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文学有志之士加盟本站编辑团队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散文/随笔→白发圭江

白发圭江

◎作者:秌寻  ( 2011-01-19)


  
  路过圭江,我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沙沙沙”随着沧桑向北流。 
  
  这条河,清了浊,浊了清;落了涨,涨了落,悠悠历史载了多少年?桥上的过客呀!不管是文人墨客还是妇孺老叟,欢了悲,悲了欢;合了离,离了合,纷纷尘世岁月留了多少情? 
  
  多少次,曾停驻下来,顷仰她的神情?多少次,曾卸下包袱,倾听她的柔婉?这几百米的桥,一走竟走白了头发。桥上,桥下,尽是苍老荒凉的倒影。 
  
  听说,苏子愀然,客亦愀然。诗人已辞阁楼去,此地空留景苏楼。精雅的景苏楼不正是她最好的慰藉么?墨汁给了她儒雅的书香;文豪苏子给了她低压的喉音;杨柳给了她清澈的丽影……因而,她的乳汁更加甘甜,用历史文化的营养与血液哺育着千千万万的子孙后代,我们的心脏也随着波涛的汹涌而跳动得更加有力。还有那深深的情思,深深地刻在了我们的灵魂里,我们,曾经自豪地为她唱起赞歌。 
  
  但是这一切,难道只是游子梦魂牵萦的一缕缥缈的轻烟么?只是故里老人传说中的一个短暂的片段么?只是悲怆的诗歌中的一个失踪的音符么? 
  
  曾经青翠的杨柳如今依然青翠?曾经豪迈的诗歌如今依然豪迈?曾经浓郁的色彩如今依然浓郁? 
  
  在笑声未了的故事里,我突然发出怜悯的悲叹,在我的灵魂深处,突然发出一阵阵颤抖…… 
  
  记得,“小桥流水人家”,童年,我倚着月色侧耳聆听她那银铃般的笑声,随着涓涓细流追逐那徐徐晚风……可是,后来她的笑声越来越来嘶哑,时而听到她抽搐的呜咽,时而听到她咆哮似的的怒吼。这是在饱饮风霜,受尽屈苦之后在绝望与悲愤中迸发出来的力量吗?无穷,巨大。渐渐地,她也开始疲倦,但更多的是无助,她开始害怕,那一种莫名的恐惧,在濒临的死亡上了厚厚的铅。 
  
  今天,她只微笑,微笑。然后轻轻撩起白发,天空划过了透明的疼痛,她像一位慈祥的母亲,宽容着我们的无知与愚昧,在瑰丽的传说上方,安享着夕阳…… 
  
  圭江,母亲。 
  
  母亲,圭江。 
  
  她的辉煌,照了我们一生,我们的繁荣,苦了她一生。我们的城市,因为她而繁荣;我们的历史,因为她而辉煌;我们的生活,因为她而精彩。 
  
  但是,如今她的面容开始模糊? 
  
  朋友,不要问她从何而来,以至忘了她要到何处去。几百年的苦旅,如今她只能驮着风雨,在繁华班驳的影子下迤俪而去…… 
  
  啊!我们又该如何找回这遗失的文化明珠?我们又该如何追寻这即将消逝的天籁? 
  
  
阅读(419) | 评论(1) | 字数(1241)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请作者注意检查文章中的错别字。 谁言离歌 2011-01-20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