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全国省级作家协会的本站作者名单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魔剑赤天传奇(17)

魔剑赤天传奇(17)

◎作者:古龙新  ( 2011-09-10)


  厉胜男道:“救我的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我下山时结交的。”
  
  厉元柏说:“她怎么了?性命垂危了吗?”
  
  “不是,她脑中有血块,跌落山崖所致。”
  
  “好,带我去看看。”
  
  说完,厉胜男带着厉元柏,径直来到了厢房之中。而厉元柏见正在昏迷的梁月茹,心头一震,仿佛往事涌上心头,道:“她是谁?”
  
  厉胜男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惊愕,道:“她姓梁,叫月茹,曾任过圣月教教主,是江南首富梁万钧的女儿。”
  
  “梁万钧?是他。”
  
  “您认识他吗?”
  
  来元柏一本正经地说:“认识,二十年前的老朋友。咱们先看看这姑娘的伤势吧。”说完,摸了摸梁月茹脉际的脉门,已知道了八九分,道:“放心,她死不了,我的真气一疏导经络,很快便好。”
  
  随着语音一毕,双掌立即而出,强大的气体,充斥着周围,将梁月茹的身躯缓缓托起。同时,游走在身体内外。
  
  但此时,厉元柏竟感受到了她体内原有内力的冲击。暗叫道:“不好。”
  
  顿时,梁月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落到了床上。
  
  厉胜男道:“爹,怎么了?”
  
  来元柏道:“没想到,这小姑娘原来有这样深厚的武功,包括她还受过一招“黑心气功”,将我发出的功力返了回来。“
  
  “那怎么办?”
  
  “散功。”
  
  “散功?那不成废人了吗?”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好的快一些,我的真气才能够救她。”
  
  厉胜男明白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吗?”
  
  厉元柏摇摇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厉胜男知道习武之人若散去功夫,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可总比长睡不起,或失忆好吧,道:“父亲,帮她散功。”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好,我就用挪移大法,让她没有任何痛楚。”
  
  言毕,厉元柏纵身一跃,至屋顶之上。
  
  各位看官,这里所说的“挪移”之法,是指将一事物从这一空间,通过施加力道,转移到另一空间里。
  
  也就是说,厉胜男将吸收全部功力。
  
  厉元柏说:“好了吗?”
  
  “好了,父亲开始吧。”
  
  语势未了,比刚才还要强烈十倍的内功滚滚而出,排挤着“剑气留形”“圣月拳”等各大武功。厉胜男的双掌贴在梁月茹的双掌上,逐一吸收过来。
  
  良久,两人头上白气氤氲,都觉得清爽无比。
  
  不用说,梁月茹痊愈了,慢慢睁开双眼,见到的是一切陌生的景物,道:“这是哪?”
  
  厉胜男大喜,她真的好了,道:“这是天刀峰,月茹,你还识得我吗?”
  
  “月茹,月茹,是谁?”
  
  厉胜男一愣,愕然看着父亲。
  
  厉元柏道:“她脑子中的血块没了,五脏六腑都矫正了,可记忆需要慢慢恢复。”
  
  “那要多久?”
  
  “看老天了,快的话几天能恢复。慢的话,一年十年也说不准。”
  
  厉胜男心里倒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愧对了赤天的承诺,喜的是,多一些和她相处的时间了。
  
  厉元柏毕竟是个老江湖,看着儿子迷茫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几分,说:“胜男,你出来一下。”
  
  说着,二人走到了门外。
  
  厉元柏道:“儿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厉胜男疑惑道。
  
  “你是不是喜欢梁月茹?”
  
  这一问,厉胜男心中忐忑起来,嘴里不时,道:“我——我。”
  
  “你若喜欢她,凭咱们的家世,尚能比的过梁万钧,我择日向他提亲。”
  
  “可月茹已经有意中人了?”
  
  “是谁?”
  
