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
  张大勇君的诗: 【第四辑】·消遣了故人
   张大勇君

  个人空间 当前离线
发表于 2017-1-4 23:52:28    1 #

寮犲ぇ鍕囧悰(杩戠収)

张大勇君的诗: 【第四辑】·消遣了故人


夜色温柔
与婵娟喃喃私语
我是大地上的琼石
你是银光下的猫
你呀,拨开云层
寻觅久别的小雾
我呀,庶人之心
静气倾听陌生的故事
彼此,不拘于风雅
誓做生活的前进派


    ——《消遣了故人》 2016 08 26

世间花事
无非游鱼往来
经年季节
烈火燃尽激情
独留一人
坚守那份执著
梦里花开
是种久违了的陌生
朦胧之中
刺激淡淡雄性寂寞
然它并不陡峭的高度
却鄙视所有
新的一天到来
坏人重走青春
疯得潇洒独特
唯桃花不复
桃花啊
不如附流水
至少流水清澈
洁来又洁去

——《桃花啊,不如附流水》09.19




仗打响后
解放军用火箭军钻地弹摧毁了
台湾佳山指挥所
地下防空指挥中心
雷达战管中心
导弹基地
此时从天上看台湾没多少火光
只是地表此起彼伏
是因为解放军在修地球呢
希望不会引发地震
紧接着是上千枚巡航导弹摧毁军用机场
雷达、爱国者、天弓阵地这些防空战力
几百处超音速爆击


台军的油弹补给基地
兵力集结地、雷霆2000部队
第6军团的指挥部和空中机动打击旅
在被大陆战机激光制导的雷石六等弹药
水面发射的鹰击攻陆型和划过海峡上空的
远程火箭炮各种变态弹种的精确轰击之下
一片火海,血肉横飞


还没死吧?太好了,兄弟们竟然还没死
挺到现在开战一小时了,坚持住
现在怎么办?长官还在不
长官不在,干尼娘,扔了枪回家
民居最安全。长官若在,就只好等着接战
我们可有督战队啊,别乱跑
当然了,不要以为躲在地下坑道里
解放军就不知道,不晓得用钻地弹来砸


别庆幸自己还活着
咱一定要知道
在解放军面前钻山洞是死得最惨的
一枚航空温压弹或单兵云爆火箭
甚至温压弹手雷
整个密封坑道的人都完了
投降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要尽量勇敢地走出山体坑道坚固工事
呼吸新鲜空气!只要能坚持到见到共军
我们离投降就成功了一大半


天空在轰鸣,大地在颤抖
我看到满天的伞花或低空掠过的运输机
那是15空降军的垂直登陆部队
如果你是开勇虎坦克的
这时千万别冲上去
解放军空投的伞兵战车的装甲火炮
都比台湾勇虎坦克厉害
  

远眺海边的方向,一片爆炸声
那是解放军的航渡登陆部队在清理登陆场
这时的解放军刚到,还很紧张
登陆场的国军要投降还很难
解放军诸兵种就是各种弹药狂炸
投降的办法只有跑出工事,但是很危险


野牛气垫船直接纵深吐出一辆辆96、99坦克
海里开上来很多两栖步战车
海面上解放军的两栖登陆群战舰几十艘
舰上每一门自动主炮都相当于一个炮兵连
空中都是大陆战机,而国军战机早已被歼灭


不久你将看见一支支的装甲纵队开始攻击前进
天空中武直十遮云蔽日
更重要的是我看见了曲射火力
那是解放军登陆的自行迫榴炮在射击
大势已去啊,解放军合成装甲部队已经登陆了


这个时候咱投降,不失军人的人品
因为很显然,制空权、制海权都在解放军手里
而且解放军机械化装甲部队已经登陆
这种情况就算守台湾的是美军日军,也没指望
战争很快就要结束了
也许明天蔡英文就宣布竞选特首呢
活下来就能看到,相信我兄弟们


几千米外见到解放军伞战或两栖战车没
见到摇白旗或电台明码呼叫投诚没
或连续对空射击
确定这里一直对空打枪,我也就明白了
另外战前大陆一定公布了一些战场投诚方法
比如划定临时安全区
安全信号之类,照办就是了


一伙人趴着不动装死是不行的
见到解放军班长,报上部队番号,有问必答
说话动作都要快,别抬杠
因为他们班长肯定心情不好
他要收咱们这些人
又不能去前面打,心情好不了


