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我与我的小学老师

我与我的小学老师

◎作者:李子木  ( 2012-01-28)


  小学教过我的老师有很多,但我对我的三(五)班,以及三(五)班的两位老师,始终保持着完整的记忆。我不知道这短暂的两年的时光中,这些记忆是怎么被一点一滴地刻在我的心上的,这些记忆一直在我心中沉默着,它们若有如无,像是心灵里某个意味深长的章节,让人流连忘返,若有若无,勾起你的回忆。时间像火车驶过一站又一站,让记忆可以用心回味,也许那些点滴温暖让人回忆时还能忍不住笑出声来,有些事中还夹杂着后悔、伤痛,但这些记忆才更像是记忆,它们沉默的时候我总是这样想。
  杜老师是咱语文老师,同时也是班主任。她给我的第一印象便是慈祥与有耐心,无论是谁,她都用笑去对待,让人的心里十分温暖,以至于到四年级,我们也很少看到她发过脾气。数学老师杨老师个子不算高,但酷爱运动服,让人觉得他非常时尚,每当我们看到他,他必是穿着一身名牌运动装,而且他经常就是穿一整套,上身下身搭配的很好,让人一看就觉得是个阳光、热爱运动的小伙子,的确,他还比较年轻,这样说一点也不为过,他对我们也十分严厉。不过,他虽然喜欢穿运动服,但他爱不爱运动我就不得而知了,我觉得这些并不重要。不管我想的对不对,反正我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样的,还有,他站在我的面前,会使我有一种压迫感,感到心跳加速,眉头常常是皱得紧紧的,大有“横眉冷对千夫指”的风度。他虽然个子不高,但当他站在我面前时,我会觉得他人高马大,当然,那只是那一秒钟的错觉罢了。两位老师对我的第一印象都是胆小,这里的胆小是指我上课不敢举手发言,这点我承认,因为现在初一的老师也是这样评价我的。但是,我记得我从一本书中读到过,人的第一印象有时并不准确,不过是指主观印象,而不是客观事实,慈爱还是慈爱,时尚还是时尚,我胆小还是胆小,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刚才说我不敢举手发言,没错,这点我是一百二十分承认的。在语文课上我从不举手,有时老师什么也不管就点我起来,情况好的时候我还会回答,如果是我不会,我就要尴尬地站几分钟了。咱杜老师与其他老师不同,如果我们上课回答问题回答错了,或是点起来不会回答的,只需站到下一位同学发言时就可以坐下了。全班朗读课文,同学们都吼起来读了,那声音,让我震耳欲聋,唯独我一个人的声音小得可怜,我自己都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然后杜老师就会轻轻将耳朵放在我的嘴边,我就会立马提高声音的分贝,这时老师就会满意地点点头。
  一次公开课上,又到了回答问题的时候了。那时我心里十分紧张,不敢抬头看老师,这可是公开课呀,后面坐着那么多老师,千万不要点我。这时,我还是忍不住悄悄撇起头望了一眼杜老师,刚好杜老师也正在望着我,我们俩的视线对撞了,我的心里砰砰直跳,果然,我预料中的事还是发生了。她点了我的名字。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柔和、温暖,我站了起来,这次我是真的不会了,我小声嘀咕着,是什么呢?老师竟然冲我微微一笑,当时我心里满是疑惑,就算是慈祥,那也没到这种地步吧。她说,你说的是对的,大点声。我这才反应过来,也许是我说“是什么呢”的口形与答案碰上了吧,嘿嘿,我还暗暗得意。真是得意早了,结果我还是没有答出来,不过老师也没怪我,我对杜老师也又多了一些好感。
