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展翅飞翔 >>遗嘱之战--第一章 寿宴之夜•遗嘱 6 展翅飞翔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展翅飞翔
书房访问:  95375
关注人气:  8

  展翅飞翔 -- 个人信息
  昵称: 展翅飞翔
  实名: 展翅飞翔
  简介: 阳光快乐的我,出生于2000年3月13日,今年是七年级初中生了,爱好广泛,荣获市第二届十佳“小文学家...
  Q Q :
  Mail: wxc0313@sohu.com

  相关博文
 
银 杏
 
 
变 了
 
 
遗嘱之战--第一章...
 
 
遗嘱之战--第一章...
 
 
《遗嘱之战》——第...
 
 
《遗嘱之战》——第...
 
 
《遗嘱之战》——第...
 
  更多>>  

  展翅飞翔 的博友
 
辉殿下
关注人气:1
 
 
忧郁贵公子
关注人气:2
 
 
vqidian
关注人气:0
 
 
喜洋洋
关注人气:0
 
 
清路漫漫
关注人气:1
 
 
阳光翔翔
关注人气:3
 

  博主推荐的博文
   • 我是一只蜻蜓  
   • 那道被忽略的风景  
   • 我发现家乡的空气污...  
   • 独自在家  
   • 漫游书海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遗嘱之战--第一章 寿宴之夜•遗嘱 6  ( 2012-08-26 16:13:17 )  
 

6

 

“那么,遗书是怎么一回事呢?也就是——遗书怎么被发现的呢?”哲严肃地问道,“我只听你们今天的对话啊。”

“既然你也和我一起去找,那我就告诉你吧。”聂离盯着哲说道,“但你必须要保证。”

“保证什么?”哲问道。

“就是你关于遗书的每半个字都不能和别人说,不然……”聂离指了指哲的喉咙,作了一个杀人的动作,“懂了没有?说出去,只有这个下场。”

“哦,我知道了。”哲有些不大相信。

 

找到遗书之前,房子已经重新修好了。

虽然聂澜死了,但禤尔还是不敢想起的死状。那一个早晨,他来到了废墟之中,在床的位置上找到了聂澜的最后一丝遗骨,中间,大概是腹部的位置,插着一把短匕首。谁也没有想到,那一把匕首正是魇族族长魇窳所送的。匕首不仅仅割断了脊椎骨,还深深地插入床板。

魇窳杀死聂澜,不可能是因为那次寿宴的小摩擦,他的真正目的是想要得到遗书,聂澜的遗书。他以为遗书中写了冷焰法杖的位置。他只想得到法杖,统治世界,法杖有一种十分强大的古老意力。他完完全全错了。聂澜花费一生来寻找冷焰法杖,为的是世界和平,他不想统治世界,他只想摧毁它。

聂澜把一生都献给了它,以至于将阿特拉斯山脉以南的所有角落都找遍了,简直就是把三分之一阿特拉斯大陆翻了个底朝天。从阿特拉斯火山穴道到阿特拉斯河底,却没有一丝法杖的踪迹。他老了,再也不能找了。他要把这一番事业传给聂离,之后三分之二大陆,就由聂离来接班。

聂澜的遗书收藏的十分严密,若不是禤尔十分仔细,没人能找到它。禤尔在修好的屋子徘徊了整整两天,没有一丝头绪。在第三天里,当他在在摆弄工人的锯子的时候,发现了床头柜上有一个十分暗谈的梯形标记,与柜子融入了黑色之中,根本看不清。禤尔拿来了放大镜片,发现梯形的一端,也就是口子窄的一端,朝向破烂不堪,破得零零碎碎的镜子。

禤尔欣喜若狂,踏着看上去很稳重的脚步走向镜子,心中默默祈福。果然,不出禤尔所料,镜子下也有一个梯形,窄的地方朝向别一个床头柜。就这样,禤尔在一个个家居之间走来走去,就像弹珠一样被弹来弹去,最后弹到了衣柜。衣柜门挂在一边,里面只留下一点灰屑。他把每个角落找了个遍,直至腰酸背痛也没有找到梯形标记,他觉得有些心灰意冷。突然,一个念头在他的脑海中萌生,他急忙冲出屋子,找来了一把卷尺。他从起先第一床头柜开始测量,每个梯形标记都十分吻合。禤尔心里又在默默祈福——不会有事的,每一件家具都按原先着火后的痕迹所摆放,只会相差半厘米。

最后,卷尺一头到达了衣柜,除了相隔一厘米差不多的柜门挡块之外,什么也没有。

禤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一下子把注意力转移到了柜门挡块上。没有错,就是它了,禤尔凑近了些,隐隐约约看到了它的斜背面有一个向上倾斜的梯形,窄的口子却指向那一面烧焦了的墙,墙上空无一物。

不可能,这只是一个巧合。但当禤尔从任意一个家居开始检查时,每一次最后的终点都是那一个柜门挡块,也就是那一面木墙。禤尔直起弯下的腰,大步走向了那面墙,时不时嗅一嗅,敲一敲,可根本就没有东西。禤尔那满腔的热情立刻被一盆冷水扑灭了。

他把注意力转向了那一个仿佛是被侵蚀了的凹槽。那里面凹凸不平,木纤维在墙上横七竖八得粘着。若不细心到最后程度,也找不着,禤尔发现在凹糟一侧,有一个小角,不是木头的材质,十分奇怪。它与焦木融合一起,根本分不清。禤尔小心地拨了拨,很柔软。他的心跳加快了。

找到了,禤尔立刻叫人把这一面墙拆了下来,从墙体的中间找出来了一张纸。这一张纸只有一个角是乌黑的,仔细闻闻,还有一种陈年木头的香味儿。

禤尔把它翻到反面,这一切都让他惊呆了——这并不是遗书,而是一副画。

他承认自己看过,小时候,禤尔亲眼看着聂澜画下这副画,这也是祖长的宝贝,到他十五岁时,祖长告诉他这副画丢了。于是,这一段平常的记忆从禤尔的脑海中慢慢遗去。

没想到,居然被聂澜好好得藏了起来。

那么,遗书到哪里去了呢?

禤尔花了一个下午,终于明白了,他不禁为聂澜的智慧感到敬佩。他也对自己感到了自豪。

说真的,自己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太自我夸耀了。但的确,这世上还有谁能找到遗书呢?

禤尔把画上下从那一个角落分开,里面还包着一张十分脆薄的纸张,还没等禤尔把它拿出来,它就已经断成了两截。他不敢再用一点儿力气去触碰,只好小心翼翼地把画端自己的屋子中,用镊子张开折起来的纸张。

字十分密集和细小,禤尔拿着放大镜一个一个抄写下来。

 
  阅读(564) | 评论(0) | 字数(1816) | 收藏数(0)  
  前一篇: 遗嘱之战--第一章 寿宴之夜•遗嘱 5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少年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