坚持到这里,恭喜了,解放了
该干嘛干嘛,手足还是手足,死了的就不是了
民进党的名嘴早TM的个个都自称是共谍了
总之恭喜了

——《解放台湾》10.14




新村小学,校门狭窄
坐落于鹿城区深处,清明桥巷
全校师生共七百余人
广播健操教导设施样样不差


上下学时段,交通高峰
一丈见方的闸口外,人潮拥动
倒是难为了这屁股大点的地方
家长车辆熙熙攘攘好不像话


散学铃声鸣响,开堂放人
前来接送的父母亲,攒头蹭挤
老头老太亦乐此不疲
真情张望满地流淌都为娃好


是啊!和平时代,玉食锦衣
发展前行若无所思,焉知进退
为确保城市家园形象,请
人员车辆五十米开外,文明停侯


 ——《五十米开外》2016 10 24 新诗想





和身体的疾病不同 
没有神经上的疼痛 
它流行于和平年代 
苟且于未知的将来 


告诉你手机是个病 
身边朋友的害人精 
消耗时间颓废意念
掏空思维伤杀无情 


沉迷它的人木知觉 
依赖它的人莫要学 
利用它的人瞧仔细 
放弃它的人最正确 


手机啊它啊是个病 
使用之前得要理性 
少拿它游戏玩昧恋 
娱乐通讯把握重轻


——《手机是个病》2016 10 25 · 劝世歌




小学后面一桥头
有个摆摊的老汉
岁数约摸五六十
模样粗俗不难看


我打菜市场出来
做他两块钱买卖
老汉不慌也不忙
去揭泡沫箱子盖


他有一台唱音机
尽放些温州鼓戏
那玩意我听不懂
至始至终地方词


老汉潇洒都佩服
生意爱好两不误
难得一见的闲心
痴狂到老不糊涂


只见馒头拾到起
言语随和也客气
倘若好吃定再来
您家腔调最卖力


  ——《卖馒头老汉》2016 10 28 江浙小调




秋天来了
燕子早早归了家
草木叶落返根
斜坡上多了一咎麻色


举目四望低头苦思
五星红旗还飘摇在风中
知了还继续在土里生长
逃跑的只有我和蒲公英


奶奶,前面山的那块地
荒就荒了吧,别惦记了
都七八年的光景了
指望过谁期盼过谁


王八蛋孙子就告诉你吧
你手里的这帮倒霉孩子
离你远着呢
十天十夜回不去


还有,你保佑孩儿们的时候
得注意形象
你瞧你蓬头垢面土里土气的
有点太不像话


对了,有件事我得好好问问你
你的小痞子孙子我
怎么就这么没用
白白浪费这么好的义气智气


不就是找个女客过日子吗
结个婚,真有那么神气
难怪漂泊的人
个个都认命


也对,我还是好些调皮
我不懂事嘛,爱贪玩
只是这次我不用听你说
我自个儿就全都明白喽


 ——《与死人对话》2016.11.01新诗想



金叶旋舞,尘埃落定
梦里梦外徒增一丝凉意
这个晚秋,夏冬衔接
旧人旧景无暇半点顾及


乌有劲风,席卷南北大地
神之娇泪,淫寖蔚蓝天空
诚挚问候,问候每一棵古树
深情告别,告别每一簇繁花


在歌者声色俱厉的长调中
沉默,从此停止无用的争辩
于诗人抑扬顿挫的厥词里
成佛,势必回归久违的平静


       ——《十一月·不再有风》2016 11 03 诗生活




(一)
河北平原,灌溉机井并不罕见
村外田间,几乎每隔50米
平整的地面便会隆起一座环形
中空的水泥墩子,这就是灌溉机井
一些废井的水泥井口已经损坏
只剩一个洞口对准天空
由于减去了水泥井壁的距离
这样的洞口显得更宽,也更危险
水井在庄稼地就像一株野草
没人会注意,更何况是枯井
而各地窨井、枯井
“吃人”的现象却频频发生


(二)
立冬不收菜,冻个冰凉块
11月,正是忙碌的季节
礼拜天早上10点半
我趴在父亲的三轮车上
同去三里地外的田里收菜
“爸爸,这里有个坑”
父亲抬头循声望去
模糊地看到我身影晃了一下
消失不见——是一口废弃的机井
吞噬了我。距自家的地不到两米


(三)
村里庄稼地里的水井越打越深
20年前,几十米深的水井
就能管100多亩地使用
如今近百米深的水井
只能管50亩地了
一旦进了泥和沙,就作废
我活了六七年
却从未听说过有人落井
然而万万没想到
这次偏让我遇上
爸爸趴在井口看了半天,一片黑暗
爸爸十分着急,甚至想
一手抓着我,让我出来
爸爸肯定没想到:
一场长达107个小时的救援
就此围绕着一个深坑展开