  杜老师喜欢评奖作文,每当改到优秀的作文时就会让我们拿出评奖本,她点评,我们记录。弄来弄去,受到夸耀的总是那几位同学,我心生羡慕,但好事总也轮不到我身上。我的作文常常都只是中等,老师说只要加把劲就可以了。记得班里的同学有篇作文发表了,老师就要了她很多作文的打印稿,我也下定决心一定也要发表篇文章。于是我在读写上费了更大的力气,但数学却开始后退。在不久后,我的一篇作文终于被老师当范文在全班评奖了,心里的确很甜。随后,老师也常常要我打印作文交给他,我们的交流也多了。四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篇作文名叫《看妈妈杀鳝鱼》,是我第一篇被表扬的文章。我现在再次把它给找了出来,不明白老师为什么要表扬这篇文章,现在真的觉得好幼稚,也许是现在提高进步了觉得当初的文笔是稚嫩的,也许是老师为了鼓励我才这样做的,用“善意的谎言”鼓舞我更加进步,又或者是那篇文章流露的是真实情感。我想,无论是怎样的原因,我也应该更加努力吧。
  杜老师能读懂我的文字,她也读了我作文之外的很多东西。她愿意分享也乐意感受我内心的世界,我的作文才一点点慢慢进步,尽管现在语言还有点瑕疵、稚嫩,但她是我进步的见证者。咱杜老师,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场合,无论对谁,都能慈祥面对,都能温暖我们的心。我更喜欢
  杨老师很严厉,我的数学成绩就是在四年级开始下滑的,他的声音具有磁性,常常就是绷着个脸。我数学成绩一般般,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要对我那么好,我想,杨老师最初能喜欢我,多半是由于杜老师的宣扬吧。我不知道我怎么给他留下了一个好的印象,我上课胆小,但下课后的疯狂就全被暴露了,但两位老师都没看到过,不是我刻意伪装,而是刚好他们都没有看见。
  班里有同学不听话,是男生就打手板,是女生就罚写作业。所以有一阵子,我看到他就想跑。又一次做课间操我偷懒我没下去,我就先做好心理准备,如果他要打我我就对他说,君子动口不动手。但他却对我笑,并没有按常规出牌,说,是不是生病了?或者脚扭伤了?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我怔住了。一次放学后我偷听他与其他同学家长的谈话,他坦然说,我打过您孩子,或者是,我罚过您孩子写更多的作业。家长们都笑着说,现在的孩子呀,该打该罚,您这是帮我们教育呢。不知道家长们是客气话还是真的领情呢?原来被打被罚的都是最调皮的孩子。
  虽然他们对每一位同学都有着关爱,但他们也会偏心。偏爱尖子生和那些听话乖巧的学生,对他们包含了更多的师恩与照顾,做错事后,老师对他们更加严厉,但包含更多的心血,未必就能被更好的珍惜。我一直有一个疑惑,在老师心里我是属于哪一类的呢?还有,我所拥有的友谊大部分都是差生和中等生给予的,那些尖子生、优秀生与你早已生疏的如同路人。
  这就是记忆,有的可以回忆一辈子,有的却可以被遗忘的片甲不留。
  我相信这一切都出于爱,而不是教师的责任、义务。在回忆的暖意中,不是所有人都会无动于衷,那些曾经被罚的孩子都说老师教育的好,想起曾恶劣的他们,他们都说该打。老师也一定会很欣慰吧。时光的打磨和成长的修正,使一切都得到了圆满的释然。请让我说一声,老师,我爱您!也许这不是一声感谢就可以完结的,他们,曾经是我的老师,永远是我的老师。
  一些在别人看来微不足道的细节顿时涌入脑海:我有肠痉挛,每当发作时,同学们都不理我,只有老师关切地给我取暖、倒水;考试失利时,同学们的冷嘲热讽让我自责、伤心,老师却只有安慰与鼓励;教师节我祝福他们,我却被他们拉出去像一家人一样吃饭……这些细节就像花香,不会散去,它们关乎着我的成长,却不在乎是显露还是隐藏。
  我的八岁,我的童年,我的灿烂世界,虽然正在远去,但也偶尔会抽出往事,慢慢回忆,丝丝绕绕,酝酿着怀旧的情绪。对于我来说,无论岁月怎样逝去、如何更改,我还是那句话,他们曾经是我的老师,永远是我的老师。
  短暂的回忆,要用一生去回忆,一旦想起,都觉得幸福无比。


阅读(314) | 评论(0) | 字数(2847)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