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白色蕾丝裙

白色蕾丝裙

◎作者:千兰  ( 2012-11-24)


    
  1
  我很平凡,我没有出众的外表,也没有过人的聪慧,成绩中等,考试时没有一个老师会指望去帮他那到奖金,甚至初一时开学三个月数学老师都叫不出我的名字,不过现在初三老师叫得出我的名字了。我也会偶尔在历史课上睡会觉,也会在桌子下面偷偷看安妮宝贝的书或者是《青年文摘》。
  我不仅平凡,而且冷漠。男生们不敢来惹我,那帮破“狗仔队”也不敢编我的绯闻,所有人都对我敬而远之,他们都怕我冷冰冰的眼神。我就像是一个隐形人,人们都看不见我,更不会在意我的存在。我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朋友,也没有人了解我,我活得很开心,很快乐。
  但偏偏就要一个大大咧咧的人硬要闯进我的世界。
  那天下午,我来例假了。当然妈妈给我讲过,但我并没有准备。下课铃打响,我起身发现椅子上有一枚红迹,心跳不止,马上坐下,再也不肯起身。终于熬到了放学,我收拾好书包,将书包带放至极限,先背上,才磨磨蹭蹭从座位上站起,用手摸了摸,还是没有掩盖住。只能最后一个走,才能不被同学发现。
  我又坐下,把书包放下。教室里只有几个同学还在磨磨蹭蹭地笑着收拾书包。我不耐烦地看着他们,希望他们快点离开教室。三个,两个,一个……烦死了,秦韵怎么还不走?我一边看着坐在收拾书包的秦韵一边小声嘀咕。
  秦韵突然回头看我,我也看着她。四目对视,我的脸变得通红。秦韵关切地问:“宋紫萱,你收拾好了书包怎么不走?”
  我冷冰冰地说道:“没事,我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
  “不对呀,上午教室才大扫除,你打扫什么卫生?”秦韵小心翼翼地问:“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我不耐烦的说:”你收拾好了就快走,别多管闲事。”
  秦韵走到我面前,用手把我从座位上拉起,看到了我椅子上的红迹。她把外面的校服脱下来,露出里面的短袖,大大方方地把校服递给我,“哈,给你。”
  接过衣服,往腰里一围,用袖子在旁边打了个结,平淡地说:“谢了。衣服我明天会还你。”然后抓起书包走了出去。“你等等我!"秦韵在后面喊我。
  我才不想和她一起回家。于是,我走得飞快,想尽快甩掉她。当我站在校门口沾沾自喜时,秦韵又出现了,她拍着我的肩膀说:”宋紫萱,你走那么快干嘛?”
  我没好气地反问她:“有事吗?”
  “有啊,我要送你回家。”
  “不用了。”
  “不行,我妈妈看见我不把校服带回家,肯定要大发雷霆的。”
  “好吧。”我找不出理由来拒绝她,只得勉强答应了。也好吧,路上有个伴说说话解闷也行。
  黄昏的阳光柔和而又温暖,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微风时不时吹来,漾起我的乌黑的长发。夕阳照在树梢,在地面洒下斑斑驳驳的碎影,秋千也微微荡起。
  一路上,秦韵一边说着无聊的笑话一边哈哈大笑,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但是我的心里还是蛮开心的,第一次有人不怕我冷冷的目光。
  “好了,我到家了,校服还给你,谢谢。”我解开衣服,把它还给了秦韵。
  秦韵拿着校服,惊讶地问:“都到你家门口了,你也不让我进去坐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
  “得了便宜还卖乖,从小到大,没有一个同学跟我一起回家,你还想进我家玩,不行!你还是回你自己家去吧。”这话终究没说出口,变成淡淡的一句“好吧,进来吧。”毕竟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门刚打开一条缝,秦韵便跑了进去,东瞅瞅,西看看。“你家太漂亮了,我妈妈天天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秦韵把白色蕾丝窗帘缠着自己身上,“哈,白色蕾丝窗帘变成了白色蕾丝裙,真是漂亮!我最喜欢蕾丝裙了,特别是白色的。听说穿上了白色的蕾丝裙就会变成世界上美丽的公主!”
  我承认我家是挺漂亮的,那都得归功于我妈妈。因为我妈妈严重洁癖,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有一根头发都不行,布置得整洁而又素雅。客厅里挂着巨大的白色蕾丝窗帘,餐桌上铺着粉色格子桌布,玄关柜子上的土陶罐里插着从郊外摘来的蓝色野菊花,书房的墙壁上整齐地挂着几幅老爸的油画杰作,大理石地砖也是一尘不染……
  秦韵参观完了客厅,又参观完了书房。我一直跟在秦韵后面,一声不吭,心里想着打发她走的理由。秦韵快步朝我房间走去,我大惊失色,想拦住她,但她已经推门而入。
  “哇!太漂亮了!”秦韵又一次尖叫起来。
  “有病啊,”我小声嘀咕了一句,抓住她的手腕,视图把她从我房间里拉出来。
  秦韵挣脱我的手,奔向那架崭新的钢琴,赞叹道:“这钢琴肯定很贵吧,紫萱,你钢琴几级了?”
  “已经过十级了,怎么了?”我冷冷地说,心里很不是滋味,因为我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会弹钢琴。
  “没事,怪不得我一直觉得你有一种非凡的气质。”
  “是吗?”我也喜欢别人夸我。
  “当然是,对了,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冷漠,不和周围的人一起玩呢?”
  “你们根本不了解我,好了,天就要黑了,你回去吧,今天谢谢你。”我拉着秦韵走出房间。
