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amy艾米 >>死亡铁路 amy艾米首页博文登入

  我的资料
amy艾米
书房访问:  7552
关注人气:  4

  amy艾米 -- 个人信息
  昵称: amy艾米
  实名: 孔宁
  简介: http://blog.sina.com.cn/amykn
  Q Q : 773652396
  Mail: 773652396@qq.com

  相关博文
 
糊涂的银行员
 
 
天堂社区521
 
 
百年千年万年,昨天...
 
 
最后一支舞
 
 
他的“狼妻”
 
 
融化一双耳朵
 
 
那个最爱你的男人
 
  更多>>  

  amy艾米 的博友
 
紫幽冰幻
关注人气:3
 

  博主推荐的博文
   • 雕刻自己  
   • 称一斤爱吧  
   • 鱼心  
   • 醉花阴  
   • 死亡铁路  
  全部推荐博文>>
如何获得更多推荐?
  正文
    死亡铁路  ( 2012-01-01 19:05:09 )  
 

                                                        又名《桂河之恋》  

     这个故事,发生在20世纪30年代末40年代初,九月的一天,随着一声炮火轰鸣,硝烟四起,黄土四溅,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日本侵略者疯狂的肆虐,整个泰国变成一片枪林弹雨。在泰国距离曼谷西北122公里的北碧府,在这座横跨桂河的大桥———桂河大桥①上,见证了一段痛心的爱情,折射了一段屈辱的历史。
      夕阳西下,看桂河两岸风光旖旎,一名魁梧黧黑的泰国汉子和一名农家女站在桂河大桥桥头。他们紧紧抓住对方的手,互相望着对方,眼里是满满的爱意。
      男人拿出一束花儿,颜色些许黯淡了,褶皱布满了花瓣。他把花儿插到女人的对她说道:“我爱你,女士——卡罗尔·詹姆斯。”说着,攥住女人的手,俯下头来,深情的亲吻了女人的手背。
      “我也爱你,史蒂芬·詹姆斯。”卡罗尔凝望着史蒂芬,她的脸不知不觉已被史蒂芬的微笑映红,似乎踮在一朵彩云上,她娇羞地点点头。红霞漫天,他们两个被幸福包围,不久,四片泛红的嘴唇缓缓的粘合在一起,如胶似漆……
      时间在身边飞逝,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望向桂河——这条见证他们爱情的河流,河面波光粼粼,落日的余晖洒在一片平静的河面,波痕慢慢的交织,盘旋。
      史蒂芬抱起了卡罗尔,卡罗尔笑着,声音响亮的回荡在周围,飘荡在每一个角落…… 两个人双双坠入爱河,深爱对方到无法自拔。卡罗尔与史蒂芬不久前相识,相爱,他们相诺几个月后两人便会步入婚姻的殿堂。 
      可是,战乱无处不频繁,民不聊生,民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史蒂芬常常愁眉苦脸,痴然的坐在泥地上,望着潺潺的桂河,缄口不言。史蒂芬大口大口的抽着烟,一副心事重重地样子。时间太长,太长了,卡罗尔便拍拍他的肩膀,史蒂芬也会偶尔回过神来,愣愣的踱步走开。试探着问他的异常,他只道:“唉,这仗,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我怕……我们俩也……唉!”这几句话扎在卡罗尔的心上,卡罗尔安慰他说:“……没什么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须臾,卡罗尔静默着,走出屋,心中的感慨又一下子涌上心头:唉! 回头瞥见两人同居的略为简陋的屋子,低矮的立着,看起来不堪一击。卡罗尔摇摇头,无暇乱想,去忙家务了。
