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叶露盈:花木兰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女性
   楚云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20-9-23 21:03:41    1 #

叶露盈:花木兰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女性
来源:澎湃新闻 | 徐萧

2018年,央视《国家宝藏》节目上,90后插画家叶露盈的巨幅绘本《洛神赋》惊艳万分。实际上,早在2016年,叶露盈就凭借全新演绎的《洛神赋》绘本在法兰克福书展上让所见者沉醉。

本科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叶露盈赴挪威奥斯陆国立艺术大学完成了硕士学业,现任教于中国美术学院插画与漫画专业。

叶露盈

在挪威,她开始有机会借助他山之石重新审视自己民族的文化与传统,从而萌生了用符合现代审美的方式讲述中国传统故事的念头。

回国后,图书馆角落里翻看到顾恺之《洛神赋图》的一瞬,她在其中看到了“中国绘画美学的源代码”,她知道自己找到了答案。两年后,全新演绎的《洛神赋》绘本诞生。

她说,时代在发展,古典故事绘本更应该注入年轻血液以及这个时代的标签,保留魂,注入新颜。

她说,希望能将中国传统文风、画风与现代的漫画技艺结合,插画将诗词歌赋与绘画融为一体,创造出了具有中国传统意味的绮丽世界。

她做到了。《洛神赋》绘本让她一举斩获中国动漫金龙奖最佳插画奖金奖,并登上央视《国家宝藏》,成为宋人顾恺之《洛神赋图》的今生守护者。

外界的认可让她坚定了继续画下去的决心,在《洛神赋》绘本后,她又完成了《兰亭序》绘本。8月26日,叶露盈最新绘本《木兰辞》由磨铁图书·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澎湃新闻对其进行了专访。

叶露盈最新绘本《木兰辞》

与此前的艺术理念一脉相承,《木兰辞》绘本加入了大量的艺术发挥和现代演绎。但相较于《洛神赋》《木兰辞》绘本来说,《木兰辞》绘本更加写实,为此叶露盈做了很多案头工作,使得在背景上更接近魏晋的时代风貌。

在叶露盈看来,花木兰是非常现代的女性,在中国传统女性故事中是独一无二的存在。(按:木兰姓氏存多说,《木兰辞》绘本以及叶露盈口中皆直呼木兰,本文为便于叙述和读者理解,会根据情况采用“花木兰”一名。另为避免混淆,本文涉及叶露盈作品一律加上“绘本”二字)

“和穆桂英这类本身就非常高大上的艺术形象相比,木兰作为一个乡村少女,她的身上体现出了一种‘逆袭感’。”“在中国描写女性的历史线上,木兰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你很难再找到一个同样精彩的角色。再加上这个故事线中展示了一个女孩的个人成长轨迹,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观众是可以跟着木兰一起成长的。”

叶露盈正是在这种很强的共鸣下,对木兰从军的故事展开演绎的,她希望读者可以从中看到一个拥有各种美好品质的女孩,从她勇敢、独立的人格中汲取力量。

 

“我希望在木兰故事里增加无常感”

澎湃新闻:这次的《木兰辞》绘本,跟你之前的作品,包括《洛神赋》《兰亭序》绘本等,在创作风格上有哪些变化?

叶露盈:《洛神赋》《兰亭序》绘本都是有神话背景的作品,这次的《木兰辞》绘本我更想在情感线上着墨。木兰的故事,其实是一个农村少女,替父从军、闯荡天下、建立功绩的故事。这个故事本身非常写实,我没做太多处理,配文就是用的北朝民歌《木兰辞》的原文,不像《洛神赋》《兰亭序》绘本采用的是经过现代文改编的配文。因为《木兰辞》本身就很有时空感,文字也很简约有力,很纯正,也很有历史感。

从情感线来看,木兰辞的故事是非常贴近生活的,她的情感是朴实的、亲民的。我因为自身的经历,对木兰的故事很有共鸣,创作的时候很容易沉浸其中。我也是一个小镇出身的女生,为了梦想来到大城市求学、工作,所以我自己觉得在情感上与木兰是共通的。

澎湃新闻:那与其他有关木兰从军的作品相比呢?

