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国省级作家协会的本站作者名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遗嘱之战(5)

遗嘱之战(5)

◎作者:展翅飞翔  ( 2012-08-26)


  5
  
  “这便是你的任务。”聂离的奶奶用一种深沉的语调说道,“还需要我再说一遍吗?你知道的,还是由族中的别……”
  “奶奶!”
  “尼琨!”
  聂离与禤尔异口同声地喊道。这位八十多岁的老人沉下了她那瘦弱的脑袋,喃喃道:“我知道,我知道……不需要这么说,我只是太担心了,聂离这么小,路上的危险太多了,虽然有这么多倚卫……”
  禤尔大步冲向了尼琨,将她轻轻撞倒,在她耳边低语道:“不可外扬,此事除你我聂离,谁也不知道。”
  “呃,我这把老骨头也经不起你这么轻微一撞——说实在的,聂离一个太危险了些。”尼琨皱起眉头,在背上抚摸了一番,重新坐正,望着大门外的晴空。
  “不会的,奶奶。”聂离居然开始撒妖娇。
  “不,”尼琨摇了遥头,继续说道,“你没有去过,外面的世界对于你来说,不仅仅是陌生,而——”
  “——十分陌生,但这又有什么关系?”聂离轻轻地说,“我们或者是我,从来都没有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十岁或八岁多大的小毛孩——”
  “那你也不是一个二十岁或二十二岁多大的成年人!”尼琨的慈祥锐减了许多,“唉,你从来不懂。”
  聂离急忙说:“但爷爷觉得我长大了,他让我去寻找法杖的!”
  “嘘!”禤尔皱着眉头,“声音太大只有坏处。”他的最后一句话声音低得使聂离只听得清楚“只有坏处”这四个字。“其实……”禤尔拉长了语调,“我也同意聂离的意见。”
  话音未落,门外传来了木头撞击的声音。“哲!”禤尔怒吼道,却没有到门外的意思。过了许多,才传来一阵瑟瑟的声音:“我……来,来找尼琨有事。”
  禤尔不听哲说什么,只顾自己继续说道:“你到底听多少?”
  “呃……刚来,到门口的时候不小心撞翻了门外的椅子,我是说……”看到禤尔的那一眼责怪与抽搐着的愤怒,立马停止了第一步的撒谎,改道:“我只听了那么一丁半点,好像只听到你和哥哥向奶奶叫……”
  “那是一开始!”可以看见禤尔的眼睛里燃烧着熊熊烈火。
  “啊!我好说错了,我的意思是……”看到禤尔冲向了他,又急忙改正,“我听到了全部的……嗯……内容,就是这意思!”
  禤尔并没有止步,他拉起哲的耳朵,痛得哲发出“哇哇”的惨叫。“不可以这样!”尼琨挣扎着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住手!禤尔,他只是一个调皮的孩子!”
  禤尔全然没有听进尼琨的半个字,但看到她想从椅子上爬起来,动作减缓了很多,但哲的尖叫志不审没有减弱的样子。“不听话,不听话,不长记性,专门爱听大人的谈话。”禤尔急促地说,这些字眼就像子弹一样,密密麻麻地砸在哲的头上,“除了这些,你还能干什么?你还能干什么。调皮捣蛋,从尼琨那儿学了什么东西!”禤尔又是一拎,最后把哲放了下来。他在地上重复着之前的的大叫,但这已经与疼痛互不相干了,变得空洞,不让人信服。
  “他学到了很多东西!”尼琨终于站了起来,但一下子又被聂离轻轻按了下去。
  “——我想,你也是有意图。”禤尔对哲的说话声盖过了尼琨的声音。
  然后,他们都进入了一种沉寂,没有人再说话,这是一种让人感到透心凉的宁静。“是的!”哲的声音打破了一切,尼琨与聂离惊讶地看着他,“我……我也想要去找那个什么来着的?”
  哲使劲摸了摸脑袋,但还是记不起来。
  “冷焰?”聂离皱起眉头,摆出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当然!”哲蹦了起来,“冷焰法杖,我也要去找,那一定十分有趣。我想哥哥一定会同意的,是吗?”他把头转向了聂离,兴奋地说。
  “不行!”尼琨与禤尔一齐说道。“我的意思是——”禤尔把两手摊开,耸了耸肩,脸上带着讽刺与挖苦的嘲笑,“做梦!”
  “说不行的是我!”哲生气地跺了跺脚,突然,他脸上紧紧绷着的眉头舒展开来了,撅着的嘴巴变成了开心的微笑,“好吧,算了,没事,我不打扰你们谈话了,你们继续吧。”于是,便踏着轻巧的步伐,走向了门外。
  “慢着,别走!”禤尔的愤怒在刹那间转成了惊恐,“快回来,你听到了一切,回来,你可以去了!”
  “哈哈!”门外传来了一阵欢笑,哲又踏着轻快的步伐走了回来。聂离鼓励似的朝哲挤了挤眼,哲也向他眨了眨眼表示回应。
  
阅读(358) | 评论(0) | 字数(1797)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