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田世花 >>《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田世花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田世花
书房访问:  2926
关注人气:  0

  田世花 -- 个人信息
  昵称: 田世花
  实名: 田世花
  简介: 田世花 半朵文学社河南分社的社长 喜欢文学,长于散文,美文。
  Q Q : 1149558522
  Mail: 15621272210@163.com

  相关博文
 
通感——拍电影是一...
 
 
《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六月的青春,理想的...
 
 
青春约定,粲然花开
 
  更多>>  

  田世花 的博友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青春约定,粲然花开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 2017-05-24 21:44:27 )  
 

《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摘要:
 萧红的成名作《生死场》可谓是一部女性意味十足的作品。在《生死场》中,萧红以一个超乎寻常女人的视角和勇气,大胆而直白的透视一个民族的疮疤,为我们刻画一个充满宿命意味的生死场,并指出造成这悲剧的,一是当时的社会,二是女性自身的弊病,笔者认为萧红小说的魅力更在于作品让我们透过心灵文笔呈现的素面上市场,看到一朵朵开在废墟上的浸血女人花。
  萧红是当时的著名作家,所以作品繁多,本文选择了她的代表作品《生死场》,以新的视角研究她们的悲剧意识。
 
关键词:《生死场》  萧红  悲剧意识 底层人民 女性命运
  前言:论文研究《生死场》中的悲剧意识,研究了萧红的创作背景,他的悲剧性的生命历程,探讨她的创作生涯。分析了《生死场》内容中能表现作者悲剧意识的场景。了解了作为主人公的底层劳动人民的穷苦生活和遭遇亡国的命运。《生死场》中的女主人公所遭受的父权制的压迫以及自身愚昧无知的精神世界,表达了自己的批判和同情之感,同时也表露出了作家的女性悲剧意识。萧红的《生死场》表现出了作家的民族悲剧意识和亡国悲剧意识,所以具有独特的研究意义。