叶露盈:我非常喜欢这些前辈老师的作品。所以我也在想,我应该怎么去画,去呈现别样的木兰。我思考最多的其实是木兰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性格。

在我看来,木兰的性格是非常现代的。比如说,木兰会骑射,这在当时来说,女孩子会骑射其实是很常见的。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跟木兰所在的时代是有相通之处的。而且这个女孩子有着各种各样的美德,比如忠孝勇烈。

澎湃新闻:你刚刚提到感情线,那我们知道迪士尼动画增加了与男主李翔的爱情线。实际上,木兰从军的故事除了北朝民歌《木兰辞》外,几乎没有更多的原始史料,那么在叙事上可能就要加入创作者的理解和创造。你做了哪些艺术发挥?

叶露盈:确实我还融合了蛮多我自己的感受的。比如一开始“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的场景,在我的想象里,木兰在织机面前的样子不会是那么循规蹈矩的,不会那么端庄。而在“女亦无所思,女亦无所忆”这一句时,因为已经知道父亲被征召上战场的消息,她在为家族命运担忧。我就在想应该如何表现这种忧思,所以我画了她跟家人打过招呼后,骑着自己的小白马独自跑到山顶上去散心的画面。这种可能大家都经历过,就是不当着家人的面表现难过的情绪,而是独自一人时才去释放、思考、消化。我希望大家能在木兰出场时,就通过这些细节看到这个女孩子的性格。

迪士尼《花木兰》动画电影我很喜欢,看过很多遍,里面的台词都记得。但是它毕竟是一部合家欢的电影,结局是比较皆大欢喜的。但是很多时候,我们还是要接受无常和变数。所以一开始,木兰待字闺中,这个时候奶奶还在,但是等到从军十年归来,老人家已经不在了。这种情况是普遍的,是很可能发生的。我在国外读书的期间,我奶奶就去世了。身边类似的情况也很多,很现实。所以我加入了这个情节,希望表现出世事无常的一面。

澎湃新闻:你在后记里说请教了很多文学、史学相关方面的老师?

叶露盈:有关木兰故事的历史记载几乎没有,因为她可能是个虚构人物吧。所以找资料花了很大功夫,所有相关的,包括诸如《雌木兰替父从军》《双兔记》等明清小说都去找来作为参考。(澎湃新闻:那历史背景资料方面呢,比如建筑、服饰等。)对,这方面就是要尽量贴近历史,比如木兰家房屋的结构、梁柱的形式等,是有参考相关图像资料的。还有皇宫的造型,也是看了一些画像石、画像砖上的形式,再结合魏晋南北朝的风格特点做了些加工。整体上,我觉得还是比较抽象的,不是一板一眼的,毕竟这不是一个史学或考据的绘本。

澎湃新闻:你在绘本中加入了两只兔子和一只凤凰,这让我想到了迪士尼《花木兰》动画中的神龙木须,它们在艺术表现的功能上有什么差别?

叶露盈:两只兔子作为木兰的陪伴,从第一张画面开始就出现了。凤凰一方面承担着类似守护神的功能,另一方面还作为木兰的女性和战士两重身份外化力量的体现。凤凰的出场是在木兰决定战斗的时候。当最后木兰脱下盔甲、换回女装时,凤凰变成了小鸟,两只兔子也变回了正常的兔子。这个设计反映木兰内心理念力量的变化,我想读者可以感受到。

澎湃新闻:刚刚你谈到了战争带来的无常,你在后记中也表达了独特的视角:“不希望完全站在木兰这边”“只为获胜一方歌功颂德”,因为“战争终究是悲剧的”。这应该如何理解?

叶露盈:其实我当时考虑了很多,包括如何画战争场面,怎么在画面里去表现敌我。之前我也查了很多北方游牧民族的资料,有关他们本身的宗教信仰,对自然的信仰,还有一些价值观,跟金钱物质无关,更多是跟自然有关,也和他们的生活环境相关,我个人都是非常喜欢的。所以其实我对敌我双方都是有同理心的。

很多时候,战争可能都是统治者出于一己之欲,跟真正站在战场上打仗的士兵无关,谁也不想去战场,他们没有对错,也没有选择。

花木兰身上有逆袭感,她是拥有独立人格的少女

澎湃新闻:后记中提到木兰是一个“人格独立的少女”,在那个时代,大概是不多见的吧,是否跟她的家庭环境有一定关系?你在绘本中是否有呈现她的成长过程?