      战争频频爆发,岁月如梭,临尽婚期。不幸的是,他们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他们的家被炸烂了好几次,史蒂芬开始频繁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他们无处可藏,极有可能在逃亡途中毙命,死无葬身之地。一天晚上,史蒂芬搭了一个简易帐篷,他和卡罗尔依偎在篝火旁。卡罗尔裹着史蒂芬单薄的外衣,浑身脏兮兮的。卡罗尔捋着头顶粘合在一起的,龌龊的头发,微微散发着汗臭味。
      史蒂芬用脚狠狠地碾掉烟头,低下头,十指相并,像是在祈求。卡罗尔走向史蒂芬,轻轻的叫道:“史蒂芬。” “唉……”史蒂芬一声接一声的叹气。 “……我就是放心不下你。卡罗尔,你知道,我不是很有本事……你和我相处的这段日子里并没有幸福。万一……”史蒂芬握住卡罗尔的双手,用一种怜爱痛惜的眼神望着他,仿佛,卡罗尔,并不属于他。
      卡罗尔靠近他坐下来,添了一些柴火,火势似乎要涨,却迟迟犹豫着,这边渐渐地减弱那边又涨起来,此起彼伏。 卡罗尔看着他,痛心的说:“哦,亲爱的,不要这样,会好的,总会好的。我们没有结婚,但我们同样是幸福的……我爱你——这就够了。” 说完,卡罗尔吻了史蒂芬,身旁的火焰愈燃愈烈,史蒂芬也去睡了,卡罗尔心里也有一种莫名的惧怕。
      卡罗尔不愿意让史蒂芬这么难过,她听见自己的心在一瞬间瓦解,化作成支离破碎的碎片。自己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能哭。卡罗尔越想越痛楚,她,看着爱人,心理防线瞬间垮灭。她还是忍不住的,捂住嘴悄悄的啜泣…… 他们都知道,他们两个人终究会分开。
      他们最终回到了最初的家,回到了桂河旁,他们都听从上天的安排。别无选择。
      1942年的一个晚上,是史蒂芬与卡罗尔的新婚之夜,两人以水代酒,交杯欲饮。日军袭着夜色破门而入,抓住史蒂芬,喝一声:“走!” 卡罗尔眼看就要舔到幸福这块糖,却硬生生的被人掠走。看着眼前的一切,她惊慌失措起来。 “史蒂芬!” 哭喊声充斥着史蒂芬的鼓膜,史蒂芬痛彻心扉,不忍心回头去看卡罗尔。 “等我。”他坚定地咬出两个字。 “我会等你的!你是我的爱人,我的丈夫,永远!”卡罗尔对他喊。 他们将史蒂芬掳走了,史蒂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他不放心她。
      一个日本军连连叫好,原以为两人在畅饮美酒,啐了一口,才发觉是凉水,还没咽下去就吐了出来,唾沫星子飞溅。在押送史蒂芬时,矮小的日本军妄想按住史蒂芬的肩膀,但是被高大的史蒂芬挣脱开来,甩掉他们的手:“拿开!我自己会走!”日本军藐视了他一眼,“别他妈的给我放屁!”用枪狠硬的抵住他的后背。
      所有的被掳来的人都聚集到了一起,史蒂芬旁边有很多平民,很多人被战争鞭挞的遍体鳞伤。靠史蒂芬最近的是一位独眼的兵人,他的左眼被扯上一条黑布条的残骸,头发乱蓬蓬的像鸡窝。独眼浑身血肉模糊,却是一副桀骜的神情,唯一的瞳仁里仍泛滥着势不可挡的愤怒。
      几个日军在旁指手画脚,史蒂芬听身边的“独眼”骂道:“一群狗!” 原来,当时日军为了征服缅甸和缅甸以西的亚洲国家,急需一条给养供应线。日军抓来了6万多盟军战俘和20万亚洲劳工,要建造一条连接泰国和缅甸的长约415公里的战略铁路。
      于是,日军开始迫使他们不停地开凿,火车需要穿过丛林,丛林里的人,便开始没日没夜地干活。所有劳工都裸着身子,他们特有的粉红色皮肤上布满了血污,有的伤口感染之后开始大块大块的淤血。日本军官在后边挥舞着鞭子驱赶他们,边吆喝边嘻嘻哈哈的笑,用他们酷似鸟语的语言开些琐屑的玩笑。火辣辣的天气炙烤着每一个人,汗与血混杂在一起,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股的臭味。
      史蒂芬蓦然觉着丛林里昆虫的长鸣在不停的鼓噪自己的心,似乎要爆炸。史蒂芬看着日本军癫狂的举动,怒火涌上脑门,眼看一个拳头就要过去。“独眼”却冲了上来,强大的力量按住了他,怪气的嚷嚷:“不上战场上杀敌人去,在这里惹是生非充什么好汉!”一个日本军抽过来两鞭子,“啪!”就像两只巨大的巴掌扇在后背上,火燎燎的疼。 “别放屁!给我好好干!” 独眼压低史蒂芬的身子,背对着日本军,用沙哑的嗓音说的说:“没有用的。忍!早死晚死都是一样。有本事一枪把日本狗兵通通毙了。多活一天是一天,留着小命交给国家!”独眼拍拍他的膀子,大跨步走到一边去。