  “一个少年小子,功夫之高,当世罕见。现在是圣月教主。”
  
  “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厉胜男摇头,道:“不是。”
  
  “放心,有你老爹了吗?有什么事我帮你扛着,你只需处理好,你们的关系就行。”
  
  “知道了。”厉胜男嘴上应着,可心里还有无尽烦忧。
  
  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映得山际,一片萧索,树叶将落未落,苍茫的大地,却已有些寒意。
  
  余辉的官道上,显得格外悲凉。一人一马,在这道风景线上,又增添了几分修饰。这人,长满了络腮胡须,并不长。乍然一看,是刚刚留的,脸色的神色,不知经历了多少沧桑。他不是别人,正是久寻梁月茹未至的赤天。
  
  赤天这十几日跨越了十多个省,到处打听,始终徒劳。连他胯下的这匹千里马儿,亦老了许多。
  
  这一日傍晚,一人一马漫步在满天落叶的枫林中。
  
  这时,传来了一阵策马扬蹄的鞭声,只见远方有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驰马而来。
  
  赤天一见,大喜道:“萧前辈。”
  
  这人便是当日从江南水畔见到的萧放。
  
  萧放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由于面容的憔悴,再也没有一点少年的精力了。
  
  可久望身上这件长期不换的衣衫,最终识出了,道:“赤少侠。”说着,一声竭鸣长嘶,停了下来。
  
  赤天道:“萧前辈,你这是去哪?”
  
  萧放一顿,道:“我去追仇人,你呢?”
  
  “我?不知道,那你去追什么仇人?”
  
  “数日前,我与那两位兄弟正要赶往山西‘圣月教’分舵,告知总坛被灭的事,怎知半路上,却遇到了一个手持重剑的剑客,钱兄弟和孙兄弟,不敌,给打死了。”
  
  手持重剑?完颜达、完颜朋、完颜忠在嵩山之上皆被打死,那四大剑客只有完颜烈了。莫非是他?道:“萧前辈,我随你一起去。”
  
  “多谢赤少侠。”
  
  双手一躬,赤天纵身上马,一路疾驰而去。行了有二余里,来到了一家酒馆中。
  
  这一刻,里面有两个异族服饰的人喝酒,正是完颜烈和一个清兵。
  
  萧放大怒,道:“厮贼,还我兄弟命来。”
  
  言毕,腰际长剑一抽,直刺而去。
  
  完颜烈开始没有注意到赤天,只是全心贯注到萧放的剑上。随之,桌上的重剑而起。
  
  “咔”的一声,双剑相交。
  
  萧放的腕际巨麻,长剑脱手而出。显然两人功力相差一大截。赤天大惊,若不再施以援手,便再也来不及了。指甲一并,“剑气留形”的剑气,脱手而出。
  
  完颜烈哪里会躲闪过这龙吟虎啸般的一击,五十余斤的重剑不由得逆转,飞了出去。
  
  一起吃酒的清兵还未回过神来,就已口吐鲜血,倒了下去。这一突兀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赤天一把掐住了完颜烈的脖颈,根本就看不清当中的过程,快的难以言喻。
  
  完颜烈害怕了,回忆起了当日武林大会的情景,道:“饶——饶命。”
  
  “饶命?”赤天大怒起来,道:“你杀孙前辈和钱前辈时,何曾想过他们?”
  
  说完,“喀”的响声发出,完颜烈颈骨粉碎如末,一命呜呼了。
  
  萧放道:“多谢赤少侠。”
  
  赤天一还礼,道:“萧前辈,不用客气,我也是替中原武林尽一份力而已。”
  
  “那赤少侠往后有何打算?”
  
  “我,我要去找月茹和厉胜男厉兄。”
  
  这一说起厉胜男这个名字,萧放倒有些耳熟,终于想起了当日在客店中与关外三魔相斗的那少年,道:“这人我见过。”
  
  赤天大喜,他寻觅了这么些天都渺无音讯,不免有些兴奋过度,道:“在哪?”
  
  “嵩山之下的客栈里,那是还有一个老人。听他们说西去西域天刀峰。”
  
  天刀峰?那不是厉兄的老家吗?”双手一躬,道:”多谢前辈。“
  
  言毕,飞身上马,疾驰而去。途中望着这一重重的山峦,心想:”月茹,不管我们相隔千山万水,我一定会找到你。“他对梁月茹的爱已刻骨铭心,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而萧放望着赤天远去的身影,心里也同时感叹:”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第十七章人海茫茫
  
  厉胜男道:“救我的一个朋友。”
  
  “什么朋友?”
  