(四)
挖掘机司机张大勇开了20里路
从保命乡一路赶来
并于当天下午1点到达
和他一起到的,共十多人
当时,现场还是一片
平整的田地和露出地面的井口
不多时,挖掘机便“轰隆起来”
随后,同村的亲戚和邻居来了
再后来,公安消防救援队,都来了
挖掘机从一辆增加到两辆
不一会儿,少说也得60辆有的
有来自山西、石家庄和博野等多地
超过500人的自发组织
他们带着钩机、铲车、军大衣
甚至是鸡蛋赶往现场
爸爸至今仍不清楚
民间救援队怎么来的
也不知道是谁在网上
发布了我坠井的消息
并在媒体报道中广泛流传


(五)
回顾这场生死救援
硬是困了我上百个小时
参与救援的挖掘机
铲车、运土车、推土机
大型机械车辆达165辆
以30多万立方土的数据
抬举了我的草命
围绕这么一口枯井
竟挖了一个直径120米
深30多米的命坑


(六)
王小冬说救援作业面被破坏
唯有继续挖掘。因而挖掘
成了唯一的救援方案
哈哈,现场的土层情况
远比想象中的复杂吧
事发地原本是河床,已经干涸
不过仍然承担着泄洪的任务
越往下挖,地质结构越复杂
一定超出你们的想象,不然不会
一连3个小时,只向下掘进1米
我知道,当你们开始“啃”厚度
超过5米的硬土层时
你们一锹一锹地推进
你们甚至感到了绝望
到了首都时间的第五天
已是我生命最后的临界点
很多记挂我的人
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真怕你们坚持不下去
我想我该早点出现的


(七)
别担心,我头朝上,
脑袋离你一定最近
脚朝下,正中大地的心尖儿
头上的散碎板状物上面
覆的是我家菜地的沙土
你们那些井下探测仪器
当然无法发现我的踪迹
现在总算是好了,见着了
昨日下午3点,院子里的阳光
斜到窗上,几名中年叔叔
扛着铁锹出门,爷爷将我的衣物
打包拎上,朝我平静地走来
我才明白人命不关天
于是我带着这人世间最真的真理
在2016的初冬,安然入眠


——《我意外坠井(纪实小品)》11.13



哪天一觉醒来
把一切都忘透
不用太多的语言
不用调节任何脸色
我坐在车上
儿子推着我
我还保持年轻时候的眼神
我也还能识别出一点声气
听一些有关你、有关爱
有关青春的故事


         ——《假想》2016 11 16 。





朋友知道就好
就怕朋友不屑
没有可控的表情
没有能挽回的余地
强拽着手机
比划着手指
做着一些毫无悬念的猜测
幻想能够从别处得到认同
发一些有关诗、有关字
有关信仰的动态


      ——《才华》2016 11 17 。



从老百姓的真
到官僚人的伪
似乎一切都变味
似乎是上苍的编排
或程序弄人
没办法解决
于是不得已才相信了命运
直到好好做自己从此安分
过一些有关牛、有关汤
有关笑话的生活


            ——《雪莲》2011 11 18 。




历史轻薄了你
水浒误写了你
真想替你说句话
真想告诉好事者们
你通奸的苦
淫贱的骂名
背后隐忍着何其多的荒诞
毒舌何以将良人逼上绝路
传一些有关酒、有关性
有关情色的谣言


            ——《金莲》2016 11 19 。



探一个人的技艺精不精湛
通常对上几句话就能辨别
就是这么个细微的活法
却足够愚者成长好些年
我在温州做厨师
炒菜二流子水平
深知这年头 混饭不易
于是别人问 我也不说


           ——《厨师》2016 11 20 。



在一处绝世未知的秘境中
结识了位美丽的神仙女子
事件疑点重重毫无逻辑
但好在胜过现实的不堪
梦里娶个小新娘
收获恩惠和感动
她不跟我讲  三从四德
只答应我做  贤妻良母


           ——《惊囍》2016 11 21 。

 

后厨新来了批新鲜的河蟹
活泼的如龙似虎欲往外爬
然不管怎样的倾尽全力
终无法闯出塑网的束缚
蟹兄你别再挣了
马上送你进蒸笼
你横行惯了  别不高兴
不然你定会  死无全尸


【注】:紧张或不高兴的螃蟹,蒸完腿会掉。

           ——《蒸蟹》2016 11 22 。



如花青春任时光打在脸颊
似水流年小浪波印上额头
也才不过两个十年而已
却把人间冷暖尝了个遍
络腮胡赛过思绪
剃须刀胜过厨刀
将冷漠从城市  偷偷抹掉
在寂静的角落  梦里还乡


