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纪少年作家》2018年10月号出版面世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花青衣

花青衣

◎作者:amy艾米  ( 2011-11-22)


  黛眉浅蹙,青褶素颜,她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都扩散成他脸上的笑容。 
  
  他说,素儿,是他今生最美的新娘。 
  
  他说,他要娶她。 
  
  
  
  [Ⅰ.黛玉葬花] 
  
  衣袂飘飘,裙摆飞扬。 
  
  台上的青衣(此处严格指闺门旦)愁眉不展,幽然吟道:“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   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正髻扎在头顶,小旦素儿把素色长袖轻甩,以绢掩面,锦帛下的双眼红妆正浓,却被接连的泪水冲花。鲜艳的胭脂成了她苍白脸色上唯一的亮点。挥舞双袖,慢慢的,她低下身来,在肩上担起花锄,锄上挂着花囊,手内拿起一把花帚,扫一片落英缤纷。 
  
  放眼望去,落红满地,尽头花冢,抖一世间芳香。花儿凋谢飘飞,飞舞满天;鲜红的颜色消褪,馥郁的气息散去,有谁怜惜花?可又有谁怜惜我? 
  
  沃土成了萎蔫的花的归宿,可我却为何如此薄命红颜,我的爱人啊,你何时能明懂我的心? 
  
  本来是闺怨幽寂,哪知素儿情郁于中,不能自已,一种恐惧感涌上心头,泪水泛滥,直到眼前一片朦胧。 
  
  台下的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哭,所有人都认为红颜薄命的“黛玉”生了宝哥哥的气,躲在一边葬花哭泣。此时的素儿掩绢拭泪——模糊的世界,她便将眼神的余光偷偷的朝第一排居中位置看去。 
  
  空位。无人。 
  
  ——这是他最爱看的《黛玉葬花》。 
  
  可,他没来。 
  
  曲子咿咿呀呀的,不知是怎么唱完的,人渐散了去,台榭前寂寥无人,素儿盯着台下的座位发愣。戏班子里唯一的一个丫鬟香菱走上敞厅,笑道:“姐姐,姐姐。莫哭莫哭,瞧你,脸花了!” 
  
  素儿递来古铜色的镜子一照,瞅见自己的样子,两个深陷的眼窝下仿佛被泼了红褐色的墨,不禁破涕为笑。 
  
  “素儿姐姐,莫伤心。那公子既然已经娶了人,你又为何仍要挂念他呢。再说,你又不愿做妾,我劝姐姐还是把他干干净净的忘了吧。” 
  
  素儿不做声。香菱又难为的嘀咕:“怪不得人们都说,姐姐,你是个高傲的女子……” 
  
  说到这里,香菱突然止口,望了望素儿,把话生生的咽了下去。许久,那些尘封的故事在香菱的脑海里重演…… 
  
  ——素儿是个貌美双全的女子,只因幼年时父母遭遇大病双双离世,亲人临终前将她托与开办青楼的姑姑那里。那一年闹的大病殃及了许多人的生命,素儿已经算是垂死挣扎,奄奄一息,幸运的是她从姑姑那里逃了出来,却险些死在半路上。后来,长得清秀的素儿被一个好心的戏班子收留,素儿这才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 
  
  
  
  民间的戏子一直以来都是低贱的供赏者,即使是皇室的戏子也是骄奢淫逸的统治者的玩偶——仅供玩赏而已。 
  
  素儿复杂的幼年生活,使其无形之中被灌输了一种傲视争宠的妄念。青楼女子必定妖艳,裸露香肩,长发撩人,虽困在那里数日,但是素儿也深知最惹人的便是最得宠,人自然也便是滋润。 
  
  到了戏班,香菱丫鬟一直是素儿的年幼玩伴。渐渐大了些,香菱和素儿互诉对方身世的时候,她曾经告诉过素儿,戏子虽然是低贱的行业,但是即使在台下多么低贱,也要在舞台上风光。 
  
  素儿便问为什么呢。香菱说,她的妈妈也是戏子,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花旦,后来被人打死,亲戚便把她托于戏班。香菱从小就练习武旦,但是后来习武过度,年龄过小,场地过差,她的身体受不了,无奈香菱却又做了戏班子里的丫鬟。 
  
  素儿很好奇,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努力,甚至可以连生命都不要。香菱说了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话——“我妈妈从小告诉我:‘戏子虽然低贱,但是舞台就是生活对戏子最好的奖赏。做戏子一定要做最高贵孤傲的戏子。即使是在舞台上的一个倾城回眸,一抹残笑绽放,那也是生活对自己最好的回馈……’” 
  
  素儿,想了很多。 
  
  后来素儿苦下功夫,每天起得最早,高高的吊着嗓子,一步一步的扭着身子,襟着衣角,时而泪流满面,时而欣喜若狂……她始终想要在台上呈现最完美的自己,舞台仿佛成了素儿的生命。 
  
  日转星移,时间飞逝,素儿真的成为了当时戏班子里最红火的旦角,那时前来看素儿唱戏的人越来越多,场场爆满。但是素儿有自己的规定,往往只唱一曲,唱完即走人——因为素儿深知,只要做到最好,多则无用。 
  
  她与他也是偶然邂逅的。第一次,他坐到了第一排的最中间位置。素儿尽情投入地在台上唱,眼睛朝他瞄去,四目对接,素儿接着愣住了——这是素儿做梦也想不到的,那样一双澄澈的眼睛,那样书香的气质,竟然让苦练了十多年的素儿,在一瞬间从自己的舞台中走丢,傲视之气瞬间若失。 
  
  她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透…… 
  
  
  