一、《生死场》主体
1.内容简介
①话剧《生死场》展示出了散文化和多场次的结构,故事本身并没有中心人物和中心事件,只是若干的场景的缀合,导演采用“蒙太奇”的手法将这些场景组合到一起,每一场都是围绕生与死来进行,由场景转换来换结构。
②《生死场》共有十七章节。《生死场》讲述20世纪20年代至30年代哈尔滨近郊一个村庄的乡民“生”与“死”的故事。[1]在第一章节《麦场》至第十章节《十年》里,作者描写了东北农民贫苦无告的日常生活。[2]描述了20世纪30年代初期在日寇铁蹄蹂踊下东北农民悲惨的生活状态以及渐渐苏醒的民族意识和反抗情绪。
2.人物介绍
①二里半、王婆、老赵三、月英、金枝,这些男人和女人像牛马一样地生活着,糊糊涂涂地生,乱七八糟地死。[1]
②赵三
黑龙江某偏僻农村村民,王婆丈夫。本是一个有着抱负与理想的汉子,身上有着不向恶势力低头的硬气。可惜一场牢狱之灾,使他变得软弱而冷漠,只知道残忍地伤害自己的妻子。好在最后终于又觉醒了,曾有的血性在身上重现,重新成为可以让人依靠的坚实后盾。[4]
③王婆
黑龙江某偏僻农村村民,赵三之妻。她有勇有谋,敢爱敢恨,在面对命运的不公平时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来抗争,是小说众多女性中的强者形象。王婆在她的一生中饱受痛苦,却从不沉迷于这些苦难中,她用自己顽强的生命力与不公平的命运抗争。萧红笔下的王婆形象,无论是作为妻子的王婆,还是身为母亲的王婆,都向我们展示了她生死场中强者的形象。妻子的身份让她表现出身上难得的与封建传统对抗的特质,而母亲的身份则让她一步步由麻木走向了觉醒,走上了为民族利益抗争的道路。[4]
④金枝
她是一位可爱、善良、美丽又坚强的女性,她不懂什么叫真正的爱情,真的不懂,她是被男人强行拉入女人行列的。河沿,是她的伤心地,她受到了来自性的非法的侵害,她拼命挣扎,甚至哭过,害怕过,可又能怎么样,这本来就是一个肮脏充斥下的世界。男人为了性可以无偿去享用一个女人,暴力施加于女人,而女人却要为牺牲付出很高的代价。[4]
3.作品鉴赏
①《生死场》主题思想:生命存在的世界:人和动物一起忙着生,忙着死
②《生死场》的主题是通过生与死的一系列意象连缀成的。其中生育行为——妊娠、临盆——这些女性经验中独有的事件构成了群体生命现象的基本支架。在《生死场》中,妊娠、临盆这种活动,对于女性来说,是纯粹的苦难,是完全的无奈。这是男性强加于女性的行为。在这一苦难过程中,女性感受不到任何意义、价值。[6]
③《生死场》最有力的主题就是“生”与“死”的相生相克的哲学。这种生与死的哲学首先表现在时间的叙述上。历史似乎是凝滞的,“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在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人们就在这历史生活的共时中,生活场景的重复中永恒的轮回与循环。
二、萧红创作
1.简介与背景
①简介:萧红(1911-1942),中国近现代女作家,“民国四大才女”之一,被誉为“20世纪30年代的文学洛神”。乳名荣华,学名张秀环,后由外祖父改名为张廼莹。笔名萧红、悄吟、玲玲、田娣等。
②创作背景:鲁迅在为《生死场》作的序中,称它是“北方人民的对于生的坚强,对于死的挣扎”的一幅“力透纸背”的图画。《生死场》描写了“九·一八”事变前后,哈尔滨近郊的一个偏僻村庄发生的恩恩怨怨以及村民抗日的故事,字里行间描摹着中国人于生的坚强与死的挣扎。 话剧《生死场》的解读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另一种解读的版本:即民族国家的话语与女性身体的交结。即在民族国家话语的掩藏之下,关心的是女性身体本身。
2.艺术特色
《生死场》着重写出了20世纪30年代人们已不太注意的历史惰性。全书没有以人物为中心的情节,甚至也没有面目清晰的人物,这一直被认为是艺术缺陷的构思反倒暗喻了一个非人的隐秘的主人公。它隐藏在芸芸众生的生命现象之下。在这片人和动物一样忙着生、忙着死的乡村土地上,死和生育同样地频繁,显示了生命——群体生命目的的匮乏与群体生育(命)频繁繁衍的对立。”[6]
3.叙事特色
①叙述视角:萧红早期文本广为采用的是第三人称零度聚焦,《生死场》属于这一类型的文本。在这种被称为“上帝的眼睛”的第三人称零度聚焦中,叙述者处于一个无所不知的地位,他对各类人物的心理、以及对整个故事都无所不知,处于这一视角下的叙述者对叙述拥有着绝对的权威。
②《生死场》文本的故事时间分为十年前和十年后,涉及到的人物也非常多,并且叙述在麦场、菜圃、屠场等众多场景间变换,倘若以某个人物为叙述视角是无法将这幅广阔的图景毫无遗漏地展现出来,这一具有史诗性的文本只能靠零度聚焦,才能将宏大的叙事维持。[7]
三、《生死场》的悲剧意识
1.底层人民
①萧红笔下的人物一般是比较抽象的、片面的、似乎缺乏与生活血脉相连的丰富的历史内涵,以及与具体现实相关的种种社会表现。他们虽有言语,有身份,却大都面目模糊。在这里没有过去,“凡过去的,都算是忘记了”;没有未来,人已失去了其自身的价值。他们过的是“既不向前,也不回头”的生活,不知道他们从什么时候起就过着那样的日子,也许千百年来就是如此。[5]
②萧红是从“生”与“死”这个人生根本问题上来观察和反映农民生活的。然而这生与死又有着丰富的内涵:充满了奴性色彩的文化环境中生活着的农民,他们的愚昧、麻木和无知等精神特性,最为突出地表现在对待生与死的态度上。而所有这些特性纠结起来则构成了他们顽固保守、墨守成规的生活方式。
③她揭示了农民身上的阶级意识在面临着传统文化中根深蒂固的伦理情结的冲击时,是如何被破坏与瓦解的,以此在更深一层上探讨了农民从自在到自觉的真正意义上的转换中,他们自身主体精神的觉醒和文化更新是先决条件。
2.女性命运
①在《生死场》的前十章中,描写了女性身体的种种体验,这些经验集中体现了“生”与“死”的特殊内涵。生活和生育是女性面对的恐怖现实,死亡亦是如此。在该剧中充斥了无数的死亡,文本中所涉及的死亡描写几乎都是发生在女性身上,而女性受病痛折磨所致的身体变形与死亡的毁形也是比比皆是。温和多情的月英瘫痪之后,受到丈夫的折磨。女性身体的变形与毁灭,表现的是女性对自己命运的无法自主。
②《生死场》说中苦心经营了一个女性的生与死的世界,她向读者展示了女人是怎样生活着的,女人身体所承受的种种苦难。来自男权世界的伤害使乡村妇女永远难逃令人颤栗的灾难,使女性正常的人性受到压抑和扭曲,也使生命的个体价值被无情践踏。萧红对女性命运的探索,映射出了在男权中心主义的社会里,愚昧、偏狭的社会文化心理对女性人格的本质摧残。
③对于女性来说,她们以最直观、最敏感的方式体验着人生,从她们的命运遭际更能看出一个民族的人文精神的历史发展进程。
结束语
《生死场》中对女性意识的展示,是萧红表达自己对女性觉醒和解放的思考。她用自己的写作,自己的话语引导女性觉醒,走向真正的解放和自由。作者在现实的反映和批判之后,深刻的思考女性的不幸命运,自我社会角色,生理角色。其实正是作者成长过程中永恒生命力,促使了她对这种女性意识的的追求和实践。萧红用自己的言说方式批判解构着男权社会主流文化和语言,力图构建和发展女性自己的文化精神和话语权力,为女性的生存领悟开辟了新的空间,并深化了妇女解放运动的现实意义。
参考资料
[1]  王艳.《生死场》阅读史及其经典地位的形成[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07-05-01.
[2]  生死场.凤凰网 [引用日期2015-10-21]
[3]  王桂青; 姚若冰.《生死场》“自然”网络中的群体生命形态[J].东岳论丛,2012-09-25 .
[4]  萧红.《生死场》.黑龙江:黑龙江人民出版社,1980-05
[5]  郭延红.“生死场”中的生死人生——萧红小说的生命意识 [D].延边:延边大学,2004-06-01.
[6]  关于萧红的评价问题.中国作家网.2013-08-02 [引用日期2016-09-20]
[7]  陈杰.从“生死场”到“呼兰河”——论萧红小说创作的叙事承接与转变[D].长沙:湖南师范大学,2010-05-01.
 
  阅读(535) | 评论(0) | 字数(3828) | 收藏数(0)  
  前一篇: 六月的青春,理想的边上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少年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