           ——《情怀》2016 11 23 。



有人说我们速递员的工资高
其实不算高。其实
并没有外面传的那么高
只是刚好够孩子的奶粉和读书罢了
要实在说高,只敢比实习生高
要是再往上高,就一定是乱了规矩


有人称,我们速递员从事的是高风险
高强度、高负荷的“三高”行业
也有人称,我们速递员是一个
自由自在又有提成拿的“美差事”
既然都这样说了,那我也就解释不清了
为了达到你们的期望也只好开始省吃俭用


我是老乡介绍来的,刚做了半个月的快递
目前还属于学徒。我以前在一家
服装作坊打工,淡季了没事做了
听说送快递只要完成基本任务
就有3000多块钱的工资拿
快递网点承包商李先生这个月缺人
我如愿以偿干了你们梦寐以求的美差事


平常每个月接、送100多单就行的业务
一到年关就要接、送300多单才算正常
早上6点多上班,工作到晚上0点
除了吃饭时间,一天工作16个小时
没有奖金,没有补助
没有保险,没有慰问


朋友,送一单快递,提成只有一块钱呀
想要挣更多的钱,就只有拼命了
一日三餐只能随便解决
吃饭时间从不固定
日常生活也极不规律
年纪轻轻就难逃肠胃恶疾
也倒正是因为每天工作的16个小时
才着实让我们月底的过年费厚实了点


【后记】:近日听闻快递员积劳猝死的新闻,心理实在有些触动,结合自己身边尽职尽责的“快递哥”,倒觉得很有必要替他们说说“自己”,以表个人对快递行业的崇敬态度。  

——《玩命速递(纪实小品)》2016.11.24。




和三少爷的剑一样,杀过很多人
沾过很多血,砍过不该砍的头颅
唯一遗憾的是不能跟三少爷的剑
一较上下,在江湖上立出个名声


三少爷的剑因武林恩怨沾血太多
索性弃剑还鞘,一时间人剑退隐


从那以后燕十三跟他的剑孤独了
孤独是因为没有对手,没了知音
想他燕十三堂堂一个敬职的杀手
最后竟会因剑痛思活下去的意义


剑随着它们各自的主人认了宿命
也因为剑才有了最初的血雨腥风



       ——《燕十三的剑》2016.12.05观影有感。




冬至,我醒来
发现自己立在厨房的通道,站着过
一醒来就不冷了,我跑了出去


那个迎宾员他不认得我了
他朝我笑,我错愕地乐,试图提醒他


我的纸帽破得不像样子,头顶透风
帽檐漏出黑色的腐朽


原来梦里有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美人


我继续看,是在梦里
穿过湖泊溪流,借着周公的雨伞
我还能看见,不知道跟了多远


从一座桥跟到另一座桥
我不能在那里观太久
因为我找不到那张脸了,我还得去寻


我看到很多鱼还在游,那不是一般的鱼
它很努力地游着,不退缩


那些结果实的树还认得我
我们曾彼此问候


——《我从梦里醒来》12.22




我希望结识身心健康的异性

大方开朗不难看是我的底线

如果你觉得可爱是你的标签

与秀外慧中端庄等字眼无缘

那跟约不约你一定没有关系

我不会错过任何爱你的机会


你得原谅我平凡的农村家庭

你得接受我普通的父老乡亲

你也要给我俗气地生个儿子

你还要学会随和地处理事情


我也是从理想逐渐变得现实

我也是从狂放开始走向隐忍


我希望结识有情有义的知己

将母性温柔通通融入我生命

我更喜欢知书达礼善良的你

明辨是非创造幸福果实的你


继续真诚的我是否可以和你谈个恋爱

突破时代的规则、跨越世俗的平衡杆

创造一场超越地域、超越文化的爱恋

成就一部只署名我们两个人的红皮书


和平年代我不想沦为一个无奈的光棍

你在哪里我要谈恋爱我必须争取爱情



                    ——《我要谈恋爱(纪实小品)》■鄂  张大勇君2017.01.02 新诗想

张大勇君,90后独立诗人,湖北省阳新县龙港镇人,乡村文学与打工文学爱好者,从事职业餐饮,业余诗歌散杂文都有涉及。漂泊的日子里,感慨颇多。交友箴言:无心食墨饿 有情饮水饱。爱好写作、不求最好,只求更好。自我评价:文丑人也丑。
  TOP

<<  上一个主题 |  下一个主题  >>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