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历届“少年之星”联展(10):翁佳珊
 用户名: 密 码: 注册 忘记密码 修改密码
我要投稿 网站咨询
 少年之星少年动态→少儿出版,为文明进步撒下希望的火种
更多 
少儿出版,为文明进步撒下希望的火种

◎提供者:楚云


  

儿童是世界的未来,而少儿出版跨越国界,融通人心,对于深化文明交流互鉴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11月12日,在第八届上海国际童书展开幕前夕,以“多维视域下的文明与书写”为主题的中外少儿出版领域互通交流论坛在沪举办。多年来专注于少儿出版的国内外作家、插画家、少儿出版人通过网络,共聚一堂,分享智慧,碰撞思想,共同推动少儿出版事业发展。

论坛现场

论坛现场

交流中,众多优秀的作家和出版人分享了《快乐小猪波波飞》《画给孩子的中国故事》《羽毛》《柠檬蝶》《青铜葵花》《十万个为什么》《明亮的黑眼睛》《我是花木兰》《年和男孩》等童书如何在交流和合作中走出国门,走近世界儿童的故事。

交流:同放异彩

从出版领域来看,以出版物为载体的对外交流合作,是推动文明交流互鉴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高洪波以“儿童文学为孩子架起一座童心桥”为主题,谈到儿童文学是可以光着脚丫走出国门的文学,“儿童文学不仅是作家和孩子心灵上的沟通,也是全球文化与文明沟通交流的重要桥梁。”、“世界是广大的,生活是丰富的,孩子们需要全世界各具特色的文学作品来满足强烈的求知欲。”在高洪波原创系列图画书“快乐小猪波波飞”中,波波飞作为一个热爱生活的小猪,让其他国家的小朋友们有机会了解到春节、十二生肖等中国文化。对此,高洪波认为,“或许由于地域不同,孩子们的生活环境不一样,但他们向往美好的赤诚之心是一样的。”他期待全世界的孩子们通过丰富多彩的童书进行交流,在童书的世界里成长。

高洪波原创系列图画书“快乐小猪波波飞”

高洪波原创系列图画书“快乐小猪波波飞”

波波飞的故事现已被翻译成多国语言,输送到法国、韩国等国家。曾经参与“快乐小猪波波飞”系列图书国外推广工作的国际安徒生奖评委会前主席玛亚·基尔谈道,小猪波波飞幽默、机智、亲切的形象,在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都广受欢迎。尤其在行动受限的疫情环境下,通过世界童书的交流和推广,让不同国家的孩子看到不一样的精彩世界显得更加重要。

接力出版社总编辑白冰介绍,每年接力出版社向国外输出的版权大概有100多种,而且以逐年10%至20%的比率增长。出版社同时与来自三十多个国家的优秀出版社合作,为孩子引进优秀图书。“通过与英国排名第一的童书品牌尤斯伯恩的合作,扩宽了中外出版社的合作方式,实现了新理论、新技术、新平台的共享。最重要的是,让国内的孩子享受到了尤斯伯恩的看起来很好吃的世界一流的玩具书,这将成为一代人幼年时期难忘的阅读记忆。”

《画给孩子的中国故事》

《画给孩子的中国故事》

而尤斯伯恩出版社也通过接力出版社更了解中国文化。在接力出版社的建议下,尤斯伯恩与国内画家合作出版的《画给孩子的中国故事》向外国孩子介绍中国的年兽、夜明珠、庄周梦蝶等十三个中国传统故事。尤斯伯恩出版社创始人表示,“走进中国漂亮的书店,看到了孩子们坐在地板上阅读着我们的书,内心十分激动。过去数百年中,中国创作了许许多多美丽的图书。它们有着与来自其他国作品不一样的风格和特点。”

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赵丽宏讲述了他与几位伊朗插画家的故事。一开始,中少社邀请赵丽宏写一本书信体的散文,并打算和伊朗画家合作时,赵丽宏还担心很难实现。他回忆在和伊朗画家的见面会上,他用真诚态度讲述的中国故事感动了伊朗画家,有几个女画家还为之流泪。此后的大半年,赵丽宏不断地收到伊朗画家新作的插图,也不断地被这些美妙的画作惊喜和感动,后来这些作品成为了《明亮的黑眼睛》走进儿童的世界。

和赵丽宏合作的几位伊朗插画师,也因为《明亮的黑眼睛》看到了两国文化的相同之处,“这些故事所体现的善举也正是伊朗文化所看重的价值观。我配图的这个故事,就包含了爱、信任、体验、尊重、勇气和勇敢等宝贵的品质。愿所有人都生活在一个明亮、活泼的世界里。”

《明亮的黑眼睛》

《明亮的黑眼睛》

互鉴:相得益彰

在会议的第二章节,中国的曹文轩和巴西的罗杰·米罗这两位不同国籍、不同文化熏陶下的国际安徒生奖获得者进行了对话交流。他们以各自的才华和智慧为孩子打造了优秀的童书《羽毛》、《柠檬蝶》,很好地诠释了人类文明因互鉴而相得益彰这一主题。