      满腔热血的史蒂芬望着独眼黝黑的脊背,渐渐平静下来,血液的律动竭力的稳定。史蒂芬又想到卡罗尔了,他痴然的想着,一个日本军又把鞭子晃过来,“啪啪啪!”“啪啪!”,另外一个人拿着刺刀呵斥:“妈的!”鞭打声撕破他无边的思绪,史蒂芬被疼痛拽醒,意犹未尽,颓然的走向正在干活的其他人。
      当时,泰国北碧府西部地区是一片荒无人烟的山区,气候炎热、瘴气笼罩。日军不仅用刺刀和鞭子逼迫战俘和劳工日夜施工,而且粮食和饮水却供应不上,使大批战俘和劳工死在工地和路旁。
      史蒂芬他眼看着同伴一个接一个地倒在地上,整个工地尸横遍野,惨不忍睹。那段时间,史蒂芬一闭上眼就会看到一具具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扔在地上,许多人浑身血淋淋的,面目狰狞,呲牙咧嘴,似乎是一个又一个的冤魂都在挣脱束缚自己的躯壳。在劳工当中,史蒂芬是最年轻的一个,他不想死去,就像独眼说的,留着命还要为国奋战。
      史蒂芬逃跑了不知多少次,可是没有一次成功过,跑了很少的一段路程又被抓了回去。日本军开始狠毒的虐待他,他的伤痕足以遍布身上的每一个角落,史蒂芬又饿又痛,受够了日本狗的各种折磨。独眼却很照顾他,每次他都把唯一的可以吃的食物给了史蒂芬。史蒂芬奄奄一息,乜斜着救命稻草的食粮,深感愧对,独眼道:“吃吧,就这一点了……我老了,不能再回战场了……等什么时候泰国胜利了,这条铁路又是咱们的了。我就不信那群狗能一直吠到最后!……狗屁日本军早晚死光光。”史蒂芬牢牢记住了独眼的话,他绝不会死,他也不允许自己死。
      然而,铁路沿线的气候与生活条件非常恶劣,加上日军非人道的强制役使,先后有成千上万的人死于过度劳累、疾病和营养不良。如果累积在工作地的尸体太多了,日本军就拖到丛林里,喂给那些猛兽;如果有河,那更省事了,直接扔到河里,桂河也难逃此劫;再者,日本军百无聊赖时,还会拿着刺刀捅着玩地上的尸体。史蒂芬看见这一幕,怒火冲天。他强压住愤懑,找借口说要撒尿,跑到丛林里捉来一条蛇。趁日军不在意的时候,史蒂芬偷偷的放到一群日军身旁,被激怒的蛇奋起反击,张开下颚乱咬一通。
      日军疼得嗷嗷叫,史蒂芬挤在独眼旁边,两个人边看边低声的窃喜,日军怒骂道: “滚开!他妈的!狗娘养的畜生!” 不过,那条蛇没有毒性,除了让日军剧痛难忍之外,并没有夺人之命。
      还是没有解恨,史蒂芬有些丧气。接下来的日子里,仍是日本人风光。 所有人饥饿难忍,史蒂芬更是不知死了多少回,可是他又紧咬牙闯了过来。日子浸在血里,人死得越来越多了,每个人都在煎熬的挺过每一天。但是看起来尽如人意的是,被日军强迫在湿热的泰国修建铁路的战俘每天会得到“工资”——1铢,合人民币2毛钱。 不知过了多久,干到了一个森然的地方,这里是铁路最艰难的地段。1000米长的通道,是战俘和劳工用最原始的工具凿挖山体而成。
      史蒂芬夜以继日,晚上打着火把,铁凿撞溅火花,远看像地狱之火。经过一次次的敲击,石头砸向脑袋,哗啦一股脑的滚落在地。史蒂芬清楚的记得,通道修成,战俘死了七成。那一个个皮包骨看的史蒂芬百感交集。独眼最终死了,史蒂芬久久地望着倒在地上的尸体,久久的望着死去的独眼,背后的鞭打声声声入耳…… 铁路终于建成了,这条用了16个月的时间建成的铁路线。这条原计划6年才完工的铁路埋葬了1万多战俘和9万余劳工的生命,被后人称为“死亡铁路”②。
      被抓来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史蒂芬踉踉跄跄的跑开这个恐怖的地方。跑了不知多久,史蒂芬几乎耗尽了仅存的一点力气,歪在地上,似乎一下子就要死去。史蒂芬吃力地抓住地面,青筋暴起,他试图站起来,他用了几小时企图离开原地,最后一不小心摔下山坡去,滚落到草丛里,被一棵树截住。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天有不测风云,暴雨来袭,像是一场血雨腥风,哗啦啦的浇在史蒂芬身上。 史蒂芬仰在草地上,干渴难忍,伸出舌头,大口大口的吞了几口水。在口腔里打了一个转又被狠狠的吐了出来,史蒂芬撑了又撑,他希望有人能发现自己,他现在动弹不得,喉咙被死神死死地扼住。 数小时后,他的呼吸声越来越微弱,史蒂芬很泰然的望着深邃的夜空,但是他觉得很对不起卡罗尔,很对不起独眼,更对不起国家。
