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陈艳林 >>庭前又见梧桐雨,门外谁惹铜环绿 陈艳林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陈艳林
书房访问:  6297
关注人气:  5

  陈艳林 -- 个人信息
  昵称: 陈艳林
  实名: 陈艳林
  简介: 来自福建福州,生于九月,偏爱九月。
  Q Q :
  Mail: 784869982@qq.com

  相关博文
 
往事惹瓷眉
 
 
浮云花袭人,流水意...
 
 
拥抱旧爱的馀味
 
 
苍凉只教风来写,盛...
 
 
情深还可采,明月逐...
 
 
庭前又见梧桐雨,门...
 
 
低眉不计香薄,花开...
 
  更多>>  

  陈艳林 的博友
 
荏苒
关注人气:0
 
 
九孤
关注人气:0
 

  博主推荐的博文
   • 低眉不计香薄,花开...  
   • 庭前又见梧桐雨,门...  
   • 情深还可采,明月逐...  
   • 苍凉只教风来写,盛...  
   • 拥抱旧爱的馀味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庭前又见梧桐雨,门外谁惹铜环绿  ( 2015-08-10 09:18:04 )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
 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
 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
 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
 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诗经·绿衣》

岁月尽头总有无所适从的变故。忡尤难裁,绿衣终被裁成了零落的碎片,张挂在潸潸的梧桐叶上。故人来约,不过深深浅浅一句泥泞而已。

门外铜环不知被雨水打了多少轮回,铜绿蘸着青苔般的凉意,把故事都娓娓地扣在庭外一树梧桐的婆娑间,一环一环,故事的结局却埋在梧桐叶深处,草木遮不见。

赶上了一帘暮春时雨,意外丛花将每个细节都开遍了。绿肥红瘦,翠霭碧霰,不意我又一次伫立在吹月梨园,想到园中早已物是人非,心下染了千思万绪,如一朵莲花香去瓣夭,没有万种风情,唯有凋残的无力。一顷牡丹也无人赏,墙头杜鹃为这些红颜啼出了殷殷血斑。毕竟这一劫开过便不再重来,谢了也罢。

浮生恰似冰底水,日夜东流人不知。又是一帘轻雨,回到那个时节的梨园。我在半掩的园门中觑见青衣的三生三世。重重的浮云从水袖里翻回,梧桐叶里淅淅沥沥透出一庐烟雨色。

黄裳已去,人面不复。

忆起园中青衣咿咿呀咿呀口口念着传奇,一折折地唱过浮生悲欢,皆是戏中离合,命理不知数。

黄裳在云霓间泼出一片片梨花,梧桐带细雨而下,氤氲的泪水涨满了清浅荷塘,隔着一帘春秋,园中草木占尽了园外无迹可寻的春意,却有三分奈何的薄凉。

我爱听黄裳那一句: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黄裳的唱曲在梧桐叶隙疏疏流出,散作万千花姿,音色瘦如琴弦。撩动着襟下的绝代风华,故事就在她生动婉约的眉目中来回演绎。时而忧戚时而欢喜,青衣水芊不经意道:黄裳是不可多得的唱美人儿。水芊的一番话使我耽于守在梧桐雨深处,遥想黄裳的歌声栖在我的梦境中,其实若是日日听得她在园中清唱,亦不失为幸事。

然风雨自不测,终是衮衮烽烟封杀了吹月梨园。争不过曲终人散,渐渐人去园空,梧桐树也消瘦不少。幸而黄裳还是会偶尔回到吹月探望这园子,而我也依然在枝头探望她。

梧桐雨合着兵荒马乱的拍子,犹不紊阵脚地下着。深秋把牡丹煞成满地花尘,梧桐叶铮铮地在风雨中飘飖。吹月园子的门扉,经了离乱,染过烟火,一年年地寂静下来,最后铜绿温稳地攀上门环,但是许久不见黄裳来了。

我把日子都寄在黄裳来探望的守候里。园子还在,黄裳定是放不下的。

园子荒着,直到有一日,有车马来访。那时我依然居于缜缜的桐叶间,黄裳也来了。她终于又回到了园子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凄婉神色。令我分外惊喜亦分外怜惜。她愁绝地与车马中端坐的人哀诉着,我听出她的腔调是有别于往日悲怨的唱辞,不着痕迹的荒凉。她的声调在秋风中显得瘦瘦的,车马里的人逡巡似的在园外辗转了一圈,扬尘而去了。留下了黄裳惆怅如西风的哀容,又飘下了细细的梧桐雨,这个尘世仿佛无依无靠举目凄楚。

等她离开的时候,我方如梦初醒,自己曾经日夜守护的不是梧桐树而是她。斯人已去,一切亦无谓所有,那些等待顷时化整归零——是那些无计的等待掩过了我的悲欢,其实我一直深深爱着黄裳的声音,唯有那株梧桐是我独一无二的栖所,树下曾经有我最依恋的青衣和她婉转的歌喉,如今园子易了面目,我也迁到远远的一株梧桐上,每夜里依约闻见黄裳一遍遍地吟唱:回首繁华如梦渺,残生一线付惊涛……

相遇本是一曲绝响,这世间所有的邂逅,都应了缘分。我尚不知梨园要芜落多久,更无从晓然黄裳何去了,她与她的绝唱,却时时在我伫立的枝头抚挲。

梨园院扉的铜环绿了又绿,仿佛一袭袭绿衣裹住了我的前世今生。趁着这对铜环,我望见了往事的苍老曲折。无端惹得一身梧桐雨。细雨沾衣亦湿了我的眼,还念当年无恙,黄裳仍在园子里舞着水袖,她的声音恍如隔世。

我在秋雨梧桐里,哼起黄裳吟过的调子,铜锈缓缓如绿衣,静静地把我缝补在一场往事中。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阅读(943) | 评论(0) | 字数(1650) | 收藏数(1)  
  前一篇: 低眉不计香薄,花开即是见好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少年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