  “我下山时结交的。”
  
  厉元柏说:“她怎么了?性命垂危了吗?”
  
  “不是,她脑中有血块,跌落山崖所致。”
  
  “好,带我去看看。”
  
  说完,厉胜男带着厉元柏,径直来到了厢房之中。而厉元柏见正在昏迷的梁月茹,心头一震,仿佛往事涌上心头,道:“她是谁?”
  
  厉胜男从未见过父亲如此惊愕,道:“她姓梁,叫月茹,曾任过圣月教教主,是江南首富梁万钧的女儿。”
  
  “梁万钧?是他。”
  
  “您认识他吗?”
  
  来元柏一本正经地说:“认识,二十年前的老朋友。咱们先看看这姑娘的伤势吧。”说完,摸了摸梁月茹脉际的脉门,已知道了八九分,道:“放心,她死不了,我的真气一疏导经络,很快便好。”
  
  随着语音一毕,双掌立即而出,强大的气体,充斥着周围,将梁月茹的身躯缓缓托起。同时,游走在身体内外。
  
  但此时,厉元柏竟感受到了她体内原有内力的冲击。暗叫道:“不好。”
  
  顿时,梁月茹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落到了床上。
  
  厉胜男道:“爹,怎么了?”
  
  来元柏道:“没想到,这小姑娘原来有这样深厚的武功,包括她还受过一招“黑心气功”,将我发出的功力返了回来。“
  
  “那怎么办?”
  
  “散功。”
  
  “散功?那不成废人了吗?”
  
  “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好的快一些,我的真气才能够救她。”
  
  厉胜男明白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吗?”
  
  厉元柏摇摇头,道:“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厉胜男知道习武之人若散去功夫,比千刀万剐还要痛苦,可总比长睡不起,或失忆好吧,道:“父亲,帮她散功。”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
  
  “好,我就用挪移大法,让她没有任何痛楚。”
  
  言毕,厉元柏纵身一跃,至屋顶之上。
  
  各位看官,这里所说的“挪移”之法,是指将一事物从这一空间,通过施加力道,转移到另一空间里。
  
  也就是说,厉胜男将吸收全部功力。
  
  厉元柏说:“好了吗?”
  
  “好了,父亲开始吧。”
  
  语势未了,比刚才还要强烈十倍的内功滚滚而出,排挤着“剑气留形”“圣月拳”等各大武功。厉胜男的双掌贴在梁月茹的双掌上,逐一吸收过来。
  
  良久,两人头上白气氤氲,都觉得清爽无比。
  
  不用说,梁月茹痊愈了,慢慢睁开双眼,见到的是一切陌生的景物,道:“这是哪?”
  
  厉胜男大喜,她真的好了,道:“这是天刀峰,月茹,你还识得我吗?”
  
  “月茹,月茹,是谁?”
  
  厉胜男一愣,愕然看着父亲。
  
  厉元柏道:“她脑子中的血块没了,五脏六腑都矫正了,可记忆需要慢慢恢复。”
  
  “那要多久?”
  
  “看老天了,快的话几天能恢复。慢的话,一年十年也说不准。”
  
  厉胜男心里倒是又惊又喜,惊的是,愧对了赤天的承诺,喜的是,多一些和她相处的时间了。
  
  厉元柏毕竟是个老江湖,看着儿子迷茫的神情,心里明白了几分,说:“胜男,你出来一下。”
  
  说着,二人走到了门外。
  
  厉元柏道:“儿子,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什么怎么想的?”厉胜男疑惑道。
  
  “你是不是喜欢梁月茹?”
  
  这一问,厉胜男心中忐忑起来,嘴里不时,道:“我——我。”
  
  “你若喜欢她,凭咱们的家世,尚能比的过梁万钧,我择日向他提亲。”
  
  “可月茹已经有意中人了?”
  
  “是谁?”
  
