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9):纪育灵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文学小说/剧本→破碎的年纪
小小 文集
更多 
小小 书房
 
更多 

破碎的年纪

◎作者:小小  ( 2010-10-21)


  在告别中学时代,最让林默头疼的就是选择高中的事情,面对何去何从,她彻底沉默了。单单的几分,让她彻底没有了理直气壮的理由,她安静的坐着,周围的一切像是播放的动画片一样,无声的演出。然后就被家人逼着信誓旦旦的发誓以后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然后,他们就动用了所有可能的关系,搬来了遥不可及的地方官,进了所谓的重点高中。也许生活就是早已盘算好的阴谋,在下下一站,向你突兀的扑过来,给你一巴掌,来不及痛,来不及逃避,就黯然结束了。然后直勾勾的望着你,你还觉得是自己活该。高中生活,和以前还是一样,只是学校大了,装的人多了,背着你拿刀的人也随时可能多到数不清。看着个个单纯的面孔觉得虚假的可以,那是后来她才彻底的明白。那些别人对你的好,只是很好的掩饰接下来对你伤害的最好武朱小小,个子中等,有着乌黑的头发,圆圆的脸上镶着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眸。她们在半学期后才认识的,是个转学生,刚开始并不是很熟。她老乡和我一个寝室。每次我和她的老乡见她,她就会露出那种憨憨的傻笑,那种笑是我认为在高中看到最真的,没参杂考虑的笑容。而后意外的是她也被安排在我们寝室。她们大伙就一起吃饭,上课,聊天。借着时间慢慢熟悉。私下钱薇和简凡走的比较进。林默和朱小小还算好。银鹭在其中是个胖女孩,婴儿肥的那种,皮肤超级的白皙,脸颊微微泛红,性格开朗活泼、伴热不火的,声音细细而温婉。隔三差五的在他们几个中间来来回回。多半她们没饭吃的时候 ,银鹭都挺大方的让刷她的卡。感动的稀里哗啦饿。她简直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简凡,嘿嘿大笑,钱薇。小小,林默,在一边不停地点头,表示一致认同。然后一群人一哄而散。

                                                                                                                        【一】

        9月的天气,一半是夏天的尾巴,一半是温润的秋爽。偶尔太阳高高挂起,热的要命,恨不得把压箱底的夏衣重新翻出来,扮二楞子。吃完饭抹了嘴,穿过操场,爬上斜坡直径教楼走去。“真他妈神经病,中午睡觉还不让回宿舍,爬桌子睡觉真是要命。”银鹭,憋起那小嘴直嚷嚷。简凡,也随即给上迎合着,“垃圾学校骗了我不少精力,敢情,就这样待我们。”林默看了看并排走着的钱薇和朱小小,诸如此类的发表,已经习惯了,能看的出钱薇的愤怒已经化成了沉默。钱薇在林默眼里一直有种姐姐的感觉,钱薇经历的比她们却要多的多的风口浪尖上的日子。他有个老哥,以前好像还是个不可一世的霸主。“那她就是小霸主。”林默认为。依旧朱小小还是露出她那白痴憨傻的笑容,她真的和钱薇有的一拼,一个世面见多了,一个是躲在蜗牛壳里一直一直不肯出来。林默想我要是那一天把小小的蜗牛壳打碎,或者是把她使劲拉出来,不知道她回不回继续留着微笑。想着想着鼻子就一直泛酸。就如同心脏磨砂破了的洞,没底。学文科的人真是有够无聊的,下午除了一节是班主任上官的地理课。上官,27,8岁,个子不高,长相简单,却有不少粉丝学生。对人对事,很公平,他身上总时不时的散发着一种魅力,这种感觉一直吸引着里默,是她比较认可的好老师。偏偏他教了林默不喜欢的地理,他费劲的再黑板上画着地球,接着就是经纬度的涂鸦,张牙舞爪中,不失温文尔雅的大气。上了大半截的地理课,林默也装了半天的好学生,只是上官可能在地球的个个洲都转回来了,她还死死呆在自己太空船,在纸上写下这样一句话:一半的身影舞蹈,一半的心里疼痛,写完这句话,就吧他揉成一团扔给了后面的简凡,有半晌简凡也递给她,上面写着;“???” 。林默知道简凡,她单纯的还是个孩子,故意把这些她读不懂给她。“我可以放的开,只是别人不懂。 ”转手又给了她。简凡对于我这种有病的状态早已彻底无语。事后,他们一群人聚在一起简凡说;林默,你丫也只会欺负想我这样单纯的文盲。有本事去给小小,钱薇,他们准骂你,智障。钱薇打趣说;得了,她就是冲你来的,小小乐的捂着肚子笑得前仰后翻。结果林默和简凡就厮打到一起,半路从外面回来的银鹭,也参战了,成了简凡的盟友。林默举手投降,钱薇他们笑成一团。