巴西插画家、2014年国际安徒生奖插画奖得主罗杰·米罗感叹,“一根羽毛、一只柠檬蝶这两个灵动的角色让我从此能展现飞翔的艺术。我把艺术家曹文轩的思想和小说,把我对中国文化传承的热爱联系起来。因为这种合作让我如此接近中国,尽管我生活在世界另一个角落,一个不同的环境中,但我们的相似之处远多于不同之处。”

《我是花木兰》

《我是花木兰》

上海作家协会副主席、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创作的《我是花木兰》,已经输出到美国、英国、日本、瑞典等9个国家。谈到《我是花木兰》的主题,秦文君表示,“书里主要写的是女性的崛起,以一个生活在今天的小女孩的梦境对话南北朝时期的巾帼英雄。她用了一种巧思,双线的女性叙事,小花木兰的沉浸语境,又通过英籍华裔画家郁蓉的波澜壮阔绝美的画面进行表现,闪耀了女儿的闪耀光芒和家国情怀。我想正是通过互鉴,《我是花木兰》有了女性崛起的多元表现,也有了她应有的光泽和宽度。”

《我是花木兰》的英籍华裔插画家郁蓉认为“这本书是古为今用,推陈出新,文明互鉴的典范。爱、美、孝、坚强、勇敢、自信等等。而这些都是现代人都要追求的人生价值。”所以在技法处理上她使用了传统的剪纸和西方铅笔素描的形式,充分调动了自己作为一个东方人的文化基因和多年在西方所受的艺术教育的积累和沉淀,使中西方两种不同的艺术技法和表现得到了充分的交融和体现。

共存:和谐共生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主席张明舟谈到,“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正与国际出版商协会合作,建立一个联合国可持续发展图书目标,把人们的注意力吸引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上,努力在全世界范围内动员力量,消除一切疾病、贫困、不平等,共同应对气候极端变化。”

卜杜尔·艾尔·卡西米公主殿下感叹,疫情让我们意识到人人都有责任竭尽全力,营造彼此间的和平共生,创建真正团结、和谐的全球文化。而儿童书籍就是一个最好的起点,“儿童是一个更美好的世界和未来的希望,他们将共享我们今天行动的丰硕成果。我相信通过各种文化、诗歌、图画和比喻,我们能够培养出尊重并接纳不同文化的下一代世界公民。我们通过一本一本的图书影响一个又一个孩子,我们可以培养孩子们和谐、共生的特点,让他们将来可以携起手来,共同应对今天这样的挑战。”

《十万个为什么》

《十万个为什么》

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介绍了我国近年来最重要的原创科普出版工程,《十万个为什么》的发展历程。《十万个为什么》遵循共存、和谐更生的出版理念,注重与不同民族和不同地区国家的文化交融互通。目前已经出版了维吾尔文版、哈萨克文版,台湾以及香港繁体字版。另外,它还走进了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土耳其、俄罗斯等多个“一带一路”国家。法国、韩国、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出版业同行,也对这套代表着中国乃至世界最高水平的科普图书表示了浓厚的兴趣,相关谈判也都在进行中。

对此,黎巴嫩阿拉伯科技出版社社长巴萨姆·谢巴鲁表示,“在众多的待版科普图书中,我们选择引进中国这套有着60年历史的图书,是想帮助阿拉伯世界的孩子们了解60000多公里之外的中国民族、文化、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这不仅可以开阔孩子们的视野,帮助他们更好地了解世界的多样性和多元性,而且对于促进双方当下和未来的合作和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年和男孩》

《年和男孩》

2018年国际安徒生奖短名单入围画家熊亮给我们介绍了另一本童书的故事,一个非常新奇的年兽的故事。《年和男孩》的故事是不同文化和谐、结合的结果。“《年和男孩》体现了由一个故事的传统范畴到世界故事的跨越。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年的年纪越大,他心里的仇恨就越强烈。如果在孩子的孩提时代就化解这种对立,可能成年人的世界就不会出现这么多的冲突。所以通过这个故事就可以潜移默化地理解不同文化之间和他们的生活文化以及他们的立场,并且在碰撞和交流中寻找一个更适合大家共同生存,然后和谐共生地找到某种志趣。”

国际儿童读物联盟(IBBY)前主席评价熊亮,“用一种非常特别的方式诠释了这个故事,他融合现代和传统风格元素,以特有的艺术手法丰富了故事。”他希望《年和男孩》能引起读者发问,让孩子们学会反思和提问,比如传统的年兽是解围之神,但为什么老人知道年兽害怕火、噪音和红色这三样东西呢?为什么老人声援这个摧毁村庄的怪物呢?

2020年是不同寻常的一年,气候变化、民粹主义加上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我们面临更大的挑战。唯有立足人类命运的高度,守望相助,秉持天下一家的情怀才能增进人类的福祉。儿童是未来,那么少儿出版就是在为文明进步撒下希望的火种。期待各国出版界共同携手,以平等包容的出版站位来书写多维视域下的文明,让新一代的世界共鸣拥有担当,天下大同的胸襟和情怀。

来源:澎湃新闻 | 徐明徽 王玲


没有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用户名: 密码:
标题:

内容:
验证码: 看不清楚?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