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耕耘者

耕耘者

◎作者:秌寻  ( 2011-01-21)


  那些曾经,那些感动,那些关爱,那些鼓励,那些受益匪浅的一字一语,从不会因爲不舍和珍惜而逗留,只是在我们的心田,像细烟萦绕而生,流动成了主旋律,如雨滴滴滴敲打,在微微润湿的温暖中闪烁,耕耘着,耕耘着,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离开的意义,难道只是为了铭记深刻?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寻找;离开,是新的起点;离开,是一个省略号。我们未终结的故事,尽管来不及细细读完,但作者依然是我们,所以,我们选择昂首向前,在转角处,蓦然回首,他们却在灯火阑珊处。
  走过校园两旁的芬芳绿荫,在逸夫楼的大厅,高高挂着她的照片,她的教育格言,每字每句,都是那样有力度,该是怎样强大的一种力量啊!
  没有玉浆琼瑶的甘甜,更没有春风拂面的温柔,却给了我们一种伟大的震慑,此生此世,再也无法忘记。也许你们所见到的她,脸上时时刻刻挂着严厉,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人心惊胆战,小小的朱唇皓齿能说会道,锋利如刀,语气似铁,教训起人来“嗖嗖嗖”秋风扫落叶,八路军扫荡鬼子般,戴着所谓的“有色眼镜”,小巧玲珑却很有分量,站如岩,坐如佛,行如风似火。她笑起来很好看很漂亮很漂亮,就像天山上的雪莲,千年才开一次。她骑着自行车回家时,连门口的小贩都亲切地问她卢老师好啊,她也亲切地点头,微笑,有时候便觉得她很了不起,能赢得那么多人的尊重。她在永丰初中行教多年,远近驰名,叱咤风云,说风就是雨,然而就是这样的堂堂教导主任却常常被我们15班这群小鬼“折磨”得无可奈何。对于她,我是久仰大名,第一次见到她只觉得她很和善,很慈祥,并且我还很自信地向她问好,自我介绍。那时我还暗自荣幸,能够在这样的班级,据说她手下带的都是精英,都是去清华北大,或出国在什么中关村呀国务院……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光环下,15班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的,从第一次的军训示演到后来的各种比赛活动(永远N.1)。
  还记得,我们的第一节英语课是开班会,她在上面滔滔不绝,神采飞扬,我们在底下听得目瞪口呆,鸦雀无声。如果她选择的不是学校的三尺讲台而是面对世界的演说台,她会是一个很成功,很出色的演讲家,如果叫我选择,我宁愿不听奥巴马的英语演讲也要上她的班会。从那一刻起,她便开启了我人生那道最重要的门。其实跟她谈话,听她讲话,就像在读一本书,书名叫《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又像在读一本传记,给我们传授着她的成功经历,她教给我们的,不仅仅只有知识,还有更多更多。虽然有时她会恨铁不成钢,但是她从不会揠苗助长,面对着我们这块近似荒芜的土地,每天拔草,杀虫,浇水……她确实是一个好农民。初一的时候,我很喜欢她,很喜欢她上的英语课,她博学多才,讲课绘声绘色,英语很流利,很标准。课堂上她还常常提问我跟星爷,那时我还有点受宠若惊。我是打心里怕她,(不是因爲她凶神恶煞,说不准是尊敬还是……)更何况她每天板的是严厉的面孔,雷声大的训声一不小心就会把我们小胆都吓破了。她常常把我们一班班干叫出去讲授“领导的核心”,讲一套一套的大道理……她是个好领导,是位好老师。她会在我们集会的时候,一圈一圈地走操场,弯下腰,把垃圾一个一个捡走,拾荒者?领导?那一个弯下,起来的背影曾深深地刺伤过我的眼睛,我的心,我早已忘了当时是怎样复杂的心情,但最为强烈的是无地自容,虽然,我不曾往操场上扔过一个垃圾。她是每天在集会上的领导,可我们却一次次触碰她口中的高压线,让她颜面尽失。她每天即使再晚哪怕下雨也要去宿舍巡查一边才放心走,每天抓出一帮小鬼在走廊楼梯道那里训话,做俯卧撑……有时候上着课她突然给你来个刑警袭击,很多无法无天的小鬼就是这样措不及防地被抓下办公室了。
  记得初一,她实在忍无可忍,把优先内宿的同学叫到办公室开始将近一个小时的训骂,把两个女生骂哭了,当着肖副的面指着我们骂:看看,看看这帮15班的精英们,还不够出名吗?永丰初中的风云人物。这是讽刺,这是羞辱,那一刻她彻底激活了我的叛逆细胞,我向她翻白眼,我打骨子里反她,(不止我,整个15班都掀起叛逆风暴,我只是小涟漪而已,他们才是大风大浪)在纪律,宿舍各方面反她,但她依然尽最大的能力最大的责任去当好一个班主任,“教不严,师之惰”,但谁又能真正地理解她的一片苦心呢?她的责任心就好像泰山,看似雄伟却很重很重,我知道她的压力比我们要重一千倍一万倍,也许这份期望过于沉重。她曾跟我们说过她想放弃15班,但肖副说没有人可以教得了15班,也没有人可以教得起15班,只有卢小燕可以。