                                                                                                                     【二】

        在18岁的尾巴上来来回回,叛逆叫嚣着,放肆的目中无人,心魔指示踏过高墙,刺激放浪。原以为从此放刑了自由,结果,却被墙角的荆棘,刺伤脚骨。鲜血红满半边丝袜,狂热掩盖了疼痛难忍。转身跳上了计程车,一头扎进诱惑,消失不见。他们都是一群不切实际的孩子,却很现实的活着。晚自习下来已经9点多了,林默和小小紧挨着栅栏站在2楼的拐角,透过四合院的开口,看着天空,各自都不说话,夜变的乌黑,深不见底的洞口,身边人群过过往往,完全没有影响到看夜的心情,什么也没想,就傻傻的看着。简凡,一边玩着手机,一边如无其事的走到小小背后。大大咧咧的吼。“喂,告诉你们,今天晚上可以夜不归宿,”“你不是找死么?小小发话说,"晚上查寝你追玩完。”简凡猴急的拍了小小的背,“丫,你先让我话说完饿,我没那么白痴,。”“我刚听银鹭说,别的班最近都有行动的。她给着去过”简凡补充。林默说,“那家伙是今天没人陪了,来找我们当侍陪的吧。”银鹭蹦跶着走近极其兴奋:嘿嘿~,没有的事。还不是有什么都想和你们分享。”虽然夜很黑,依旧可以看清银鹭脸上的俩片红晕,眼睛眨巴眨巴着无辜清纯。胖胖的身体更加显得可爱。计划后,大部队人马雄赳赳气昂昂的出发。钱薇早在楼下等候了。靠着偏僻的草丛,有1米7 8的栅栏。旁边还占着一个和小小认识的男生。林默负责放哨,基本上是最后出去。简凡,瘦小的身体轻易的就从裂开洞的口爬了出来。钱薇,站在一边喷着口水,不停的指挥。偶尔捏声细语,偶尔愤怒的失了声小吼。银鹭,试想从变形的钢筋,钻出去,结果被恰在中间,出不来过不去。“吸口气,深吸口气应该就能过去”。小小,笑着说。旁边的男生也上手帮忙,把银鹭推了过去。”不行,卡住了。”男生发出闷闷的声音。钱薇,和林默见状使劲的拉。“来,来,来”钱薇说,小小,别傻站了,我们一起帮他抗上去。”“慢点慢点,银鹭在上面只吆喝。他们一群人早已人仰马翻到在地上,捂着嘴不敢出声,肚子直疼。“你丫的先把我弄下去再笑行不行,我杵这么高,待会校主任,准找人把我架走”。“明天大白纸贴着让你们哭我。”银鹭急了胡说一气。简凡抓着外面铁栅栏一阵猛摇晃,扑哧扑哧的乐。上气不接下气,银鹭,……你, ……你也太搞笑了吧,下面…嘿嘿…卡主,过不去就算了,上面你……还杵的给个雕像,咯咯~~,有时一阵狂笑。银鹭带着他们去了【梦空间】,那家网管是银鹭以前认识的。瘦弱单薄的身体格外挺拔。很干净的表情。林默想可能现在的老板很多都会选择这样的男生,招揽生意。简凡窃窃私语对着小小。他们都能看出异样,那男孩就是他的款。刻到心里了。打从进来简凡那贼溜溜的眼睛就没离开过那男的。而后,林默也鬼使神差的较有兴趣,大胆的找了他要了他的QQ,给了,简凡,给了所有人。那事情过很久,可能林默都弄不清当初是为什么那么放肆和诡异。做着别人不敢做的事情。有的事情,只要开个头就控制不住的蔓延,想青藤肆意的生长,越长越青葱茂盛,你每天的施肥,浇水,他经脉却不断的延伸进你的左心房,狠狠的扎下根,生下寄生虫,变成一种瘟疫,侵蚀,腐烂着。你不能停止罢工,还要无能的继续,明明知道结果坏了心眼。那些魅惑的意外,也许并不是简单到就是意外,有开始,就有结果。