      还记得,他的那个誓言——他的生命只能交给国家,交给战场。 他还在一直幻想——他可以一刀捅死日本小狗啊! 可惜,就这么死了。我不甘心。 史蒂芬愤愤地想着,胸口越来越堵,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累赘。史蒂芬心里清楚的明白自己很快要撒手人寰,他知道卡罗尔知道了,肯定会来找他的尸体,他很痛心。史蒂芬挣扎着想要靠近隐蔽的地方,他不想让卡罗尔找到自己,自己生前没能给卡罗尔幸福,死后还要让她这么痛苦。 自己真是笨蛋! 他撑起来,跪在地面上,“啊!……” 撕心裂肺的喊声划过天空,撕开一道口子,掠过天际。 夜空不禁为之动容,“轰……”最终,闷雷终结了心脏的鼓动。
      暮色,醉人心,血染桂河。 “咯吱咯吱……”铁路正式开通,一辆笨重的火车呼哧呼哧的驶过去。火车缓缓向西,没多久就从“塔基兰”车站驶到了“探卡赛”。探卡赛这段铁路依山而建,右边是高山,左边是悬崖崖下是混浊的奔流着的桂河。日本军第一次坐上这辆火车,颠簸在车厢里,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心想这些日子的辛苦工作终于没有白费。 
      一心在家等待史蒂芬归来的卡罗尔得知铁路完工的消息,兴奋得像个孩子,卡罗尔跑到桂河桥上,看着静静地桂河,心中却是一阵汹涌。 然而,不久,欣喜的卡罗尔却突然得知,修建铁路的劳工和战俘均全部死亡,无一例外③。
      听到这个消息,卡罗尔如遭晴天霹雳,心如死灰,整个人倒下一下子起不来了。 她哭了三天三夜,直至哭得没了力气。 史蒂芬死了,史蒂芬也死了!不可能! 哦,我的上帝!哦! 她不信,也许还有希望,也许奇迹会发生呢?她于是开始等,执着的等,等呀等,等到自己彻底绝望。她疯狂地找了一个又一个人,询问那些一同去修建铁路的劳工的眷属。
       “不用找了,都死了,满地都是尸体。有人去现场排查过,确实无一生还者……”“我们家萨姆也走了!”“唉……我可怜的孩子!” 望着天边那轮升起的新日,桂河变成美丽的古铜色,卡罗尔的心却坠入万丈深渊,她绝望了。 卡罗尔企图能找到史蒂芬的尸体,但是,同所有死者的亲属一样,她并没有找到,连一样遗物都没有。 他就永远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永远。 史蒂芬。史蒂芬! “史蒂芬!”她对着天边呐喊。
      血染天空,她不禁泪眼模糊,在经过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后,嗓子嘶哑起来。 卡罗尔卧倒在草地上,桂河依然唱着一个人的情歌,桂河看着她,在悄悄地心碎。卡罗尔她想了很多:她死去的父母,她死去的朋友,还有,她死去的丈夫……被战争夺去的,被疾病掳走的,被坏人打死的,也许卡罗尔生来就是一个不幸的人吧。这都是上天安排的,她遵从上天的安排,于是她不再抱怨。 还有,再见,桂河大桥。 桂河,我来了,我将永远睡在你温柔的怀抱,远离一切喧嚣。
      卡罗尔,突然纵身一跃跳入桂河,恍惚间,她看到史蒂芬就在眼前,她握住史蒂芬的手,幸福的笑了。 她幸福的默念着: “多少年之后,我若未嫁你若未娶,我们,再续前缘。”
      后记:直到今天,在泰国一个空旷的墓园里,还会看到几名工作人员冒着酷暑严寒,磨洗墓碑。6000多块镌刻姓名的墓碑静静地横卧,花儿在他们脚下静静聆听每一个人的故事。据介绍,墓碑下并没有骨灰。离公墓不远,便是桂河大桥。桂河美景总是与死亡铁路连在一起。木然地立在桂河大桥的桥头,久久凝望着夕阳下静静流淌的桂河,啊,愿这河水,能把我的心意送去爱人的身旁。