所以她召集了15班的骨干(班干部),想尽一切办法,但是她却不知道我们是那么团结的小集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想想那些,有时候也觉得15班很过分,其实我也很想一起管好15班,尽管我一直都在努力,努力,我也希望15班能够听话一点,从开学我站上讲台的那一刻,每天跑两三趟逸夫楼,办公室,自习值班上难交差,下难交代,但是从来我都没有跟她说过我尽力了,没有向她说过一句“辞职”的话,因爲我只想努力地把它做好,当好一个班干部,当好一个课代表,这在她的言传身教里更加深刻了。她跟我说过她相信我,在班干里我最公正,我最能直言利刺错误,但是她却不知道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讲台上的旁白也许有片刻的骄傲但更多的是惭愧与失败。
  CD毓跟我说卢老师是最疼我的了,不管什么时候,错与对都站在我这边,每次我值日他们都倒霉,他们的安危都在我身上,还把值日当天称为“黑色星期四”,所以叫我不要那么任性。是,当我任性的时候,当我激动的时候,当我愤怒的时候,我可以那样丢下大局扔下全班跑上天台,也许委屈,苦水没有一个角落可以容得下,但当我看见一个个都跑上来,安慰的安慰,道歉的道歉,那一刻我的世界被自尊的愧疚的刀痕划得满满,卢小燕你叫我该怎么做怎么做?但是为什么第二天早上在食堂看见她她却满面笑容地摸着我的头说好了老师知道了老师会说他们的,后来她开了一个大班会几乎把所有人都训了却没有给我一句责怪的话,我一直不解,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在维护我的尊严,为了不让我受伤害。在这两年里,我犯过很多错误,叛逆过,任性过,不满过,极端过,对她,对同学们。我最会为我的错误找理由,最会狡辩,最会掩盖,但是她始终都是那么宽容我,相信我,每次拿着检讨书到她面前,她甚至不相信,总一个劲地问我原因,每一次我考的不好她总不忘来给我兴师问罪,并要求我下次一定要考好,每一次看见我总不忘询问我的学习情况,总不忘嘘寒问暖,总不忘尽她班主任的责任。她常常说我骄傲,好像我天生就骄傲,成功也骄傲,失败也骄傲,永远仰着头的骄傲,骄傲得不愿让别人看到我的一丝丝锋芒,她说我值得骄傲却不应该骄傲,拥有着骄傲的资本却没有让别人为之骄傲的金装,我赤裸裸的骄傲就这样常常被世俗践踏,她所要求的学生是拥有名次点缀的光彩。但她真的杀掉了我很多的傲气,却给予了我一身干练的气质。她很苛刻,很严厉,对吧,不,她很纵容,很纵容我,当我触碰了高压线,她气得火冒三丈,说要发我们去操场跑一晚上步,跑到趴下,但我还是站了出来,面对我的错误,而她却没有罚我,也没有指着我骂个狗血淋头,即使我三次考场作文写脱题,她也不过几句责骂,在她眼里,那是意外?失误?还是我故意的抵抗?她那么痛恨擅自离开学校违反学校纪律的同学,但是每次我生病在她不知情离开学校,她却从来没有责怪过我,总是问我你的病怎么还没好?忍着痛上课怎么行?怎么年轻的身体常常生病怎么可以?她唉声叹气,这样爱生病的学生她要拿我怎么办呢?还有她那可怜同情的眼光,我害怕从中看到失望的倒影,我害怕与她对视,其实,她是唯一一个夸我眼睛漂亮的老师,不是夸,是鼓励。记得第一个学期她写的期评她说看到我的眼睛装着秀气和聪慧,求知和好学,勤奋和坚定,她期待着看到那样的光芒大放异彩,但是我却一次次让她目光中期望的光芒黯淡下来,直到她的不满和要求把我原有的光环一点点埋没干净,其实我也多么想像她一样成为一只翱翔于高高的蓝天的海燕,迎着暴风雨迎着海啸,哪怕我没有坚硬的翅膀,哪怕暴风雨再猛烈。
  我永远记得我欠她的,我永远记得她说过的。她给我们讲的富翁捡金子的故事,把全班人都讲得热泪盈眶,她讲天道酬勤,宁静致远,她讲孔子,中庸之道,正心,诚意,修身,静而后能止,止而后能思,思而后能得……那晚自习,那一次我的解释,从来没有那样的深刻,十年了啊,浸泡在四书五经的清泉里,竟没有那一席话的清醒,我也终于理解“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忘的还有更多更多,最近的一次与她站三尺讲台上,才发现原来我比她高了很多,她头顶那几根被粉笔沫,岁月和操劳染白的发丝格外刺眼,像是刺痛了些什么,时间过得真快啊,两年前,我才到她耳朵那里高,看她的时候我只能仰望,而如今,不变的是我看她的时候,仍是仰望,仰望。
  吐丝的春蚕,照明的蜡炬,辛勤的园丁,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有着竹的才情与虚心,有岩的坚强与刻苦,有松柏的傲骨,有白桦的正直……但他们却说:“不,我只是一个老师。”他们真的只是一个老师吗?老师啊老师,请允许我,允许我叫您一声耕耘者,请允许我为您深深地鞠上一躬!
  
  
阅读(439) | 评论(1) | 字数(3758)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这是学生心中无价的财富。 谁言离歌 2011-01-22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