  [Ⅱ.贵妃醉酒] 
  
  很快,素儿得知,他是一介书生,平时喜琴棋书画,空暇之时偶尔来看看京剧。 
  
  他,素色的衣褶,长袍的尾翼,书卷的墨香。也许是与生俱来的特有的情愫,素儿觉得自己是“喜欢”上他了。素儿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当时的喜欢,也就是如喜欢戏剧般热爱罢了。 
  
  一个不谙世事的戏子,一个不够成熟的戏子,竟以一面之缘相信了天荒地老。 
  
  “你好美。”初次见面,他从容的吐出三个字。 
  
  正如他形容其他女人一样。 
  
  素儿读不出他的眼神,他的泰然自若,与他的成熟稳重,却成了书生“木讷”的最好代名词。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往情深,一见倾心,一见钟情,还是诡计多端,他竟然主动向素儿表白,并坦然希望素儿可以嫁给他。 
  
  素儿在心里高兴得发疯,这是她第一次如此轻松的得宠,虽然靠山只是矮小的丘陵。 
  
  他说,他要娶她。 
  
  其实,她也很想告诉他,她很喜欢他,就像喜欢戏剧一样。但是她喜欢堆在心里,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却又期待着在婚前烛下,笑得合不拢嘴。 
  
  只是,一切还不到时候罢了。 
  
  等呀等,等呀等,等到花谢叶枯之时。 
  
  他们开始交往了,他们谈天论地,琴棋书画,笔墨往来,逐渐成了亲密的好友。 
  
  又一日,他们提议相约于一地赏花玩月,花前月下,寂静空灵,万籁俱寂。 
  
  却是素儿先到了,他却迟迟还不来。 
  
  午夜时分,人皆入睡,恐唯她独醒,盼他归。 
  
  惜他不赴约,留余独赏此夜。花好月圆时,素儿独自喃喃云。 
  
  空旷的远处,隐约传来一两声虫鸣,鼓噪着平静的人心。仿佛万物梦醒春催惊蛰,惊醒一方春梦。 
  
  孤独一人,斟三白饮酒尽。倒上酒,轻轻举杯,用扇子遮住酒杯缓缓地啜饮。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酒之无味,甚无趣。这人怎么还不来,到底是如何。素儿心有些急了,复樽酒,不遮而快饮。 
  
  借酒消愁愁更愁,素儿望着皎洁的月光,心中感慨几何。慷慨端杯,酒溢撒几滴,湿沾长衫。素儿顾不上多想,一仰而尽。 
  
  人欲醉醺醺,开怀大笑,踉踉跄跄的站起来,在地面上跌坐起来。放开嗓子,沉醉失态,素儿几近沙哑的唱起来:“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   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   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   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奴似嫦娥离月宫   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清清冷落在广寒宫   啊在广寒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啊在水面朝   长空雁雁儿飞   雁儿飞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不觉来到百花亭……” 
  
  便是醉了也不忘那戏中人苦,杨贵妃杨玉环与唐玄宗的《贵妃醉酒》,百花亭内舞姿翩翩,酒入愁肠,衔杯、卧鱼、醉步、扇舞,几个回环旋转,素儿一下子醉倒在地,卧板而睡。 
  
  
  
  [Ⅲ.霸王别姬] 
  
  不知道睡了多久,素儿醒了。 
  
  ——即使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便也毫不吝啬的牵涉到他,素儿慌慌张张,急切地想寻找他的身影。 
  
  可是一切却并非她所期望的那样,并且事实比这更糟。 
  
  在旁的香菱一脸愁容,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在素儿的强烈要求下,香菱慢吞吞的道出:“公子,他,他……已经娶了其他人了。” 
  
  原来,因为他的书香门第,她的低下糟践,导致这场姻缘的舆论纷纷。他无法承受如此之大的压力,便顺应了父母寻来的门当户对的大家闺秀。 
  
  人们形容道:他们,天造地设,郎才女貌。 
  
  素儿听后,立刻脸色大变,热泪滚烫了一夜。香菱马上劝说道:“姐姐莫哭,你还可以随他做妾。现今男人三妻四妾,姐姐你跟了他也不会受委屈。” 
  
  素儿,摇摇头。 
  
  
  
  “你做我的妾好么?” 
  
  他又来看她的戏了,这次他是来求她的。第一次央求她。 
  
  素儿只记得他苦苦哀求的样子,记得他形容那个闺秀的词语,素儿冷笑,这根本就不是以前那个书生了。 
  
  素儿看着他可怜的样子,也曾心软过,不就是卑躬屈膝,做个名义上的妾罢了。她相信他是爱她的,只不过爱的太深。太痛。 
  
  很久,很久。素儿唱完一出,破天荒的又唱了一曲。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荒郊站定,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劝君王饮酒听虞歌,解君忧闷舞婆娑。赢秦无道把江山破,英雄四路起干戈,自古常言不欺我,成败兴亡一刹那,宽心饮酒宝帐坐,且听军情报如何……” 
  
  他听后,愣在那里。 
  
  没错——《霸王别姬》。 
  
  他听明白其中的意思了,但是却始终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当年这对恋人双双自刎,结局原来早已注定。 
  
  那就放手这段爱吧。虞姬便看大王在帐中坐定,转身离去,渐行渐远…… 
  
  
  
  素儿永远记得香菱说过的那句话——做戏子一定要做最高傲的戏子。 
  
  而做女子,一定要做最高傲的女子。 
  
  
  
  
阅读(460) | 评论(1) | 字数(5160)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脉络清晰,构思独特,人物内心刻画细腻,语言古朴典雅,难得的佳作! 竹苑清幽 2011-11-24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