叶露盈:对木兰成长过程刻画的比较少,但是有通过刻画她父亲的一些动作、姿态、性格,来体现木兰从他身上传承的军人血性。比如皇帝派他的近臣到村里来招兵时,木兰爸爸下跪的动作。家里人在看军帖时,爸爸只是拄着拐杖坐着的样子,这些状态其实都能体现他作为一家之主的威严。木兰的父亲看起来就是一个军人,所以她父亲的动作和姿态都能反映到木兰身上。父亲的形象和家庭环境对她的性格以及之后的选择都产生了很大影响。

澎湃新闻:中国古代女性的故事有很多,但是只有木兰被迪士尼选中,你觉得这跟西方或者迪斯尼宣扬女性力量、女性觉醒这些议题有关系吗?

叶露盈:我觉得很有关系。木兰的故事之所以有趣,就在于它的交错。这个故事的立体感,使得角色本身也自然而然变得立体。和穆桂英这类本身就非常高大上的艺术形象相比,木兰作为一个乡村少女,她的身上体现出了一种“逆袭感”。

在中国描写女性的历史上,木兰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存在。你很难再找到一个同样精彩的角色。再加上这个故事展示了一个女孩的个人成长轨迹,会引起很多人的共鸣,观众是可以跟着木兰一起成长的。跟看哈姆雷特一样,就看观众用什么样的视角或者观念去解读。

澎湃新闻:迪士尼的真人版《花木兰》预告片出来时曾引起热议,你看了吗?对其中的人物形象,比如服饰、妆容有什么评价?

叶露盈:我看了,我觉得挺好的,而且它里面也有很多新的东西。可能电影会更为严肃,但这样的诠释也很好,导演和编剧他们之前肯定也做了很多调研,包括有萨满教色彩的女巫这些形象。虽然我觉得上战场不一定要穿的那么红,但是毕竟红色很有代表性。

我们一直在往西方看,却没有回头看看自己的文化

澎湃新闻: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关注东方美学、中国传统故事的?

叶露盈:我之前有在北欧留学的经历,当时就觉得北欧神话被漫威或者其他艺术形式演绎得那么好,其实我们中国也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在外面生活的日子,会更加怀念自己国家的文化。

我回来以后,就开始画这方面的内容。其实国美一直都有一个东方学方向的学科,我从在美院读书到留校任教,学校整体的教育视野和我的工作背景,再加上自己的所见所闻,都让我觉得做这件事情本身很有意义。所以近几年会很想把这些好的经典故事和其中蕴含的精神进行再创作,让喜欢和不了解的人都能看到。

澎湃新闻:当时你学的是西方的绘画技巧,那么在传统国画方面是如何开头的?

叶露盈:开头确实很难,《洛神赋》绘本搞了三年。包括到底如何去讲这个故事,突破到什么程度,之前都挺怯的,不知道怎么做才对。后来是试探性地先去画,虽然自己一个人在家创作的时候,真的很孤独,但之后得到了很多不错的反响,还是挺开心的。我们作为插画漫画专业,其实在传统技艺和绘画材料上,没有特别制度性的限制。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会比较敢去尝试。

澎湃新闻:《洛神赋》绘本使你名声大噪,成功“出圈”。除了作品本身的惊艳外,这种出圈的背后应该也有大众心理因素和文化氛围因素吧,比如对优质传统文化作品的呼唤,近年来不断增长的文化自信?

叶露盈:我觉得这些因素一直都有,包括为什么会有《国家宝藏》这样的栏目,为什么很多年轻人现在都喜欢在b站看文化类节目,其实就是大家在重拾历史中的星光。包括国家呼吁的文化自信,对我们整个民族来说都很重要。很多时候,我们一直在往西方看,却忽略了自己到底喜欢什么,也没有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的文化。所以我觉得现在的时代大背景很好。

澎湃新闻:作为外行,我在《木兰辞》绘本中看到了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风格和手法,比如祥云、广袖,不过似乎也看到了一些外来的元素和西方技法,比如颇似浮世绘的浪花,以及北欧插画的感觉,这种印象对吗?

