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岁岁茶香

岁岁茶香

◎作者:小荷思雨  ( 2012-11-24)



  老街的人都好饮茶。
  闲暇时聚到一起,说着说着,就拉着别人的手笑开了:“到我们家喝杯茶吧。”
  连我们这些孩子,说话时也沾染上了幽幽茶香呢。
  “到我们家喝杯茶吧。”“到我们家喝杯茶吧。”我和阿葵玩着游戏;一棵青草,一块石头,一朵小花,几块泥巴,此刻都成了我们的好玩伴。现在,我正准备请阿葵到我们家“喝茶”呢。细细的藤蔓儿,被我缠绕成了一个茶杯的形状;绿色的叶子呢,就充当茶叶吧……
  我们玩得不亦乐乎。
  “咱们这条街上搬来了个叔叔,姓涂!”突然,四果汤跑到我们面前,巨大的黑影遮住了地面上的“茶杯”,影影绰绰,看起来杯底的茶叶都展翅欲飞了。
  阿葵瞪了他一眼:“去去去,你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清楚。可别干扰了我们招待客人的游戏。”
  “真的,真的!”四果汤的脸都涨红了,一只手在空中轻轻地挥着,“他的我的新邻居,就是住在有牵牛花的篱笆墙后边!”
  我们最终还是信了。
  第二天,那位叔叔就开始融入老街的生活了。
  他在巷尾摆了几张木桌木椅,上面有特别精致的镂空花纹,还有木头的年轮印记。我们喜欢上了那儿,总想永远待在那里,看夕阳在那一个个凹陷的地方打着滚儿;喜欢上了他在桌上缓慢地摆上一套青瓷茶具时,眼睛里氤氲着的水气。
  到了那里,所有吵闹声都会消失;我们紧闭着嘴巴,默默望着茶摊。
  “这种白底蓝花的杯子,叫做‘若深杯’。你们知道么?与若深杯,与茶,与我的祖辈相关的故事,可不少呢。一切,都留给后人想象揣摩。”他轻轻地念叨。
  烧仙草开口了:“若深杯?为什么?它一点也不深啊!”
  “茶是素净之物,茶具自然也要有些讲究罢。‘若深’是康熙年间制陶名家的名字,他所制造的‘若深杯’色阶丰富,或工笔或写意,是当时青花瓷中的楚翘啊。若深一生都未被世俗名利所蒙蔽双眼,他最终消失于人世。或许是退隐山林,还是成了仙人呢?”他的一句话似答非答,说得我们似懂非懂的,不知说些什么,只是对面前的茶具有了些敬畏之感,。
  他先将茶叶放于茶洗之中,用煮沸的开水细致冲烫过了一遍,随后,便把茶洗中的水倒掉,将茶壶放于茶洗中,用镊子夹起一小簇碧绿的茶叶,盛放在茶壶里。
  开水冲了第一遍茶,倒掉;第二遍茶,倒掉;只有第三遍,他才满意地拿出了一泡色泽浓淡均匀的茶。
  “这叫安溪铁观音。”他喃喃地说。
  他用一只手指头小心地按住茶壶盖,均匀地往围成一圈的茶杯中斟茶:“孩子们,要试试看吗?”
  我们啜饮了一口,那香气在舌尖轻轻萦绕,一阵酥麻,感觉心也浸润在一片翠绿茶叶之中。我还细细地抿了一口,让香气浸透肺腑,舌留余香。
  “谢谢你,茶叔!”四果汤突然开心地唤了一声。
  “茶叔,你就是我们的茶叔!”我们高声嚷着。
  是呀,没有什么比“茶叔”这个名字更适合面前的他了。泡的一手好茶,又对我们如此的关怀,他的心里,也漾满了悠悠茶香吧。
  我突然笑了:“茶叔,你泡茶技术这么高,您的祖祖辈辈一定都善于泡茶吧?”
  茶叔轻轻地“嗯”了一声,微微地低下头,目光里竟没有兴奋,眼前那层氤氲着的忧伤水气依旧笼罩着,没有散开。
  或许,他心底有什么悲伤的事儿吧?
  我和阿葵对视一眼。心中,突然涌起茶叔刚才说的话“与若深杯,与茶,与我的祖辈相关的故事,可不少呢。一切,都留给后人想象揣摩。”
  望着面前荡漾在杯底的醇香茶叶,我,便沉浸在了一片青绿色的想象中——
  依旧是茶摊。依旧是古朴的木桌木椅。依旧是白底蓝花的若深杯。
  “啪”,桌子震动的声音清脆响亮,久久萦绕:“一杯碧螺春!”一位长着络腮胡子的人一拍桌子,声音豪爽。
  他就是当今令人闻风丧胆的江洋大盗。
  其他几位品茶之人,急忙避开。
  “碧螺飞翠太湖美,新雨吟香云水闲。客官,给你嘞!”茶叔的祖先笑着走来,端着若深杯,眉眼里流淌着热情好客的气息。