                                                                                                                        【三】

       “梦空间那男生和简凡最近晚上老通着电话。”银鹭兴奋的吆喝着。“不会吧,够神速的,”小小惊讶的看着银鹭说。“那还不是托你的福?”林默对着银鹭说,“肯定是你在中间撮合的吧。”银鹭慌忙掩饰说,“我撮合也要行啊,他俩不来电,我说破嘴皮也没劲啊。”“呵呵,那小妮子,隐情别恋倒挺快,前段时间,还哭死觅活的和张分手。小小打趣道。”那叫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银鹭挑衅的说。“听说钱薇还满赞同他们的,”银鹭继续八卦。、林默找了钱薇,他说他私下了解过,那男生叫刘锌,是他一个很早以前朋友的弟弟。她也没说什么,只是不想看到简凡受感情的伤害。简凡比银鹭,小小,都单纯的多,家里有有钱的老爸,一个比他大的多的哥哥,他们都当她是宝贝。在他们中间她就像大伙的妹妹一样。钱薇说过他相信刘锌不敢伤害她,林默也没在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她宁愿相信钱薇说的都对,那个刘锌没那个胆。学校里有好几个花园,绿绿的草坪,面对着马路,林默 钱薇他们很多时候都是面对着马路席地坐下。说天说地,说某某帅哥,抱怨考试不及格,跑操的圈太大。食堂的饭难吃,学校超市太宰人。要不就是安静的放开P3个个都安静的特别虚假。整天对着马路坐着,希望像外面人一样简单的来来往往,“当真正成为别人眼里的过客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太在意现在坐在这里的人的心情了。"、"然后彼此静静的看着车俩人群,在自己眼前不见了踪迹。"……………………“你可以爱我很久?”“承诺的那些话就算了吗?”“谁让梦想 跟随你一起逃亡”“黑暗太长 ”“几点你会回家。”“你可以爱我很久?”“不否定的回答认真的吗?”“梦做了一半分了叉 有不能剪了它”小小说,最近钱薇和简凡晚上老出去。“哦”,林默简短的回答。想必这他们是认真的。林默皱着眉头反问小小。其实她心里比谁都清楚,简凡真的认真了。“在怎么说是简凡的第二春,我们就等着祝福就好了。”小小没看林默说完就朝前面走了。回忆的手,拉扯着林默想起,仿佛都可以看见撕扯的鲜血,一股股的涌出来。林默想起了和简凡,钱薇,小小一起的日子。有那么段日子里他们亲密的无法无天,就连吃饭,上厕所,逛街,都能看见一张张放到大的不行的脸。在尘土飞扬的日子里,打打闹闹,嘻嘻哈哈,林默似乎就在眼前看见了,简凡,和银鹭,从身边穿插跑过,小小和钱薇,直直的靠在学校花园柳树下路出邪邪的笑。学校礼堂的楼梯挺挺的立起好几排,他们历尽傍晚都会并排坐在台阶上,看三三俩俩的人群。校园的风声还在呼呼的叫嚣,半空中白色塑料袋高高飘起,落叶,和碎纸屑在水泥地板上,被匆匆过往的同学压的咯咯响。透过学校礼堂可以很清楚的看见,操场杨树也零零落落掉下几片叶子,很配合的随着这样的天气。可能是因为穿的单薄,也可能是临近冬天的风催的皮肤生疼,林默,裹裹外套,双手抱着自己,趁着天色走在风里。


阅读(960) | 评论(3) | 字数(4055)
评论 作者 评论时间
1.  把人物富于感情,笔墨也掩盖其中。 高文明 2017-05-08
2.  欢迎多来稿件。 赵群智 2010-11-13
3.  青春的岁月无怨无悔,快乐的生活跃然纸上。几个人物写的活灵活现,充满青... 刘震 2010-10-26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