叶露盈:我觉得一半一半吧。我在创作的时候,脑子里面并没有想哪些东西能用,哪些东西不能用。我最开始学画画的时候,确实也是学过西方的画法,比如素描、色彩。现在回过头来看,其实这样也挺好的。等自己成长到了一定高度后,再审视我们自己历史和文脉里的东西,反而会有不一样的角度。不过,毕竟我是地地道道在中国长大的,中国文化的影响是融入血脉的。所以绘画时选择了用毛笔创作,也没有很刻意地要安排一些外来的元素在画里。所以你说有西方风格的东西吗?我个人觉得也没有。其实不一定要一分为二的界定东、西方。有时候界定只是为了把事情讲的更清楚,但本质上不需要去界定,完全就是一个个人表达的问题。

审美上更喜欢春秋战国、魏晋南北朝的思想自由、百花齐放

澎湃新闻:你如何理解被冠以国风、新国风这类的名头,新国风是什么,它最重要的审美内涵是什么?

叶露盈:其实所谓国风和新国风,只是一个宽泛的定义,它能让一些读者或者年轻观众大概了解它们的范围。对业内来说,它不是一个艺术概念,更多的是一种针对大众的宣传概念。就我个人来说,我是不喜欢用这些词的。它跟我自己创作本身来说没有太大关系。

澎湃新闻:一般你都从哪里汲取灵感和养分?会看日韩美漫或者其他国家绘本插画吗?

叶露盈:日韩欧美的都会看,但是主要关注一些脑洞,看看编剧他们怎么讲故事、写故事,其他比如造型和技术上的东西,其实已经没有太大的借鉴意义了。

澎湃新闻:每当有不错的国漫佳作出现,往往就会有“国漫崛起”这样的声音,你是怎么想的?曾经有一段时间,动画中有中国学派。以上海美影厂为代表的老一辈传统动画人,他们当时的水平其实已经是世界一流水平,很多日本后来的漫画大师都要来中国学习。就你所在绘本、插画领域来说,我们目前在国际上是什么位置?

叶露盈:我觉得国漫创作本身的工作体量就很大,它是需要一些时间沉积的。我们现在看到崛起的一些国漫,其实五、六年前大家就在努力了,我的同行们可能创作了七、八年甚至更久。所以已经造了很多年势,沉淀了这么多年,这一两步(的成功)是理所应当的。而且我相信,接下来应该会有越来越多的好作品。

我也很喜欢美影厂的东西,因为它确实影响了我们这一代人。那个时候确实很好,我觉得跟时代、各个方面都有很大关系。其实中间有所下落,是因为我们也有断层嘛,这个是正常的事情。再到后来,我觉得跟经济发展、物质欲望膨胀也有很大关系。

澎湃新闻:美影厂当时的那些动画都非常有中国特色,比如大闹天宫、九色鹿、小蝌蚪找妈妈等。之后国漫、国创也用过3D或者日韩漫画的元素包装,但反响似乎不佳。近年来一批气质上跟中国传统精神比较接轨的作品,比如哪吒,反而受到了很好的反馈,还有本来春节档上映的姜子牙。你怎么看待这类国漫电影中人物形象和传统精神回归的现象?

叶露盈:以前上海美影厂的老师们生活都很朴素,可以看出他们对动画是真的热爱。有的时候,我会觉得是时代造就了这样一些人。我们中国历史上有一个快速的经济发展期,在那个时期里,我们可能没有出现这样的人。

现在的美术教育、美术体系和文化圈子各方面都慢慢变得稳定成熟,可以更好地保护一群爱好传统文化的年轻人的理想。同时,这些年轻人也沉淀了很多年,我认识的一些制片人真的都很辛苦,所以能够创作出收获好评的佳作。总的来说,这跟个人很有关系,跟一个时代背景也有很大关系。

澎湃新闻:从《洛神赋》《兰亭序》到《木兰辞》绘本,时代都集中在魏晋南北朝,接下来我们会看到其他时代的作品吗?有没有正在构思的故事?

叶露盈:接下来计划的作品是战国时期的故事。

澎湃新闻:很巧,和魏晋南北朝一样,又是一个很重要的分裂时代,但很有魅力。所以这里我可以理解为是有你的一些审美倾向和个人趣味的吗?

叶露盈:对,这两个时代是思想较为自由、百花齐放的时代。

澎湃新闻:没考虑过唐朝的作品吗?很多人都很喜欢,那么鼎盛璀璨,觉得更能代表中国。

叶露盈:虽然唐朝很强盛,器物文章都很美,但我更喜欢魏晋那种比较作气的感觉,那种自由和乡野的东西。这完全是我个人的一个倾向了。所目前还不太有规划,但也不排除未来有创作的可能。


中国林业作家协会会员。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