  “一个少年小子,功夫之高,当世罕见。现在是圣月教主。”
  
  “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厉胜男摇头,道:“不是。”
  
  “放心,有你老爹了吗?有什么事我帮你扛着,你只需处理好,你们的关系就行。”
  
  “知道了。”厉胜男嘴上应着,可心里还有无尽烦忧。
  
  夕阳西下,绚丽的晚霞映得山际,一片萧索,树叶将落未落,苍茫的大地,却已有些寒意。
  
  余辉的官道上,显得格外悲凉。一人一马,在这道风景线上,又增添了几分修饰。这人,长满了络腮胡须,并不长。乍然一看,是刚刚留的,脸色的神色,不知经历了多少沧桑。他不是别人,正是久寻梁月茹未至的赤天。
  
  赤天这十几日跨越了十多个省,到处打听,始终徒劳。连他胯下的这匹千里马儿,亦老了许多。
  
  这一日傍晚,一人一马漫步在满天落叶的枫林中。
  
  这时,传来了一阵策马扬蹄的鞭声,只见远方有一位四十多岁的汉子,驰马而来。
  
  赤天一见,大喜道:“萧前辈。”
  
  这人便是当日从江南水畔见到的萧放。
  
  萧放开始并没有认出他,由于面容的憔悴,再也没有一点少年的精力了。
  
  可久望身上这件长期不换的衣衫,最终识出了,道:“赤少侠。”说着,一声竭鸣长嘶,停了下来。
  
  赤天道:“萧前辈,你这是去哪?”
  
  萧放一顿,道:“我去追仇人,你呢?”
  
  “我?不知道,那你去追什么仇人?”
  
  “数日前,我与那两位兄弟正要赶往山西‘圣月教’分舵,告知总坛被灭的事,怎知半路上,却遇到了一个手持重剑的剑客,钱兄弟和孙兄弟,不敌,给打死了。”
  
  手持重剑?完颜达、完颜朋、完颜忠在嵩山之上皆被打死,那四大剑客只有完颜烈了。莫非是他?道:“萧前辈,我随你一起去。”
  
  “多谢赤少侠。”
  
  双手一躬,赤天纵身上马,一路疾驰而去。行了有二余里,来到了一家酒馆中。
  
  这一刻,里面有两个异族服饰的人喝酒,正是完颜烈和一个清兵。
  
  萧放大怒,道:“厮贼,还我兄弟命来。”
  
  言毕,腰际长剑一抽,直刺而去。
  
  完颜烈开始没有注意到赤天,只是全心贯注到萧放的剑上。随之,桌上的重剑而起。
  
  “咔”的一声,双剑相交。
  
  萧放的腕际巨麻,长剑脱手而出。显然两人功力相差一大截。赤天大惊,若不再施以援手,便再也来不及了。指甲一并,“剑气留形”的剑气,脱手而出。
  
  完颜烈哪里会躲闪过这龙吟虎啸般的一击,五十余斤的重剑不由得逆转,飞了出去。
  
  一起吃酒的清兵还未回过神来,就已口吐鲜血,倒了下去。这一突兀的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赤天一把掐住了完颜烈的脖颈,根本就看不清当中的过程,快的难以言喻。
  
  完颜烈害怕了,回忆起了当日武林大会的情景,道:“饶——饶命。”
  
  “饶命?”赤天大怒起来,道:“你杀孙前辈和钱前辈时,何曾想过他们?”
  
  说完,“喀”的响声发出,完颜烈颈骨粉碎如末,一命呜呼了。
  
  萧放道:“多谢赤少侠。”
  
  赤天一还礼,道:“萧前辈,不用客气,我也是替中原武林尽一份力而已。”
  
  “那赤少侠往后有何打算?”
  
  “我,我要去找月茹和厉胜男厉兄。”
  
  这一说起厉胜男这个名字,萧放倒有些耳熟,终于想起了当日在客店中与关外三魔相斗的那少年,道:“这人我见过。”
  
  赤天大喜,他寻觅了这么些天都渺无音讯,不免有些兴奋过度,道:“在哪?”
  
  “嵩山之下的客栈里,那是还有一个老人。听他们说西去西域天刀峰。”
  
  天刀峰?那不是厉兄的老家吗?”双手一躬,道:”多谢前辈。“
  
  言毕,飞身上马,疾驰而去。途中望着这一重重的山峦,心想:”月茹,不管我们相隔千山万水,我一定会找到你。“他对梁月茹的爱已刻骨铭心,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而萧放望着赤天远去的身影,心里也同时感叹:”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也该功成身退了。”
  
阅读(503) | 评论(0) | 字数(7843)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