利卓的消息。”
  我朝俞子一笑,“你好像我妈妈。”
  俞子朝我翻白眼,“你这人怎么能这样呢,好心当成驴肝肺。”
  “谢谢你啦,放学一起去看书吧,我最近想看三毛的书。”其实我是看到图书馆的借书记录上侯利卓借过三毛的书。
  “好啊。”俞子很爽快地答应了。
  放学后,我和俞子去了学校旁一家很大的二手书店。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了三毛的书,不过书是崭新的,也很便宜,我想都没想就买了下来。俞子买了几本几米的绘本,“瑾月,三毛的书你看完了要给我看啊。”
  我点点头。

  四
  期中考试成绩下来,我退步了一名,排到了第三。俞子的成绩也退步了,不过她很为我着急,"瑾月,你如果每次退步一名,三年以后,你就排到三十多名了!”
  爸爸知道我退步了一名,气得暴跳如雷:“怎么退步了一名?上次考了第二名就骄傲了,就应该退步了?我就说嘛,不参加补习班成绩怎么会好?你上次就是比较幸运而已,这次考差了吧!你必须去参加补习班,嗯,我明天就去给你报两个补习班。”
  我知道我再也没有任何理由反抗了。爸爸永远都是那样,一点小事就小题大做,哪怕我的排名只是下降了一名。
  我走出家门,心情糟糕透顶,不知不觉中竟然走到了“一棵树”。我推开玻璃门,走到和上次一样的位置,却看到了柯如栀,而她的对面,竟然坐着侯利卓!我很吃惊,转身离开了“一棵树”。还好柯如栀没有看见我。我松了一口气。心情比原先还要糟糕,或者说是伤心。我在路边买了两杯奶茶,几口就喝完了。
  我以为柯如栀和侯利卓只是偶然在一起主持,没想到他们原来早就认识;我以为我喜欢侯利卓上天会知道,会让我跟他说一句话。我以为我和侯利卓会相识……
  原来,一切都是以为。

  五
  看完了三毛的书,我把它借给了俞子。俞子高兴地说:“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怎么会忘?我记忆力还是挺好的,只是你一直都没有发现而已。”我努力为自己辩解,“哦,我打算去参加学生会文艺部的竞选,你觉得我能选上吗?”
  参加学生会是柯如栀前几天从政教处开会回来说的。我本来并不想参加竞选,但是我听说柯如栀要竞选文艺部,不知是因为什么,我也就报名参加了竞选。
  “你会什么才艺?我怎么不知道?”俞子问。
  “我会跳芭蕾。”我轻松地踮起脚尖,旋转了一圈。
  俞子一脸惊羡,“那你肯定能选上。”
  我微微一笑,心中也对自己充满肯定。
  爸爸知道我要去参加竞选,他惊讶地说:“算了吧,就你的芭蕾舞,跳那么差,别丢人了,肯定选不上的,要不是你妈当初执意让你去学芭蕾,我才不会让你学那破舞蹈。”我没把爸爸的话放在心上。从小到大,他几乎都是这样很少夸我,只会批评、指责我,让我的信心瞬间破碎,但妈妈却说爸爸这是为我好,尽管我不赞同妈妈的话,我却一直把爸爸当成最亲的人。
  或许我终究还是比不上柯如栀吧。学生会的很多人都认识柯如栀,都把票投给柯如栀,柯如栀很顺利地进入了文艺部。而我,真的如爸爸所说,没选上。
  俞子安慰我:“瑾月,没事啦,你比柯如栀棒多了,柯如栀她就是靠运气才选上的,你是真正有实力的。哎,我收集到了很多关于侯利卓的信息,你要不要听?”
  “侯利卓?”我轻声念道,“不用了呢……”我抹抹快要滴下的眼泪。

  六
  我现在已经不期待体育课了,数学老师还是把其中一节体育课上成数学课,不过,这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
  以前是每周都要轮换一次座位,大家都觉得太麻烦,索性不换座位了。现在,我就一直坐在靠窗的位置,一抬头,就能看见对面的八班教室,还有专心致志的侯利卓。我现在一般不抬头,都是埋头写作业。
  我考试考差了,俞子都会很细声地安慰我:“没关系啦,还有我给你垫底呢。”
  我渐渐喜欢上坐在篮球场旁的阶梯上看男孩打篮球,看他们飒爽的英姿,投球时跳起的瞬间,奔跑时飞扬的衣角。当然,俞子也陪着我,和我一起边看男生踢球边听音乐。如果我没有掐俞子,也许我和她仍会形同陌路,是对方生命中的过客。
  有时候遇到很伤心的事或是很高兴的事,我和俞子都会去“一棵树”。“一棵树”就像是一条线,把我和俞子连在一起,总会不约而同的去那里。
  爸爸去给我报了两个补习班,一个是英语,还有一个是数学。他对我说:“数学和英语很重要,一定要认真学啊。”我点点头,为让爸爸放心。
  后来,俞子突然转学了,都没有跟我说一声。当我看到俞子桌上送我的三毛的书还有几米的绘本时,我就知道,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像俞子那样了,再也没有人跟我一起听音乐,再也没有人带我去“一棵树”,也再也没有人陪我哭陪我笑了。
  也许,我的年华只能是这样,平淡无奇,偶尔泛起涟漪。我以为会有一场向往的爱情,却得到了一场没有结尾的暗恋;我以为我和俞子的友谊会天长地久,没想到她那么快就离开;我以为我终有一天会在全校面前表演自己擅长的芭蕾,能感受到目光的交织,白炽灯的闪耀,结果连文艺部都没进入……我以为一切都会很美好。
  但是,平淡才是生活的本身,能在最美的年华遇见最好的事情,我已经很幸运了,不是吗?  


阅读(653) | 评论(1) | 字数(5450)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再孩子的世界里看到这样一片文,很不容易啊,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希望你... 光羽夜 2013-01-27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