  大盗有些意外,他本以为茶摊的人都会远远避开。他早已习惯了这一切,习惯与朝廷官员做对,在漆黑的夜晚里劫去他们宅中的珍贵器物;习惯了在刀光剑影中奔走;习惯了夜不成眠,静静默读武林秘籍的生活……
  他觉得自己并没有错,自己只是一身正气嫉恶如仇罢了,自己只是与面前的生活格格不入罢了。为什么皇亲贵戚一出生就能享受锦衣玉食,而自己只是贫寒家庭中的一位无名小卒呢?他要证明给世界:我是一个无人能敌的人!
  他端起碧螺春,呷了一口。银澄碧绿的茶叶在口中轻轻荡漾,清甜弥漫,带着山林的嫩绿。那是自己家乡的味道!他们家就住在山上,每天,他们都能听见竹露的清响,都能看见绚烂的朝阳。此时此刻,他总会微笑着唤声“爹,娘”,然后到山下的井里挑几桶水。金色的阳光总如细细密密的丝线,在桶上荡漾……
  这茶,如清泉一般,轻轻淌入他那干涸已久的内心,霎时间,青草摇曳,如花盛开。
  他站起来,把铜钱轻轻地放在桌上,泪水在脸上纵横流淌。父母最大的期望就是他能平平安安幸福快乐,而不是当个奔走江湖的大盗。
  是呀,他还年轻气盛,人生的舞台上,他还能扮演更精彩的角色!
  他想,他是得回家了……
  我把这个想象,这个故事告诉了茶叔。他笑着摸摸我的头:“谢谢你,孩子。”那忧伤的云雾在一瞬间散开了,可低头,又笼罩了上来。
  烧仙草也开口了:“我,也有个故事。”
  依旧是茶摊。依旧是古朴的木桌木椅。依旧是白底蓝花的若深杯。
  已是现代了。
  一位老人步履蹒跚地走来,太阳映照在他的背后,像一枚老迈的果实。
  “收……要收摊了吗?”他轻声问。
  茶叔的至亲急忙摆手:“不,大爷,您请喝杯茶吧。”
  “嗯。嗯……”老人点点头,斜靠在木椅上。
  “您要什么茶?”
  “一杯苦丁茶就行。”老人回答道。
  苦丁茶端上来了;微苦,但带着淡淡的清香。老人抿了一口,带着回忆的味道,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他老了,老了。他不止一次向儿子和儿媳妇抱怨过自己的衰老。
  他连连啜饮了几口苦丁茶,苦涩而甘甜在嘴里交织,轻轻地打开自己的心扉。他突然笑了,开心地大笑起来,像个顽童一般。
  是想起年幼时对芦花鸡指指点点,好奇万分吗?是想起灶膛里橘红色的麦秸草吗?是想起抓泥鳅时摔了个四脚朝天吗?是想起自己用瓜叶遮凉的情景吗?是想起自己和伙伴追着一只蝴蝶就忘了回家了吗?
  老,他就是不服老!他还有颗快乐的心啊!
  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了,苦丁茶的味道还在嘴里荡漾……”
  “好故事!”我连连拍手。
  “好故事啊,好孩子们!”茶叔也连连拍手。
  我们讲了好多个故事,从古代说到现代,均是一杯茶改变了人们的心境……听着听着,茶叔笑开了,那眼里的忧伤云雾彻彻底底地消失了,连阳光也在他的眼里跳跃着了……
  那天下午回家,才听阿葵隔壁的陈婆婆对我们说,茶叔原是一个画家,过着“云游天下”的生活。他的父母在一个月前去世了,无法排解忧伤的茶叔,离开伤心之地,才来到了我们身边,他想,用若深杯来泡茶,或许就能排解心绪。
  于是,每天下午,我们都会来茶叔的茶摊,说故事,喝茶,悠闲无比,看到他的笑容,我们总会无比喜悦。
  “茶叔,我们都羡慕您了,祖祖辈辈都是‘岁岁茶香’!”有一次,我微笑着说。
  “孩子,谢谢你们,祝你们年年岁岁,都拥有幽幽茶香!”茶叔笑着抚摸我们的头。
  茶叶在杯底轻轻漂浮,茶香氤氲,心底吐露出一个芬芳的春天。

  
阅读(511) | 评论(2) | 字数(3282)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第一次看到小孩品茶香 行云流水 2012-12-08
2.  泡茶、品茶,茶叔用不紧不慢地生活想要舒缓心中的丧亲之痛,清淡的茶加上... 小予 2012-12-04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