  “那好,我走了。”秦韵向我挥手。关上门,我叹口气,我的冷漠也源于我的自卑吧。我没有姣好的面容,也没有秦韵脸上四季不败的笑靥,跟没有优异的成绩。
  2
  我保证我只把我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我爸爸和妈妈,绝对没有告诉第三个人。但是秦韵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我的手机号码,每天晚上9点钟准时给我打电话。她给我说的全部都是一些芝麻大点的事情,全是废话:
  “紫萱,我今天吃了一块德芙巧克力,好好吃!”
  “紫萱,我今天看了一部电影,好难看!”
  “紫萱,我看了天气预报,明天要下雨,你要记得带雨伞哦!”
  “紫萱,听说XX要来我们这里开演唱会,你要去吧?”
  ……
  每次,我总是回答四个字“哦,我挂了。”我似乎能够看见秦韵失望的表情。
  在学校里,一下课,秦韵就跑来跟我唠叨,还是一些芝麻大点的事,我总是一边听一边干自己的事一边点点头。在秦韵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会多说9个字“明天别给我打电话了,”秦韵好像没有长耳朵,第二天晚上继续打电话,我已经把9点钟接电话当成了一种习惯。
  至于在学校里,我还是那么冷漠,不会多说一句话,秦韵老缠着我,叫我陪她上厕所,我一口就回绝了,秦韵还是笑嘻嘻的。细细想来,秦韵一直都是笑着的。
  3
  “下一周就是校艺术节,还缺一个钢琴独奏,我们班谁会弹钢琴?”班主任站在讲台上问我们。
  教室里鸦雀无声,没一个人举手。我趴在桌子上画着阿狸,心里暗想:我才不去呢!
  我也知道,除了我,班里谁都不会弹钢琴,就连文艺委员都不会弹钢琴,我也不会自告奋勇地去。
  “我知道宋紫萱会弹钢琴,而且弹得很好。”一个声音打破了沉默。我放下笔,抬起头,随着大众的目光朝后面看去。是秦韵!我睁着铜铃大的眼睛瞪着她,心里深深地埋怨秦韵。秦韵竟然还朝我笑了笑。
  班主任满意地笑笑,点点头:“宋紫萱,那你就参加这次的钢琴独奏吧。”
  “嗯。”我已无他法了,只得答应,都怪秦韵。我感到有两双嫉妒的眼睛看着我,一双是班长的,一双是文艺委员的。
  放学后,我急冲冲地往家赶,秦韵走在我后面,笑得像一朵怒放的花,“紫萱,你怎么不高兴啊?”
  “有什么好高兴的,你根本就不了解我。”我生气地说。
  秦韵疑惑地看着我:“你可以上台表演,应该高兴啊!”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一样爱表现自己。我虽然钢琴过了十级,但是我弹得并不好。如果我上台表演,班长和文艺委员都很小心眼,我抢了风头,她们肯定会和我作对,以后我就没好日子过了。”
  “那怎么办?”秦韵不笑了,低下了头。
  “你明天去告诉班主任我不会弹钢琴,是你弄错了,只有这个办法了。”
  “好吧。”秦韵答应了,也照做了。
  第二天,班主任在班上宣布:“宋紫萱并不会弹钢琴,是秦韵弄错了。至于钢琴独奏的人其他班已经有了人选。”
  下课后,文艺委员故意从我身边走过,傲慢地说:“还以为某人会弹钢琴,没想到只是胡说啊!”我轻蔑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看《青年文摘》,不理会她的嘲讽。
  4
  一连几天晚上我都没有接到秦韵打来的电话。我有些不安,有些焦急,更多的是疑惑。我不知道秦韵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也不知道下课后秦韵为什么不跟我唠叨。
  我终于忍不住了,拿起手机,拨了那烂熟于心的手机号码,“喂,秦韵,你这几天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秦韵反问我。
  我说不出话来,秦韵挂掉了电话。我摸着手机屏幕,只有短短8秒的通话时间。我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却又不知失去的是什么……
  因为秦韵下课不来找我,我的同桌吴扬天天壮着胆子问我:“秦韵怎么不来找你?”
  “不知道!”吴扬喜欢秦韵的事是路人皆知。
  我又变回了以前那个孤单的我。
  黄昏,夕阳西下,我在院子里荡着秋千,回忆着秦韵第一次来我家的情形……突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一条短信,秦韵发来的:你口口声声说我不了解你,你坦诚对待过我吗?
  我踩着地上斑斑驳驳的树影,的确,我没有坦诚对待过秦韵。我希望被了解,却总是用冷漠将自己封闭,把友谊拒之门外,不在乎朋友的感受。
  我要用针线缝上裂开的友谊。秦韵好像说过,她最喜欢白色蕾丝裙。我到商场买了两条不一样的白色蕾丝裙——一条给秦韵,一条留给我自己。我用一张浅粉色的信笺给秦韵写了一封很短很短的信:听说,再平凡的人穿上白色的蕾丝裙都会变成美丽而优雅的公主。你也是快乐的公主,再配上世界上最美的笑容,你就是最美丽的公主。穿上蕾丝裙就会变成公主的朋友。
  我千方百计地打听到了秦韵的地址,在中考之前,把信和白色蕾丝裙一同寄给了秦韵。
  5
  中考结束后,开了毕业座谈会。我和秦韵考上了两所不同的高中。当天,秦韵穿上了白色的蕾丝裙,像一个美丽而优雅的公主,抢夺了所有人的目光——还因为秦韵考上了全省最好的高中。
  我坐在墙角,摸着自己的蕾丝裙,注视着秦韵。我的眼里已不再是冷漠和对世界的桀骜,而是柔和和对生活的顺从。我不奢望秦韵和我做永远的朋友,只要她能穿上白色蕾丝裙,我就心满意足。
  


阅读(392) | 评论(0) | 字数(6752)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