【注:】①桂河大桥:桂河大桥原为木桥,几经飞机轰炸,早已毁坏,只有在河水很浅时才能看到残迹,现在我们看到的是后来修建的铁桥,它今天还在通车。1945年初,桂河桥被美军飞机炸毁。战后,泰国政府修复了此桥,目前已成为泰国的著名旅游景点。桂河大桥大约10分钟就可以走完,过了桥就是一般的死亡铁路,一直前行可以通到缅甸。
②死亡铁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泰国境内有一条日军强迫战俘和劳工修建成的通往缅甸的战略铁路运输线——“死亡铁路”。数十年过去了,这座沾满了盟军士兵鲜血的铁路依然存在,“死亡铁路”上的列车也在照常运营。“死亡铁路”是连接泰国和缅甸的一条长约415公里的铁路。二战时期,日军为了征服缅甸和缅甸以西的亚洲国家,急需一条给养供应线。从1942年9月16日起,日军先后役使61800名盟军战俘和27万名亚洲劳工。
③虚构成分:事实上有一名战俘幸存。
 
  阅读(409) | 评论(0) | 字数(6043) | 收藏数(0)  
  前一篇: 醉花阴  
 
  评论 [发评论]
 
 
  发评论
 
 
登录名: 密码: 找回密码  注册
匿名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少年网的观点或立场。
 

网站简介 管理团队 联系方式 投稿须知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9 sharpwriter.net All Rights Reserved
©21世纪少年作家网站版权所有  浙 ICP 备09081984号
建议用 1024X768 浏览